收藏本站
  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梦呓流年》:第二章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7094 


进了公司停车场,庄曼宁远远就看见自己那台亮蓝色的Lexus泊在那儿,倚着车,远歌吸着烟,眉头紧锁,望着街上奔流的车辆。


“对不起啊,程程,让你久等了!”曼宁笑着跑到近前。


程远歌抬眼看了看她,并没有舒展眉头,淡淡道:“忙完了?辛苦了。”


“呵呵,没什么辛苦,我在红梦就是个打杂的,什么活儿都得干,习惯了。哪像你这样清高的艺术家,靠思想就行,我们这些芸芸众生得靠体力。怎么了,不开心吗?不会是因为等我等烦了吧,对不起。”


“还清高呢,刚被周铭润挤兑一番。”程远歌自嘲地苦笑了一下,对她晃晃钥匙,“大小姐,车是你开还是我开?”


曼宁笑咪咪地看着远歌,“有你在,哪用得着我啊。”


远歌为她打开副驾的门,无奈地说:“我都快成专职司机了,每天等你下班,还得给你开车。”


“我哪敢啊?是我好心每天送你,还不领情。你拍电影还自己动钱,车都舍得卖,服了你!那台Porsche我很喜欢的,差点想买过来呢。如今怎么办,难不成让程公子坐公车上下班,你知道公车站在哪吗?”


“公子现在不也沦落到给你开车?”


“那是你不想赚钱,不然忙一部片子车就回来了。最喜欢大导演给我开车了,今天请你吃饭慰劳一下吧。”


“不用,你乖乖回家,饭我还吃得起。”


“别这么不给面子嘛,算你陪我还不行?一起去吧,好程程!”


“对了,以后不要在人前叫我程程——不,最好人前人后都别这样叫。”


“多好听啊,这个称呼可是我的特权,别人不许叫的。程程,程程!”曼宁偷眼看看他无奈的神情,心里充满甜蜜。


远歌把车开进车辆奔流的主路,叹气道:“去哪里啊?”


“还是那家法国餐厅吧,我记得你最喜欢的,我也很喜欢。”



月光渐渐显露,白石阶前闪烁的霓虹使坐在窗口的情侣们目光都随之改变着颜色,乐曲的旋律让空气中悬浮着隔世的沉溺。


曼宁满足地享受这种气氛。虽然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浪漫的人,甚至以表面的生活状态来论,算是个世俗的典型,但只要每次和他坐在一起,心内深埋的激情和关于爱情的幻想就被一股脑勾引出来。若没有遇见他,或许自己永远也不会意识到灵魂里还暗藏着一缕未被生活抹杀的“浪漫”资质,而Rêver的格调总是很容易促成她随着他的引诱离世“飞升”。


远歌伸手过来帮她把胡椒酱倒在刚送过来的牛排上,这是他习惯性的礼貌,但她总是能咀嚼出每一个简单动作里包含着他特殊的气质。此时餐厅里正在放着Maria Arredondo的《Burning》,曼宁很喜欢这首歌,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
     I said I wouldn't ask for much
     But your eyes are dangerous
     Oh the thought keep spinning in myhead
     Can we drop this masquerade
     I can't predict where it ends
     If you are the rock I'll crushagainst

 ……”


虽然到了这个年纪,已过了对爱情抱有幻想的年纪,至少不应该像这首歌的女主角一样,还愿意为爱沉沦,甘做扑火飞蛾。但面对他,面对他那双清冷却摄人心魄的眼睛,感受着他忧郁的灵魂,总是禁不住想要靠近,想要紧紧拥抱,化解他的孤独,卸载他的痛苦,想要在他身边做梦,想要从他那里要求更多……那个原本陌生的艺术世界,只要有他做引领,就具备无以伦比的魅力,让人想要放下伪饰,交出灵魂。


突然,又意识到自己随着歌曲不自觉地开始“飞升”,赶快扯回思绪,歉意地抬头望他。他正淡淡地望着窗外,似乎同样在欣赏音乐,但她知道他是善意地等待她回神。他就是这个样子,从来不会打扰别人的思绪。


“程程,咱们每次都坐在窗边这组位子,这可是为情侣准备的。”曼宁一笑,切断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幻梦,扯一个话题掩饰内心的想法。只是光线昏暗的餐厅里,情侣桌上专设的红烛显得格外显眼,让她突然涌起一股冲动,顺手把自己桌上的红烛点亮起来。


远歌微微一笑,“我从进了红梦影业就与你合作,腻在一起昼夜不分吃苦受累倒是真的,情侣谁像咱俩?”


“你不是讲求精神爱情吗,心灵契合、精神共鸣什么的,这种境界没有彼此深刻地了解怎么可能达成?腻在一起长期合作的默契也只能算个基础,没有怕是万万不能了。”


远歌叹了口气,“你倒挺了解我的。”


曼宁耸耸肩,也叹气说:“了解加上努力,还不合格呢。”


远歌不再接言,低头默默喝了口汤。


曼宁借着微微闪动的烛光看着他:帅气的面庞,忧郁的双眸,打理齐整的短发,Dunhill上装淡雅的色调正衬他低调优雅的气质,即使并不出席场合,也没见他对自己的形象有一丝马虎。从认识以来,她就喜欢看着这样的他。尽管无数次的接触他从未有过什么明确的表示,她却宁愿把他当个执拗的大男孩,在这种独处的安静时光中接受别人因为误会而投来的艳羡目光。也许把满腔爱慕化作引诱他说话的惬意才是更适合他俩的交往方式。


“我说你啊,媒体都称你是最后一个古典主义贵公子,一点都不假。你这样子一点儿都不符合人们对于电影导演的想象。”


“艺术是靠扮相标榜的吗,谁规定导演还有固定的外形啊。每个人能坚持他自己的作风就行了。”


曼宁环顾四周,笑着说:“程程,你看看,别人都朝咱们这儿看呢。”


远歌抬头略略环顾,“他们肯定是把你认作哪位女星才看过来的。”|


“如果他们知道和我吃饭的就是程远歌大导演,更加深信不疑了。‘某女星与大导演亲密烛光晚餐,潜规则谋求上位’这个题目怎么样,炒作一下肯定上娱乐头条。”


远歌瞪她一眼,“你啊,别三句话不离本行了,这样恶意炒作,对你有什么好处?”


“好玩啊,看看程远歌大导演绯闻缠身如何自处。”曼宁说着,不禁笑出声来,“不过话说回来,十成观众怕是有九成误认为程导演是个怪叔叔或者丑老头,你也太低调了,适度曝光宣传一下自己有什么不好?你要自己上镜保证不比哪个男星差,我愿意投资,回报肯定差不了。”


远歌苦笑道:“这话我今天好象刚在哪儿听过,连台词都一模一样。老板指使你说的吧?”


曼宁撇撇嘴,“什么指使,英雄所见略同而已。其实周明润这个人虽然贪婪,对你还是不错的,他也是替你着急。”


“他一天到晚软硬兼施不过是嫌我给他赚的钱少,难道这几年我为红梦创造的名气还不够换成大把的钱?他简直逼人太甚,还要我拍什么广告。”


远歌提到周铭润,禁不住微微有气,却见曼宁正一脸温柔地看着自己,闪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关怀。他知道她想说什么,更理解她夹在自己和周铭润之间的处境。“他明天想让我接拍哪部戏啊?”


曼宁见远歌突然转过话题,心里便似划过一条暖流:他是何其敏锐的人,和这样的人相处总是能免除很多无谓的话语。尤其是当他只愿意为自己放下一些坚持的时候。


报以感动的目光,曼宁小心翼翼地试探,“是一部古装戏,拍清代梨园的,挺有创意,也无非是涉及到同性恋的话题,没什么不好的。”


远歌叹了口气,“那算不得同性恋。那部戏的本子其实我也看过,主要是讲清代的男风,达官贵人们嫖戏子,哪有‘恋’的成分,都是猎奇,倒是迎合了很多人对梨园男旦生活的想象和对男同性恋的误解。眼下社会对同性恋这个话题虽然感兴趣,但大众的理解很多都太肤浅太片面,我们就算要表达这个主题,总要展露一些人性的思考,在认识上有新的高度。”


曼宁不禁笑道:“瞧你,这么认真,这是部商业片,又不是让你为梨园旦角伸冤,替男同性恋表白,观众怎么想你就怎么表现,这不就是商业片的特点嘛。”


“我不爱拍商业片就是厌恶这些片子肤浅地迎合大众趣味,加剧错误概念,甚至助长行业浮躁。这样做完全玷污了艺术的意义,没有探索和创新,反而扭曲了人生的真相。”


“要是想减少商业化带来的折损,你不如改拍纪录片,倒和阿海一样了。”曼宁不经意的一句玩笑,却突然想起早上出门前黄靖海还特意叮嘱晚上一起吃饭,自己竟忘得一干二净,不由得住了口。


“怎么了,靖海有什么事吗?”远歌见她突然发呆,知道另有内情。


“不不,没事,咱们难得单独吃个饭——你说片子的事到底怎么样?”曼宁很后悔自己提到黄靖海,破坏了对话。


“没什么怎么样,我接就是了。”远歌淡淡道。


“啊?!你同意了,太好了!”


远歌自叹地一笑,“有什么办法,我得为生计考虑,总当你的司机也不行啊。不过我会考虑改剧本的。”


曼宁只觉得说不出的开心,与其说是远歌同意接戏是对周铭润的妥协,倒不如说是对自己的体谅。


“程程,你能同意我就放心了,我很担心你和老板越闹越僵。本子你尽管改,周铭润那边不会有意见的,这事包在我身上,你只要一点头,下个月基本就可以组班开机了,一切都会顺利的!”曼宁兴奋得几乎想抱他一下,无奈中间隔了雪白的台子。正此时,包里的手机响起来。


“喂,宁宁,是我,阿海……”电话里传来黄靖海温和的声音。


“嗯,知道,怎么了?”曼宁不情愿地接听,看了看远歌,把身体微微背转。


“怎么还不回来呢?是不是工作不顺心,送审的事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挺顺利的,现在有新片子要接手,我在忙,忘了给你打电话,对不起。”曼宁敷衍地回答,又看了看远歌正在吃东西,似乎没有听她讲电话。


“我烧了很多好吃的菜,还做了你喜欢的栗子羹,等你回来一起吃。”


“唔,我……还要忙一会儿,不早了,要不你先吃,别饿着。”曼宁说到这儿微微有点脸红,再看远歌,他却正好起身出去了。


黄靖海似乎从未怀疑过曼宁的话,声音里都能浮现出憨厚的笑容似的,“宁宁,你别一天黑白颠倒,把工作全拖到下班还要继续。你又不是男人,太辛苦身体撑不住。我等着你回来一起吃饭。你快忙吧,一会要不要我开车去接你?”


曼宁觉得语塞,只得说:“好的,我马上就回去,真的不用接我,我自己开了车的,你就在家等我吧。Byebye!


挂掉电话,远歌也回来了。


“你吃好了吗?”没待曼宁说话,远歌已率先开口。


“真的没什么要紧,我不着急的,真的。”曼宁极力想从远歌脸上找到一点儿态度,但他面色如常,“我已吃好了,你要是吃完了咱们就走吧,也不早了。”


“这……太仓促了,很不好意思,你……”


“我真的吃好了,走吧。”


曼宁不知为什么,对这份善意的体谅并不开心,只好示意买单。


“我刚才出去已经买过单了。”远歌一笑,朝她挥挥手里的车钥匙。


“说好了我请客的,你干嘛总不给我机会呢?”


远歌一边开车一边说:“不都一样,老同事了,有什么可分的,你天天开车送我下班,还没谢你呢,再让女孩子请客,我还没那么可怜吧。”


曼宁听远歌说话的语气轻松,心里却讲不清是什么滋味,总觉得意犹未尽地憋闷,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叹了口气,“好吧,那下次让我请。车往你家开吧,我先送你回去。”


“转过弯,马上到你那儿了,我送你到门口再叫车回去好了。”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