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第五十一章  谁主千秋亡社稷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2625 

日夜兼程疾行两日,众人终于抵达山海关关城前。


由于来时走的海边,所以雨沁田竟是第一次从关外端详这座天下第一雄关。只见它北接努鲁儿虎山,南临渤海,扼守着辽西及至京城最窄的数里咽喉之地。那青石砌就的城墙,高达十数丈,宛若整面岩壁,纵是灵猿不可攀。四个城门皆有瓮城外护,并引渤海之水灌河护城,河宽水深,吊桥高悬,而那铁链极为粗大,绝非广宁城可比。当真是长城连海水连天,威严磅礴,气吞山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雨沁田驻军观察片刻,并不见关城有何异象。锡宝齐篇古焦虑二哥的下落,便想上前扣关,却被楚进良拉住,一指城上旌旗。众人经他提醒,方才发现那刀枪林立,旌旗蔽日的山海关城楼上,居然不用成化旗号,赫然已换上了景泰朝的旗帜。


却在此时,只见一行人步上城楼。只见当先那人,面似冷玉,眸若寒冰,神态凌厉,气势威严,看样子不过四十上下的年纪,居然头戴金冠,还穿了一身明黄的龙袍。有杂役端过龙椅,请他在城楼上居中而坐,而他身边,除了有不少山海关的部众武将,居然还站着袁怀昭、凌剑秋和那日袭击官船的一众江湖客,而梳着发辫的妥义谟和数名女真武士,果然也在其中。


“二哥!”锡宝齐篇古见此情形,就想冲上前,却被楚进良拦住,道:“山海关驻军有十万之众,如今也不知道是不是全部降敌,我们只有四千兵马,不可轻举妄动!”


雨沁田见此情形,心中乱极,看城上这形式,果然如妥罗所言,山海关已然失陷,这城头之人,莫不就是一切的主使——那个号称景泰帝的朱祁钰?可此人二十年前已然亡故,莫说自己,便是大多数成化朝的军将官兵,也无可能见过他,却又何谈辨识。只得开口喝道:“我乃负责渤海水师检阅的奉旨钦差,西缉事厂掌印督主督主雨沁田。城上是何人僭越,胆敢妄穿龙袍!”


城头着黄袍之人闻言冷笑:“小小阉宦,仗着朱见深的宠幸居然也敢在此口出狂言。如此目无祖制,开什么西厂,朱见深焉有资格做大明之主!”言毕站起身走近城墙,开口竟是无比狂傲,“这普天之下,还有何人比朕更有资格穿这龙袍,朕乃大明天子,景泰皇帝朱祁钰!”


朱祁钰_山海关之战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雨沁田和楚进良对望一眼,均自犹疑不决。看这人的形容气度,的确有一股君临天下的威仪,但若说他就是朱祁钰,又实在是太过离奇。不论如何,身为天子近臣,又岂能因为有个人出来自称前朝皇帝就自乱方寸。遂言道:“景泰帝在夺门之变后即薨,葬于玉泉山,此事世人皆知,你莫非是墓中亡魂?”


城上那人闻言神色凄厉,似乎触动了往事,然而目中伤痛也只是一闪即逝,转而朗声道:“朕纵是亡魂,也是正统大明天子,尔等既然在朝称臣,还不速速下跪见驾?”


雨沁田冷声道:“休要胡言!想那景泰皇帝过世二十年,倘若在世,而今应五十有整。你相貌如此年轻,定是想借尸还魂蛊惑众人的乱臣贼子,还敢在此冒充天子!山海关总兵刘清何在?让他出来和我说话。”


那人见雨沁田气势汹汹,一脸不服,心下也是着恼,朝位列在旁的刘清道:“刘总兵,你既已率部降朕,便去给那无知奴才讲解清楚。”


雨沁田看城上出列的那名武官确是刘清,遥想数日前还与他共同操练水师,在老龙头陪太子检阅,是一位颇有才华的将官,岂知今日再见,这人竟已叛国降敌。遂冷声道:“刘总兵,此人所言你可听得清楚?食君之俸,我不相信你就轻易变节降敌!不论其他,我且问你,太子殿下如今何在,可曾顺利回朝?”


刘清神色疲惫,面露哀戚,望着城下的雨沁田和楚进良,暗淡的眸中燃起一丝希望之光,“雨督主和楚指挥使吉人天相,能自海中脱困,可喜可贺!我刘清得以活着盼到你们,夙愿已达。”言罢像是下定决心般,突然大喊道:“太子和厂卫的诸位大人此刻正在关中,已被那逆贼囚押,楚、雨二位大人,请一定要设法保全太子。臣忠于当今天子,绝无降敌之心,现在就为皇上尽忠!”话音未落,突然从袍袖中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刃,挺剑便朝城头黄袍之人要害刺去!


这下变故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刘清身为山海关总兵,武功自然不差,哪知那号称朱祁钰之人,动作却比他还要快上数倍,眼见利刃刺到近前,龙袍广袖一翻,刘清只觉得劲风袭面,眼前一花,手中的利刃竟已只剩半截!而后不待有机会变招,胸前又挨了重重一脚,被踢飞到城墙边,径自动弹不得,一口鲜血全喷在青砖上,却顾不得自身安危,朝城下良、雨二人放声大喊:“千万不要听信他的狂妄之言!千万不要降敌!万岁平叛大军指日可待……”话音未落,却见那朱祁钰袍袖微动,一道寒光破空而出,把刘清的右手牢牢钉在青砖墙上,竟是那半截断刀。刘清疼得大声呻吟,被两旁的侍卫上来,费力半晌,方自青石中拔出那截断刃,将他拖下城楼。


楚进良、雨沁田和锡宝齐篇古乍见这一幕,只惊得面面相觑,三人皆是武功高手,怎看不出这一招断刀入石的功力绝非等闲!倘若这人真是前朝朱祁钰,他一个出身帝王家的人,怎么可能修得如此高强的武功?而且那断刀甩刀的手法,迅捷诡异,出神入化,便是三人这样的武学修为,也不能做到,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城中十万驻军已然无法对抗,这人又是如此高手,想要破城救人,难如登天!


雨沁田抬头望了望站在那黄袍之人身边的袁怀昭,见他也正望着自己,眼中似有千言万语,却显然无法在这样的关头对话。而城头上的妥义谟,早已看见城下三弟与两位明朝官吏结伴而来,此刻按耐不住,奔到城墙边用女真语大声询问锡宝齐篇古,为何比原定会师之期时晚了不少,大哥和女真将士都去了哪里,怎么还有明朝官员结伴同行。


锡宝齐篇古见那黄袍之人身份诡异,武功高深,心中早已疑窦丛生,何况他打伤刘清的手段残忍,显然是个绝情之人,不禁替二哥的安全担忧,朗声答道:“我身边二人俱是当今皇帝身边的近臣,对宫中形势知之甚详。此朱祁钰看身法就是个江湖人,必不是什么前朝皇帝。妥罗大哥和我已经商议过而今形势,我们不应该为人利用,拿女真勇士的鲜血去浇灌别人的野心。万一此人计划失算,大明朝以倾国之力来征讨女真,则我族危矣!大哥而今已带兵返回,特派我来迎接二哥。你赶紧设法和兄弟们出城,我们速速回建州吧!”


朱祁钰不满他们两兄弟用满洲语交流,神色鄙夷,问妥义漠究竟在嘀咕什么。妥义漠并未回答,却反问道:“前朝皇帝,你之前说只要我们女真带兵助你破关入京,事成之后便用关外土地酬谢,此话是否当真?”


朱祁钰听了“前朝皇帝”一词,似乎甚为不满,见他当着众人面盘问自己,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你们女真人言而无信,说好了两万铁骑精锐,结果城下才来了区区这么点儿人马,如何助朕成就大业?你我的约定是说待朕复承大统之后,自然许你们女真无限好处。因此你当下要务便是速速让你的兄弟带兵前来,否则封地一事,休要再提!”


妥义漠闻言,心知不妙,沉声道:“好,你先让我带着手下出城和三弟商谈此事,自然会让大哥带兵前来。”


那朱祁钰何等精明,虽然听不懂女真语言,但看城上城下二人交流的神情,已然猜到所以,心想女真多半不想再趟这滩浑水,准备抽身。冷哼一声,“蛮夷之辈,当朕是小儿可欺吗?敌人在外,岂能开城?”


妥义漠见他识破心思,只得改口道:“那容我一人出城和三弟商议总可以吧?”哪知朱祁钰依然不准,生硬答道:“此山海关乃攻破京城的关键,岂容有失。你说来就来,想走即走,还有没有一点儿身为从属的自觉?有什么话,在城上说明即可,不许随便出关!”


妥义漠闻言心中也恼怒起来,大声道:“我们女真勇士为了你的复辟计划出生入死,在大海上搏斗,在这关中流血,你方能借此机会控制城关,擒获太子。如今顺利占据山海关,已达成了你我当初之诺,你理当把关北土地给我们作猎场。岂知你非但出尔反尔,我要和三弟说句话,居然也要为你所限,同盟间最重要的互相信赖何在?我们女真人向来自由自在,你既非君王,我们也不是你的属下臣子,凭什么唯你号令?你要做皇帝梦就去做吧,我们女真不参合了!”说罢手一挥,便准备带着手下女真人出关。


反叛_山海关之战_妥义漠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朱祁钰哪能容他这般顶撞,见他当真想走,再不留情。展开身法,凌空一个纵跃,已越过众女真侍卫的防御,直接落在妥义漠背后,不待他回头,便一掌挥出重重拍在他背心,纵然妥义谟虎背熊腰,天生神力,却也被他这一掌拍得一个趔趄,几乎就要摔飞出去。


妥义漠怒极,回身一声大吼:“敢打老子!”拔出双鞭,就朝朱祁钰砸来。身边的女真勇士见主人受险,也纷纷出手,与朱祁钰身边的侍卫和江湖客打在一处。


锡宝齐篇古眼见城头大乱,大哥受险,岂肯坐视,张开背后鞭箭弓,对准朱祁钰就是一箭。朱祁钰万没料到城下这人箭法如此精湛,隔着护城河和数十丈高的城墙,居然一箭过来仍然劲力未衰,错身闪避,终究慢了半步,黄袍大袖上居然被射出一个大大的破洞。只气得咬牙切齿,鼓起真气,袍袖带风,猛然张手,似乎有物自掌间飞出。

城下三人相隔遥远,也看不清他到底使的什么手段,却见妥义谟竟然痛得瞬间面色抽搐,饶是体魄雄健,依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余下女真人见主人被制,也不敢顽抗,被侍卫们团团围住,缴了兵刃。


朱祁钰见妥义谟一脸不甘,目露凶光,干脆下令将城中女真人全数关押。望着城下怒目而视的锡宝齐篇古,威胁道:“你想要妥义漠等人活命,便速速叫你大哥妥罗带军前来,否则就等着给他们收尸!”言罢,也不将城下几千人马放在眼中,径自拂袖而去。


雨沁田见天色已晚,城头守军森严,吊桥高悬,自己区区四千人马,竟是无之奈何,只得和楚进良、锡宝齐篇古二人商议,在城关数里外扎驻。


锡宝齐篇古一脸忧色,挠头道:“而今如何是好!我二哥和几百号女真兄弟都被那叫什么朱祁钰的混蛋抓了,指不定会不会遭受折磨!这山海关不比广宁,吊桥射不得,城墙攀不得,我们几千人马,攻城更是妄谈,难道真要叫大哥带兵回来不成!”


楚进良拍拍他肩头,安抚道:“请妥罗将军回来绝非上策。你不想想,以今日观察那朱祁钰的为人,岂是个和善之辈?倘若女真精锐尽出,势必被他尽情利用,到时作为攻打京城的开路先锋,无论胜败,女真都会面临死伤殆尽的局面。倘若那朱祁钰篡位成功,早已把女真实力消耗殆尽,又岂会真以土地相谢,无非是借机消耗铲除你们罢了。”


锡宝齐篇古点头道:“进良兄所言甚是,我亦是同样考虑。只是如今那奸贼实力比我们雄厚何止数倍?到底怎么才能救人呢?”


一旁雨沁田也叹道:“是啊,不止你二哥,据今日刘总兵被俘前所言,太子和我们西厂、锦衣卫的高手竟然统统陷于城内。太子乃国之根本,倘若有失,我们纵然对抗也是枉然。”


想办法_山海关之战_雨沁田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正此时,却见守营校尉将一个白发老者带入帐中,正是身为太子少保的辅国重臣商辂。原来却是朱祁钰命他作为说客,星夜赶来劝服诸人投降。


“商大人,太子殿下现今如何?”


商辂看雨沁田一见面先询问太子之事,知道他关心太子是真,原本的嫌隙厌恶之情稍减,“太子无恙,只是吓得不轻。现在景泰帝将他置于总兵府,亲自看管。”


雨沁田素来与商辂不睦,只是而今夺关之人自称朱祁钰,恐怕唯有这位辅国元老,才是能够辨识真假之人,遂问道:“商大人将那妄穿龙袍之人唤作景泰帝?难道你真的认为他就是前朝皇帝?”


然而出乎雨沁田料想的是,商辂竟然十分肯定地点头:“不错,老臣侍奉三君,历经四朝,与景泰帝相处八年,纵然如今老眼昏花,又怎能识错前朝帝王?今日你们城上所见的那个人,的确就是先主朱祁钰。”


三人闻言大惊,雨沁田哪里耐得住心中疑惑,急道:“怎么可能,那人如此年轻,而且看身手竟怀有绝世武功,怎么可能是景泰帝?”


商辂长叹一声:“人都道物是人非事事休,却不知先主何故容颜未老,一如当初模样。老臣起初也与你一般迷惑,然长谈之下,先主于当年旧事对答分毫无差。何况今日城上你们也亲眼所见,那人虽然面目年轻,但一身帝王之气,自是难以假扮,却不容得我等质疑。”


雨沁田见商辂的口气竟然十分笃定,忍不住讥讽道:“听商大人言下之意,而今你已经认定这景泰帝为主君了?”


商辂面色不悦,分辨道:“雨督主此言差矣!当年夺门之变,先帝英宗二度掌权,山河易主,之后才传位给了当今圣上。老臣只因曾是景泰朝重臣,还曾下诏狱问革,几乎死在牢中。幸蒙当今圣上宽宏,得以继续辅政,教导太子,此番恩典,岂敢相忘?然这一路走来,看遍了皇权起落,改朝更代,这大明的江山,究竟谁为君,谁为臣,孰对孰错,孰真孰假,反倒难以轻下定论。不像督主年纪轻轻,只拥护一朝天子,便极受恩宠,得掌大权,倒比老臣来得容易许多。”


雨沁田怎听不出商辂言下之意仍在嘲讽自己和朱见深的关系,气恼道:“国无二君,不管那人是不是朱祁钰,我身为西厂督主,只效命当今天子。商大人休作无谓之言,我只问你今时之立场为何?你到底是来劝降的还是打算相助我们?”


楚进良见雨沁田脾气急躁,激得那老臣脸色泛红,赶紧圆场道:“商大人勿恼,我们只是焦急太子的下落和社稷的安危。而今山海关失守,此人打着景泰帝旗号,以旧日威望拉拢曾被先帝清洗的前朝旧臣,估计一路进京,便会有不少变节叛军源源来投。倘若当真攻打京师,甚至还会引来别有用心的藩王借着勤王之名入京,则大明江山必定陷入混乱与战祸。我想商大人作为四朝重臣,定然不愿见到如此浩劫,看着自己亲身辅佐的平安盛世沦为血雨腥风的人间地狱。希望大人以天下苍生为重,帮助我等解决此次危机。”


商辂颔首道:“楚指挥使果然是一代忠臣良将,你这一番见解深得我心。而今北方蒙古人依然虎视眈眈,”又瞟了一眼边上焦急的锡宝齐篇古,“还有女真、西南蛮族以及各地流民蛰伏在这盛世之下。倘若大明内部陷入皇权之争,则外敌必将伺机而乱,局势不可收拾。”言罢略作叹息,续道:“不瞒二位,到老夫这个年纪,无论是正统、景泰,天顺还是当今的成化,只要大明在,哪个朝代,谁为君主,都不再重要,身为臣子,我只求尽职尽忠,无愧于心。然我唯一心疼的就是当今太子,他早慧聪颖,宽厚仁和,已具一代明君之相。我只盼望能培育他成才,承继明朝大统。因为皇权的争夺而令太子成为人质,遭到囚禁,实非我所乐见。可惜我一介文臣,风烛残年,又不懂武艺,除了听命行事充当说客,便是心有不服,还能作甚?因此老臣私做一言,希望以楚指挥使和雨督主之能,尽早解救太子,有需要我之处,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楚进良见他一脸沮丧,让他入座又倒了清茶,道:“如此便请商大人将城中布防说与我等,也好尽早谋划策略,营救太子。”


一旁锡宝齐篇古也焦急地上前问道:“商大人,你可知那朱祁钰准备将我二哥和女真人作何处置?”


商辂道:“那日谭永、万通等人带领太子从海边狼狈回关,哪料知先主已经依仗旧部手下和妥义谟带领的女真士兵取得了山海关控制权。因此他们刚一入城,便悉数被俘。除太子被安置在总兵府之外,其他西厂诸人和不听号令的山海关守将以及随太子出行的老臣等人,皆被关在南门瓮城,严加看管。今日先主又将妥义谟和关中的女真人全部收押在西门瓮城之中。”言罢转向锡宝齐篇古,道:“先主今日命我前来向你转达,他要你尽速传信妥罗,让他务必带五万女真骑兵前来助阵,赎回你二哥,否则城中女真人下场难料啊。”


锡宝齐篇古闻言恨恨地砸了下桌子,心中气闷已极。果然不出所料,二哥如今作了人质,那朱祁钰狮子大开口,竟然要女真出五万骑兵!眼望着帐中正在休息的海东青,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身边楚进良道:“锡宝少爷莫要心急,我等细细思量,定能想出营救你二哥的良策。”言毕转向商辂,续问:“商大人,我和雨督主一路从广宁而来,据那广宁总兵王贞招供,他已配合朱祁钰的手下,将广宁驻军全数调派到山海关。据此推算,而今关中至少应有十万大军。山海关一向屯粮充盈,足以支持军用,那朱祁钰既然觊觎江山,为何仍旧按兵不动,没有尽速进军京师,圆他复辟帝位之梦?”


阴谋复辟_山海关之战_朱祁钰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楚指挥使这个疑问老臣也无从琢磨。兴许是当年京师保卫战中,先主临危继位,镇守北京,因此深知京城难以攻打,所以还在积蓄势力,等待时机。老臣这几日与他相处,被他追问了无数朝中细节,可见他策划此次谋篡已有数年。今观其人,深谋远虑,兼之夺门之变后,看破世间人情,心如铁石。相比而言,当今圣上宅心仁厚,若论狠厉,却是远远不及他这位叔叔。因此叔侄对抗,结局难料。以老臣分析,先主守关不出,恐怕是一心期待当今圣上为解救太子御驾亲征,如此便可重演一次当年的土木堡之变,以他今时之武功,如能擒获皇上,天下自然就是他的了。”


雨沁田道:“当今太平盛世来之不易,皇上应该不至于冲动到率军亲征。然而太子代天巡狩,多日未返,我等又无一人能够回朝报信,想必皇上此刻心急如焚,应该会有所行动。而今情势,甚是棘手,还望商大人回城帮我们照顾太子,尽量拖延朱祁钰的行动,相信不日京师方面就会有大军前来。”


商辂点头道:“老臣能力有限,自当尽力而为。也盼两位大人早做打算,以先主的个性,今日刘清、妥义谟等人接连反水,已惹恼了他。恐怕他大开杀戒清除后患极为可能。”


送走了商辂,三人在纸上勾画城内地图,设计奇袭路线,想到这么多人被朱祁钰囚禁,如若不能营救,纵使京师方面有援军赶来,对方以人质要挟,还是不免被动局面。只是这山海关城高河深,还有袁怀昭那样的江湖高手帮忙护卫,如何入城,却是极大难题,三人一直商量到后半夜,仍是一筹莫展。


未完待续……


远歌国际_睥睨天下_微信二维码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所有非原创图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