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记

凌剑秋正在气头,见他挽着雨沁田腰身,一脸呵护的神情,对自己却是这种态度,转回身讽刺道:“允许你俩在小船上熄灯拔蜡不三不四,就不许我看吗?”

瑶神,是一个神话般的传说了。据祖先的记载来看,每五百年甚至一千年,才会降生一位瑶神。瑶神比雨神和瑶王都要强大,他的每一次降世,都会给瑶族带来真正的中兴,没有天灾,没有战祸,带领子民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楚进良坚定地握紧雨沁田的双腕,一个旋身将他压靠在身后悬挂的硕大铜钟上,也不顾那巨钟兀自发出一声悠长的嗡鸣,扬起那尖削的下巴,望进那如尘世般迷惑人心的双眸,带着不顾一切的决然深深吻上他的双唇

列席的皇亲国戚早听闻雨沁田的艳名,只是朝中传他面冷心狠,宴上一见也颇是持重,无缘亲近。此时突然见他举杯,宫灯照耀下,翩翩一个盛装少年,面似寒月,白袍如染月朗清辉,在这喧嚣的夜宴上,竟是个神仙般的存在

楚进良将他靠在怀中的身子抱得紧些,轻轻抚上那如雪的容颜,四目相对,眸光流转,饱含了深情无限,再也按耐不住,侧头去吻那近在咫尺的菱唇,却此时,听得门口小太监通报:“皇上驾到。”

那迅猛袭来的“暗器”,竟然是那妖道不顾性命伸手入腹生生掰下的一根肋骨!眼见这根肋骨竟洞穿了雨沁田单薄的胸膛,那滴血的末端离朱见深的前胸不过一寸之遥!

渐渐的,朱见深竟迷失在这一场血肉横飞的生死顽斗中,眼望着远处那仿若闪着希望光芒的白色身影,竟然看得痴了。直到三道乌光破空而来,伴着雨沁田大惊失色的一声:“皇上小心”,方才如梦初醒。

雨沁田只觉冷汗瞬间已浸湿了内衫,心中所有的疑虑飞也似的贯通,原来他们妖狐夜出行凶杀人都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引皇上亲往白云观拜仙!自己千算万算,却没算到那些聚集的江湖客竟是为了弑君造反!

袁怀昭抱着那昼夜思念的身躯,天地万物早已失色,惟愿此幕此情再不分离。感到怀中人心跳也与自己一样激烈,只道便是久别重逢的激动,抬手抚上那精致的脸庞,指尖触上那诱人的红唇,终于禁不住侧头吻过去

女子腾身跃起抓住纱角,,金球重重地敲在最大的定音鼓上,发出洪亮的声响,瞬间窗外烟花冲天而起,在满座欢呼与赞叹声中,只见她翩然落地,眼角风流含情,菱唇微喘带笑,睥睨四座,美艳无双,正是雨沁田

这莲台仙会是女子赛舞,更何况是在数以千计的登徒子面前抛头露面,比拼姿容舞技,他去冒充女子本已是大胆妄为,竟然还要顶着望君阁头牌的身份众目睽睽下去拼色艺!

雨沁田感到怀里佳人慢慢软了腿脚,搂着她纤腰的手更紧了几分,不顾众目睽睽,低头加深了吻的力道,舌头顶开贝齿,探入她口腔深处便是一番细致地舔触吸吮。直吻到周遭的客人纷纷开始起哄,方才将人打横抱起,直奔闺房

雨沁田慵懒地斜倚在靠塌上,任几个姑娘簇拥着又是揉捏推拿又是灌酒喂食,还不忘在那些香艳的怀抱中偷香揩油,捋发摸脸,嘴上低低地轻薄调笑,倒是一派自在快活的模样。

雨沁田自觉失言,脸上也挂不住,赶紧转移话题道:“我想那些死者的共同点,就是正在淫乐之时毫无警觉惨遭毒手。因此这烟花之地最是可疑。”

朱见深见一袭白衣的玉人站在月夜雪地上,说不出的空灵飘逸,恍惚便有他要踏月离尘而去的错觉。无论刚才如何迫他矜持扫地,极尽缱绻,只消衣服一穿,那人就瞬间恢复成不可亲近的仙子般模样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联系博主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