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第五十四章  英雄浴血染层楼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3139 

一夜激战,整个山海关直至天明都没有平静下来,昏沉的云层压叠着森严的城楼,连黎明也透不出一丝光亮。


雨沁田满眼血丝,定定地望着城楼上被朱祁钰的亲兵压在刑台上的楚进良,只见他头颅低垂,英俊的面庞惨白如纸,一缕刺目的鲜血自唇角蜿蜒而下,那身黑色的夜行衣看不出其他颜色,猜想定然满是血污。任由那些亲兵粗暴地捆绑,却瘫软着毫无反抗之力,生气全无。


“进良哥……”


捏紧了拳头,反复默念着熟悉的称呼,雨沁田只觉得心若刀搅,怒目瞪视着城楼上的朱祁钰。只见他面色阴沉,眸中布满暴戾,踱步走到楚进良身前,突然一把扯落他身上黑衣。但见黑衣之下,原本健美的腹肌上一片黑红,那些缠在腰腹上的白色绷带已经完全被血色浸透,伤势沉重得让人不忍直视。


朱祁钰拿过亲兵手上的离析双刃剑,运足内力朝楚进良腹部就是一下狠击,殷红的血液瞬间就透过早已被溢满的绷带,汩汩而下。纵然楚进良已虚脱昏迷多时,也被这一下重击疼得清醒过来,蹙紧双眉颤抖许久,方才微抬目光对上朱祁钰的满脸怒火,无奈早已抽空的身体竟然连抬头的力气也聚不齐。


朱祁钰打量着他的模样,脸上扯出冷酷的笑容,“好你个楚进良,当真是艺高人胆大,凭借这样破败的身体也敢只身闯城,倒是一条铁骨铮铮的硬汉。朱见深觅得你这样的人才,仅许以区区指挥使之职,实在是大才小用。倘若你愿意弃暗投明,助朕一臂之力取回天下,朕不但可以赦免你今日的罪行,而且愿将公主许配与你,任何官职随你挑选,封侯封王亦无不可,总之定然让你少年裘马,锦绣前程无可限量,你意下如何?”


楚进良闻言毫无动容,低应一声“我不稀罕。”


朱祁钰脸上笑容凝固,眼中戾气闪过,不待再言,突然出手,用离析双刃剑挑开那圈血红的绷带,不顾血肉早已和纱布粘连在一起,生生粗暴地撕扯,宛若开膛破肚的剧痛让楚进良立时疼弯了腰,那道反复崩裂的创口血肉模糊一片,喷涌的鲜血坠地有声,却强忍着始终没有倒下去。


朱祁钰见他如此模样依然倔强,冷哼一声,抓过他散乱的发髻迫他仰起脸,呵斥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是今日不降,朕有的是手段让你生不如死,倒要看看你能骄傲到几时!”言罢无比粗暴地抓着他头发猛力一甩,故意使他腹部的伤口狠狠撞击在城栏上,只反复几下,楚进良赤裸的上身便已被崩裂的热血糊满,口中来不及咽下的鲜血全喷在女墙上。


受刑_楚进良_山海关之战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押在一旁被迫观刑的太子朱佑樘被朱祁钰的暴虐举动吓得惨白了小脸,不知道楚指挥使是否也会被这个恐怖的人金瓜击顶。


城下雨沁田见楚进良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朱佑樘被惊吓得瑟瑟发抖,心疼得恨不能飞身上城将朱祁钰碎尸万段,却见他将楚进良压在城墙上,冷声喝道:“城下阉奴,你看看他这个样子还能撑多久?要想他活命,就立刻投降!”


雨沁田望着爱人一张俊颜此刻全无人色,剑眉紧锁,唇角满是血污,只觉得心乱如麻,倘若那叛贼要自己横刀立死能够换得进良哥平安,或许再所不惜;然而要自己公然带着兵士降敌,眼睁睁看着太子受险,社稷倾颓,却又如何能够!一旁锡宝齐篇古望着城上惨状,也露出满脸懊恼,“是我害了他!”见雨沁田转过脸执意追问,只得把背水酒的功效和反噬之力合盘托出。


雨沁田听着,哪里还能按耐心中的悲愤,挥拳重重给了锡宝齐篇古一下,急道:“他在广宁城就已被冲车伤到吐血?你为什么不早说!竟然还让他饮下背水酒入城送死,你……然而想到自己身为爱人,连日来竟然一直没能察觉到他的伤势,又哪有脸面去责怪别人?昨夜临行前进良哥在自己唇上落下的那一吻,分明已透出生离死别的意味,为什么自己竟然粗心到无知无觉……


锡宝齐篇古望着雨沁田红着眼睛哽咽不语,黯然道:“是他不让我告诉你。他说你身为主帅,被私情困扰会丧失正确判断,动摇军心,要你危机时候以大局为重。”


雨沁田忍不住再次抬头望向城上的楚进良,见他虽然虚弱地有口难言,目光却正朝着自己,似乎诉说着锡宝齐篇古转述的意思,心中激动着一时无法作答。


却此时,一个亲兵奔到朱祁钰身边,喜道:“皇上,天大的好消息!南门外的大军已经不战而退,全部拔营回京了!”


哪知朱祁钰闻言大惊失色,一个巴掌把传讯的亲兵打翻在地,急奔到城角朝南眺望,眼中露出无限愤恨,朝身边赵佐、袁怀昭、凌剑秋等人吼道:“是谁走漏了消息!京中的援军怎么会无缘无故突然撤退!”见众人均是不明其意,几步奔回身,狠狠掐住楚进良的咽喉,怒道:“你昨天在南城放走了锦衣卫和西厂的人,是不是让他们和领军的张骥说了什么!”


楚进良见他气急败坏早已丧失了君王的风度,微露一丝笑意,轻声道:“没错,你的计划是想以城关据守牵制都督府的援军,趁京城空虚之时传讯十二团营刘永诚扣押皇上发动宫变,我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岂能让你奸计得逞……”哪知话音未落,已被朱祁钰骤然收拢的手指阻断了呼吸。


“不要!进良哥……


“进良兄!”


“楚指挥使……”


楚进良知道朱祁钰身怀诡谲武艺,根本无力反抗他的行为,耳畔传来城上城下那一声声焦虑的呼唤,却觉得胸中气息将尽,连带着即将消逝的生命,艰难地将目光转向城下的雨沁田,好想能多看他一眼,哪知却在濒临昏厥之时感到朱祁钰猛地放松钳制,语带恨意道:“楚进良,你想激怒朕好痛快受死吗?没那么容易!”言罢竟然抛出一丝冷笑:“别以为放跑了诸人给大军传讯朕就输了。就算他们即刻启程返京,又怎么比得上我的信鸽快!刘永诚只要擒住朱见深,张骥纵使拨军回城也只能乖乖就范。”


正自得意,却见城下雨沁田拎出三只死鸽子掼在地上,“朱祁钰,你的鸽子都在这里。有海东青在,天上一切飞禽焉能逃过它的爪喙?你的计划已经失败了,还不开城投降!也许天子宽容念在亲情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朱祁钰见状脸色已转为铁青,呆呆看着那三只死鸽子,气得浑身颤抖,怒斥道:“阉奴,莫要得意,难道忘了朕手里还有小孽种和你的相好吗?你胆敢违逆朕意,就等着给他们收尸吧!”言毕抽出离析双刃剑,拉过楚进良的手掌,狠狠一剑穿进掌心,反复搅动,穿出一个偌大血洞,又拉过另一只手,如法炮制,见楚进良已疼得全身战栗,发狠道:“你这柄剑昨夜杀了朕多少守军?何不亲身尝尝它的锋芒,看你这双手还怎么提剑!”言毕将楚进良推给负责施刑的亲兵,道:“拿长锁链穿透他的双掌,吊上刑架。”


几个刑官不敢抗旨,拿粗铁索穿过楚进良手上的血洞,又在他手腕上捆绑数圈,悬挂在一个绞刑架上,而后把那架子推到城墙边,让他身下悬空,被吊在几十米高的城墙外。


“城下阉奴听着,立刻取出你们西厂的信报火烟,点燃黑烟让拔营的大军回来,不然朕就把他扔下去!”


雨沁田见楚进良浑身是血被朱祁钰高高吊在城墙上,咬紧唇角,眼眶中早已盈满了泪水。朱祁钰身为前朝帝王,对报信的烟雾知之甚详,所谓点燃黑烟,就表示军情紧急,急待救援。倘若开拔的大军看到自己点燃这样的信号,说不定真会回师来救,如此,则所有一切努力都功亏一篑——可进良哥,难道就放着不管,眼睁睁看着他受尽折磨……


犹豫许久,像是终于下定决心,雨沁田命人找出火烟,在城下燃起,望着一道黑烟徐徐腾空飘散,朱祁钰脸色稍平,看来这个小奴才终于绷不住了,如此自己还有机会扳回败局。哪知就在此时,雨沁田却突然往火堆中撒入一把白磷,那渐渐升高的烟雾竟然迅速由黑转白,而白色烟雾的意义,便是告知观者立即撤军!


落泪_雨沁田_山海关之战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朱祁钰勃然大怒,“阉奴,你竟敢点白烟,成心与朕为敌!好,你别后悔!”言罢袍袖一挥,朝城上的刑官断喝道:“抛!”


只见绞刑架上那悬挂楚进良的锁链骤然一松,他整个人便猛地从城头坠了下去,随着朱祁钰再喝一声“收!”,几个亲兵合力拉紧铁索,下坠之势猛然停顿,那根毫无弹性的铁索生生把楚进良的身躯悬停在半空。只听一声骨节错位的响声,楚进良的双臂立时脱臼,巨大的下坠之力几乎撕开了他被钉穿的手掌,而那捆绑手腕的铁链也把他的腕骨生生扯断。


“进良哥!”雨沁田嘶声高喊,城上城下在场诸人无不为这残酷的吊刑惊白了脸色。


楚进良此刻疼得满身是汗,却拼着超强的意志力吞下所有的惨呼哀嚎,愣是咬紧牙关一声未出。朱祁钰见状更加恼怒,命人把他重新拉上城头,在他脚踝上用铁链栓了个数十斤的铁球,朝雨沁田道:“刚才那次只是预演,你若不立刻转换烟色,便让他尝尝铁球分尸的滋味!”见雨沁田站在烟堆边,满眼仇恨盯着城头,却并无举措,使个眼色,让刑官再次把楚进良推下城墙。


随着一连串骨节崩断的声响,楚进良的身体再次被悬停在半空,铁球的重量让他连膝盖和脚踝也被活生生扯脱,身体各处细小骨节在这高空下坠的强大拉力下无一幸免,全部断裂骨折,而先前已经折断的腕骨和臂骨更是等于遭受二度重创,连带着腹部的伤口被再度撕扯,大量的血液喷涌如泉,顺着绷直的身体滴滴从空中坠落……


朱佑樘见楚指挥使被如此残忍地对待,难过得大叫出声,却无法挣脱亲兵的钳制,只能扭过头呜咽哭泣。锡宝齐篇古和妥义谟纵然是久战沙场,惯看生死的勇士,望着空中那高高吊起的浴血身影,也禁不住眶中转泪,想起战场上那临危不乱可畏可敬的对手,那冒死闯城重信重义的朋友,难道就这么看着他被拆碎了骨头生生吊死在城头?


而雨沁田早已泪拢双眸,无法想象进良哥此刻遭受这样的折磨是何等痛苦,背水酒的效力不但使人内力尽失,而且所有的疼痛也会敏感数倍,连昏迷都成了奢望。望着他目光涣散,眼底透着无尽的虚弱,明明被吊起的身躯早已使不出半点气力,却还是被这种非人承受的剧痛逼得浑身抽搐,一次一次在空中微弱挣扎,却始终咬紧牙关没有吐露一声呻吟……可倘若自己遂了朱祁钰的愿,点燃黑烟,京军返回势必就是一场残酷厮杀,纵使张骥率领京军攻城侥幸取胜,这一场明军内部的激战,也不知要折损多少无辜兵将。何况山海关内守军不止十万,倾巢而出,援军未必就能抵抗,届时全军消耗于此,京中空虚,就算截获了传讯的鸽子,又岂知刘永诚一定不会发动宫变?再想得深远一些,这一场皇权争斗,牺牲眼前双方官军性命不论,朱祁钰要颠覆江山,清洗的朝臣和陷于战火的百姓何止千万……痛苦地蹙紧双眉,无比憎恨自己在这样的关头竟能想的这样周到——真想不顾一切去救下进良哥,可天平的两边,一边是他一人的性命,一边却是大明朝皇帝和千千万万军民的性命;一边是自己的挚爱,一边却是苍生的幸福。这样的抉择,却要我雨沁田如何来断啊!


血色_雨沁田_山海关之战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进良哥,恕我对不起你……”抹了眼泪,雨沁田将心一横,往已渐渐冒出黑烟的火堆里又撒了一把白磷,此举果然把朱祁钰气得暴跳如雷,命人把楚进良再次提上城头,见他如此重伤之下仍然维持着神智清醒,冷声道:“你还真是条汉子,这样都不肯求饶。很好,那就不要错过体验死亡的每一寸滋味,亲眼看看自己身子被拉断的样子如何?”言毕命人往他脚踝上再加绑一个铁球,又朝城下的雨沁田道:“小阉奴,真想不到你如此绝情,朕还以为你们之间是怎样了不起的情份,现在看来他在你眼中不过是个帮你实现仕途的工具,他的命对你而言远不如你的主子朱见深值钱。”


雨沁田知道朱祁钰意在挑唆,也确信进良哥不会轻易为此产生动摇,可是那人还有机会听自己当面解释吗?这些话会让他在最后的关头平添了凄凉和伤心吗?进良哥,进良哥!泪眼模糊地望着城上的人,祈愿目光能够传递自己此刻的心思:“生生世世,绝无怨悔”的誓言你要记得,要是我把你害死了,之后便会随你而去,抛开这个世上一切纷扰,什么王权,什么天下,都留在这里吧,在彼岸,我们什么都不用顾及,永远相守一起,生生世世,绝不分离!想到这些,雨沁田抽泣了一下,居然笑了,恍惚觉得城上奄奄一息的楚进良似乎也笑了,像是真的感知了自己的心意。在火堆中再撒下数把白磷,看着浓重的白烟袅袅腾空,越升越高,哭着笑着一遍遍重复着“进良哥”……


“好,很好!你点一次,朕就抛他一次,直到死为止!”朱祁钰见雨沁田疯疯癫癫,还是固执地点燃白烟,心中恼恨:楚进良这样的人才吊死了的确可惜,但若非有这两个从中作梗,上次李子龙案说不定就已经得手,这个天下早已物归原主,又岂容朱见深那小儿留有回转余地?可恨如今大军开拔,让刘永诚动手的消息又没能及时传递出去,连几个女真蛮子也被他们收服了与自己对抗,大好的计划眼看就要功亏一窥,难道自己要眼睁睁看着让这两个人第二次破坏这些年精心的策划布局,一次又一次与自己作对?必须让他们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亲兵把脚上绑了两个铁球的楚进良再次抛下城去,沉重的坠力让他全身关节尽数脱臼,整个人被生生拉长了几寸。腹部那条伤口猛地延展到腰侧,眼看着就要被拦腰撕裂。如此惨状,让城上城下鸦雀无声,耳听着那哽咽在喉间的痛苦呻吟和淋漓的鲜血坠地之声,任谁也无法在这场残忍的折磨、可怕的死刑面前无动于衷。


见朱祁钰打算命人把楚进良拉上城头绑上第三个铁球,锡宝齐篇古再也看不下去,干脆抽出背后的鞭箭弓,羽箭上弦瞄准楚进良的心脏,“让我一箭了结他的生命吧,他是个英雄,不可以死得这样难看!”


城头上的袁怀昭望着楚进良满嘴鲜血,几轮折磨下来已让他连一丝微小的挣扎都做不到,纵然是铁打的硬汉,也不能活生生忍耐断筋拆骨的痛苦。看着城下雨沁田一脸泪痕,听着他撕心裂肺一遍遍重复着“进良哥”,心中更是难过得不能自已。从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他深爱着他,虽然内心深处也曾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完完全全占有雨儿,再不用看着他俩出双入对饱受折磨,但如今要眼睁睁看着情敌被拦腰扯断,惨死在面前,终究非己所愿。抛开一己之私不论,楚进良这个人,称得上是一个了不起的对手,无论武功还是胸怀,都修正了自己对明朝官吏的认识。义父为了皇权梦想,以太子的性命相胁,荼毒许多忠烈之士,真的能代表正义吗……混乱的思考中,不禁想起那日在海滩上与他扭打的一幕,自责之心油然而生——袁怀昭,昨夜正是你袖手旁观,才眼看着楚进良力尽被俘,难道你就如此量窄,你的舢板上就不能多载一人吗……


然而眼前局势的紧迫又哪能容得仔细思量,眼看着第三个铁球已经绑在楚进良脚上,只要义父一声令下,这样沉重的坠力一定会让他从腹部撕裂,内脏洒落,死无全尸。而城下那个女真神射手竟朝着城头张弓搭箭,想来是要了断他的痛苦,雨沁田站在一旁,虽然泪流满面,却并没有阻止……


义父过往的恩情一幕幕冲击着发热的头脑,但救人的念头却无可遏制地强烈起来,转头看向身边的凌剑秋,只见她也望着命在旦夕的楚进良,一脸不忍,早露出恨不得出手救人的样子。两人闯荡江湖多年,默契自然非比寻常,目光相接,已了然对方的心意。心中念头既起,行动已先于思考,突然箭步纵至刑架前,踢开两个刑官,水火烈击剑灌注全身内力,一剑斩断了吊人的铁链,而与此同时,凌剑秋飞也似地窜向旁边,一把抱起朱佑樘便朝楚进良扔去……


这一切变故都发生在火石电光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眼看着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随着凌剑秋大喊的那声“接着”,几近昏死的楚进良也清醒了几分,虽然早已无力驾驭被锁链穿透的手掌和筋骨寸断的手臂,但借着原本高吊着的臂膀垂落的瞬间,却也堪堪环住抛到自己身前的小太子;而吓得魂飞魄散的朱佑樘,本能地一把勾紧楚进良的脖子,两人就这样从高空直直坠了下去,伴着再一次骨裂之声和弥漫的血雾,沉重地摔在城下,不知是死是活。


坠落_楚进良_山海关之战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城下众人哪里顾得上惊讶,妥义漠抢过身边两面牛皮大盾,猛力掷向护城河中,雨沁田和锡宝齐篇古动若脱兔,以那两面盾牌作为垫脚石,几个起落跃过了护城河,直往城下纵去,妥义漠又取了两面盾牌,一起冲过去救人。


朱祁钰万没料到如此关头袁怀昭和凌剑秋居然会背叛自己,无暇对他们发火,便朝城上兵士下令放箭,将城下诸人格杀勿论。好在妥义漠举着两面牛皮大盾及时赶到,正好挡住了城上箭雨。雨沁田抢上前抱起太子,见他满脸鲜血,好在脉象正常,估计只是吓昏过去,心中略宽,见锡宝齐篇古此时已斩断楚进良脚上的三个链球,抱起他毫无生气的躯体,三人顾不得交流,藏身在妥义谟高举的盾牌下,再次越过护城河,终于退回阵中。


城下明军和女真人眼见主帅冒着头上箭如雨下,顺利救回太子和指挥使,都激动地举起兵器欢呼雷动。朱祁钰本来被破坏了大计,已然恼羞成怒,如今又失去了手中两张重要筹码,只气得浑身乱颤,喝令赵佐即刻放下吊桥,准备带军出城将河对岸的敌军一举剿灭。


雨沁田和锡宝齐篇古自知今日倘若和朱祁钰一战,兵力相差悬殊,必然无幸,但眼见楚进良被他折磨得筋骨寸断,生死未卜,激动的情绪早已淹没了理智,只恨不得殊死一战。锡宝齐篇古将喝了一半的背水酒囊扔给雨沁田,“喝,我们跟他们拼了!”雨沁田望着女真两兄弟义气干云的模样,心中也燃起了无限斗志,仰头灌了几大口酒,眼中杀气毕现,高举星月链魂剑,身后四千明朝与女真的杂合军即刻面南列阵,准备与朱祁钰拼个你死我活。




未完待续……


远歌国际_睥睨天下_微信二维码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所有非原创图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