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第五十章  挥马赴关丘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2704 


却说妥罗驻守中军,指挥全局,眼见夕阳已尽,心下烦闷。遥想当年金太祖曾以两万勇士大破辽天祚帝七十万大军,女真人的英勇天下皆闻。岂料今日自己亲帅两万精锐,却连这区区一座广宁城也要打上一天还未攻克,原本一路上顺畅的奇袭竟变成一场消耗战,只怕这样下去,纵使抵达山海关,兵士也折损数千,二弟等在那边,还不知情况如何。而三弟领军去攻打东门,迟迟未归,难道又遇到什么障碍不成……


正烦扰时,忽听得杀声震天,只见广宁城北门洞开,一列火龙冲出城门。而冲在最前头的,竟是一只银白带紫的豹子,眉心的紫斑仿佛燃烧的火焰,气势汹汹,在火光的衬托下,威猛矫健仿若天降神兽。只见它冲过吊桥,飞也似地朝中军主营扑来。守军哪里见过这等能够冲锋陷阵的灵兽,注意力全被吸引过去,直到被它冲到营前,方才如梦初醒,赶忙拉开弓箭就是一轮齐射。哪知那豹奔跑速度极快,仿若一道银白闪电,饶是女真战士箭术无双,那些羽箭却无一中的,纷纷落在豹子身后。几个副将未曾料想竟被一只畜生杀入阵中,也纷纷张弓搭箭,奋力围堵,可惜射出的箭矢被它口叼爪扑尾扫,尽数打落。


攻城_广宁之战_妥罗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雨点儿见顺利突破女真人的前阵,更不停留,一个大纵,踩过中军大营前的盾牌阵,直接窜到中军帐前就是一阵撕咬。女真人素来彪悍,本不乏能徒手格熊伏虎的勇士,却未料想这只雪豹智勇超群仿若人类,只见它前扑后跃,灵活无比,口咬爪击,均是一击必中。弓箭手怕伤了同伴,不敢用箭矢射击,而长矛大刀等寻常武器,却根本奈何那豹不得。眼见它在人堆里凶悍冲杀,顿时引得军营混乱,弥漫的血雾中,不少士兵竟被唬得四散奔逃。


妥罗万没料到明军人数稀少,竟然还敢主动开城出击。此刻女真主力军将尽派在东、西两门,营中留守的士兵,奋战了一天,也均自懈怠,眼见天黑还不得入城,正准备就地整治饭食,哪想到会在此时遭遇突袭。远远看着广宁副总兵韩斌率领着守军,手执三丈长竿,竿头包着燃火之物,跟随雪豹冲出的那条血路,奋勇猛冲,一边前进一边点火。黑暗之中远观,好像自城门铺设了一条火光长练,说是袭敌,更像是舞龙,三丈长的大火把,组成长长的一列,东挥西舞,火焰上下纷飞,一时间倒让女真人难以近身。不少明军兵士,还随身携带着加了料的火油袋子,抛在空中,火把一燎,剧烈燃烧之余还冒起滚滚黑烟,不但熏得人睁不开眼,而且黑烟遮蔽了视线,让女真人的弓矢命中率大副下降。


如此意外的突袭,让妥罗和周遭将官皆措手不及,搞不清明军此举到底有什么图谋,眼见被射杀的敢死先锋,火把歪倒,片刻便引得周遭起火,如此秋风正急时节,被他们放火烧了营帐那还了得!赶紧下令组织防卫,射杀舞火之人,谨防营火。至于那只冲阵的豹子,妥罗鹰笛一响,海东青立刻察觉了主人的意图,展开羽翼,振翅高飞,掉落数片洁白的羽毛。


海东青_广宁之战_楚进良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只见它盘旋在战场上空,一声长鸣,便如迅雷般朝雪豹俯冲。雨点儿听得鹰啸,抬头一望,就见那白玉般的利爪已经朝着自己的眼珠抓来,吓得就地抱团一滚才堪堪避过。海东青一击不中,身子一翻,又悬上高空,看准时机,再度扑击,目标左右不离豹眼。雨点儿恼怒起来,纵起跳跃左扑右咬,头上火焰倒竖,金色的环眼目露凶光,哪知那海东青身为万鹰之神,岂会惧怕一只刚刚成年的毛球小豹,故意低飞诱敌,偏又在豹爪扑来的片刻翻身直上云霄,任雨点儿百般抓击扑咬,却始终像个武林高手点穴一般,不时便俯冲下来啄它一口,或者用巨翅扇它一个趔趄。还有几次竟用利爪抓取一撮银白紫毛。气得雨点儿浑身炸毛,嗷嗷长吼,一鹰一豹缠斗多时,居然如入无人之境,打得津津有味。


却在此时,忽听一个中军侍卫大声呼喊“主帅小心,敌人来袭!”只见黑夜之中,浓烟滚滚,唯有那高杆火把分外清晰。只见一人顺着那条蜿蜒的火光长连从天而降,足不沾地,身似飞燕,竟踩着明军的火把从城上飞驰而至,手中双剑舞动烽烟流转,将脚下竹竿上的火包一一斩落。一时间,火球飞舞,女真营中数处着火,借着夜晚秋风正急,火苗飞溅在干草马料上,迅速点燃,把千匹战马惊得长声嘶鸣,四处踩踏,女真将士视马如命,顾不得围剿出城的那一队明军,急着稳住意欲破圈而逃的战马。一时间,火光冲天,黑烟弥漫,数千大军乱作一团。


妥罗心知不妙,大声喝令手下人不要被区区百名明军迷惑,稳住阵脚,哪知却听刀剑相交的声音已近至耳畔。原来一袭黑衣的楚进良借着雨点儿之力和火龙之光,趁着女真军中迷乱人喊马嘶之时,展开绝世轻功,一举冲到中军大营前。


远处的兵将在黑夜浓雾之中,根本不知道有人已冲到主营,回防不及。妥罗身边的几百人精锐护卫队眼见天将神兵,竟然冲破层层阻碍,杀至眼前,赶紧组成人墙,把主帅牢牢围住。其余诸将,眼见来者不过一人,稍微稳定了心绪,各持兵刃,誓要拿下刺客。


楚进良岂不知孤身闯营的凶险,女真大军两万之众,混乱只是一时,必须要抓紧时机,趁分兵而去的主力回防之前,拿住妥罗。离析双剑荡开袭来的数十柄刀枪,左手反握,两剑合并,咔哒一声嵌入榫扣,寒光凛凛的双刃剑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寒光,纵使妥罗麾下的女真军将都是些身经百战的勇士,也不禁被他的巍然气势折服。


妥罗自副将手中接过自己的趁手兵刃,正是一柄六十斤重的混铁三尖两刃刀。只见他站在帅台上将大刀一横,气度威严,手下护卫许久未见主帅动手,士气大振,呼喝一声,刀光剑影便向楚进良层层压来。


楚进良以一对多,浑然不乱,眼见两柄长矛朝双肋刺来,离析剑点地,一个高悬空翻已落在两人背后,翻手两掌,便将两人拍出数丈。身形不动,长剑后刺,便像背后长眼一般,又把偷袭那人一剑穿胸。


妥罗被簇拥着,见这黑衣人身如行云流水,剑招变幻无穷,纵然女真勇士力猛刀沉,在他面前却显得行动迟缓,眼看着几百护卫如同被割的麦子般,一层层倒地,那人却始终战在血气弥散的夜色中,未曾流露力战百人的疲惫,也看不出血染战袍的狼狈,仿若一尊夺命修罗,近身者绝无生还。


刺客_广宁之战_楚进良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当帅台前只剩下最后一个百人队,每个勇士都露出以死保卫主帅的决然,妥罗实在看不下去了,推开身前的护卫,一声怒吼,举起大刀,从帅台高高跃起,朝楚进良头顶狠劈下来——冲阵斩将不比江湖杀戮,便是武功再高,总有力尽之时,却不信他一个血肉之躯,鏖战至此,还能有气力接下自己这一刀!


楚进良见妥罗亲自来战,一刀劈下带起一道罡风,不容闪避,挺剑接招。且听呛啷一声,火花四溅,只觉腿弯一软,几乎被他一击跪倒。方知这个妥罗虽然个性沉稳冷静,堪当帅才,但战力也着实不弱,虽然不及弟弟锡宝齐篇古骁勇,却同样神力过人,建州女真一族,果然是英雄辈出。然而至此关头,说什么也要力战到底,死死抓紧离析双刃剑抵住沉重刀锋,只觉得一阵腥甜直冲胸口,咬牙吞下几乎冲口而出的鲜血,没时间了,再拖下去只怕雨儿凶多吉少。强提内力,大力翻腕,强大的扭力逼得妥罗只得撤刀闪避刮向面门的剑锋。


周围女真将士此刻已然平定骚乱,将出城的明军尽数擒获,数百弓箭手弯弓搭箭,将楚进良团团围在核心。只是妥罗与他对战,却不敢轻率放箭,生怕伤及主帅。


楚进良知道胜负只在顷刻,把离析剑再度一分为二,展开贴身快攻。无奈身上有伤,力战多时,腹部创口早已迸裂出血。妥罗看出对手此刻全凭意念苦苦支撑,着实钦佩他的武功与勇气,一心想生擒这样一员良将。遂将内力灌注于手中三尖两刃刀上,急速舞动,虎虎生风,只盼硬碰硬逼他二度接招。


楚进良洞悉妥罗心意,又岂肯服输。足尖一点,高高跃起,踩在妥罗刀面之上,双剑直取敌首。妥罗侧头让过,仗着力大,把刀刃翻转,自下而上一个破天斩,往楚进良下腹削去,却又怎比得上进良速度之快,剑尖点地,轻巧翻身便是一记燕旋蹴,踢向对方面门。妥罗刀长回防不及,只得左手挡在面前,想用铁护腕挡住攻势,却没想楚进良出击迅速,身在空中,已迅猛连踢三脚,但听一声骨裂,妥罗往后一个趔趄,左手腕骨折断。但他不愧硬汉,一声不吭,单手持刀再战。奈何三尖刀本就不及双剑快捷,此番手腕受伤,出刀终究慢了几分。楚进良何等机智,早已看出破绽,展开双剑,身若行云,竟是越打越快,眼看妥罗连连倒退,瞧准时机,俯身一字马,长腿飞扫,妥罗原本已被他的剑招晃花了眼,不防下盘,被勾得一个踉跄,待要站稳身形,已被冰冷的剑锋压在颈部……


以一敌百_广宁之战_楚进良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却说东门之上,锡宝齐篇古率领手下众将将雨沁田团团围堵在城楼之上,此时部下也将生擒的陈钺和为数不多的老弱残兵全数推上城楼。锡宝齐篇古望着雨沁田功力耗尽,一脸虚脱的模样,只是火把映衬下,仍是眸光闪亮,忍不住笑道:“早就知道你城中已经无兵无将,带个半死不活的巡抚就想唱一台空城计,未免太小看我了。如今广宁城已破,你还有什么话说?”


雨沁田面露微笑:“自然是有话要说。因为我们要好好谈一谈这场广宁之战到底要如何收场。”


锡宝齐篇古闻言不解其意,顺着雨沁田目光往城下望去,竟看见中军的主要将官竟然簇拥着大哥缓缓朝城下而来,再一细看,楚进良策马跟在大哥身侧,手中离析剑正抵在他后心之上。却听雨沁田在背后笑道:“怎么样,我们几个人打了这一大天,要不要坐下一起吃顿晚饭呢?”


女真大营之内,端进来的烤肉和酒菜香气四溢,屏退左右,四人对坐帐中。


楚进良将扣在妥罗脉门的手放开,道:“叫个大夫进来,把你的腕骨接上吧。”


妥罗闻言略感意外,自己是他俩此刻唯一的筹码,却没想到楚进良会如此大度放人。锡宝齐篇古见楚进良爽快,也松开扣着雨沁田穴道的手,道:“用不着叫大夫,接骨这事我就很在行。”言毕找了特质的秘药和夹板伤布,三两下便将妥罗的伤势处理妥当。却见雨沁田此时已自拿了一块烤肉吃在嘴里,忍不住道:“你倒是吃得放心,就不怕我命人在酒菜中下药?”


雨沁田笑笑:“此刻账外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这么多女真侍卫和兵士,韩斌、陈钺诸人也都被拿到这里,你要真想害我们,用不着下毒这么麻烦。再说我们既然敢来,自然就带着谈判的诚意。你们女真的烤肉味道还不错,打了一天仗,难道只有我一个人饥肠辘辘?大家还不赶紧填饱肚子再说。”


妥罗点头道:“雨督主果然好气魄。既然来了,就尝尝我们关外的美酒。”言毕四人也不再矜持,各自动手吃了个风卷残云。


锡宝齐篇古望着坐在对面的楚进良,道:“楚指挥使果然不愧御驾前第一武官,你的武功冠绝天下,当真无人能及!”


楚进良浅笑道:“锡宝少爷过誉了。武功好坏无非是一人一时之成败,今日之苦战,才让我领教了战场的残酷,个人的力量在金戈铁马的阵前实在微末。”


锡宝齐篇古冷笑道:“楚指挥使这话未免就太没劲了。说什么个人武力不足道,今日这局,若非你和小太监两人凭空出现,横加阻拦,只怕我们女真战士午饭就该在广宁城中吃了。比起战斗力,我还是那句话,明军根本就不是我们女真人的对手。包括这小太监,唱空城计也算不得真本事,若不是我一时大意,早就能擒他破城,也不会落得要和你们坐下谈判的下场。所以今日之战,我只佩服你一个人!即便为敌,我也敬重你愿称一声进良兄。”


楚进良道:“女真战士的确骁勇善战,因此我着实不愿与妥罗将军和锡宝少爷为敌。干戈一起,遭殃的便是两军战士和无辜百姓。倘若能和睦相处,使苍生免于战火,岂不是最好的结果?”


锡宝齐篇古道:“你们大明朝内部争权夺利,要挑起战火,以关外土地为酬请我们女真带兵相助,也算不得我们主动为战吧?”


楚进良闻言难掩惊讶,“锡宝少爷可否明示,何为大明朝内部争权夺利?你指的是谁?”


锡宝齐篇古不敢擅自做答,目光望向妥罗。妥罗见楚进良和雨沁田均是一脸焦急,不明所以,遂道:“三弟所言不错,我女真佩服二位的胆识与武功,既然能扭转战局至此,让我们不得不坐下来喝这一杯水酒,就代表互相间暂时的信任,因此据实以告也无妨。你们难道不知道山海关此刻已经改旗易帜,为朱祁钰所夺吗?”


神射手_广宁之战_锡宝齐篇古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一句话,说的良、雨二人大惊失色,急道:“将军可知你口中这个名字,乃是前朝景泰帝的名讳,此人已死去二十年,直至两年前,才被当今天子恢复了帝号,算是大明朝的前朝皇帝。将军所指确定是此人吗?”


妥罗道:“这是明朝内部的事情,其中原委我不得而知,但这几年来,这个号称朱祁钰的人的确以景泰皇帝的身份在暗中策划夺取明朝江山。他言之有据,也拿得出皇帝玉玺证明身份,数度请我们女真出兵助他恢复帝位,并许诺以关外土地作为酬谢。这件事,我想不止我们女真人,便是蒙古王庭和其他边陲势力也都受到过类似邀请。此次他发动山海关兵变成功,我们也觉得他攻打京师之事确有胜算,方才起兵相助。”


雨沁田与楚进良对望一眼,“在海上遭遇渤海水师的官船向我们发难,原来就是这个道理!”


楚进良点头道:“想不到这个以死人名号觊觎江山之人,居然暗中策划了如此之久。倘如此,山海关乃至京师,都岌岌可危!”


雨沁田脸色铁青,“假使山海关真的落入敌手,那太子会不会……”


楚进良双眉紧蹙,“当初我让永子他们护送太子回朝时,已料定此事必不简单,百般嘱咐他们要谨慎小心。只是他们一路回京,必然还要入关,倘若山海关当真有变,那太子是否已顺利返京,便难以确定了。”遂转向妥罗和锡宝齐篇古,抱拳道:“多谢将军告知实情。请问你们能否确定,那个号称朱祁钰的人,此刻已经夺取山海关?你们此去,便是带兵为他所用?”


锡宝齐篇古道:“此事原本一直由我二哥妥义谟负责联络。此次他已带少数精兵先行进入山海关,我和大哥方才率军与他汇合。”


“广宁等城未下,他却是如何带人前往山海关的?”


“那朱祁钰派人以船舰相请,走海路当然能直抵山海关。”


楚进良点头道:“如此说来,我知道谁是你的二哥了。我曾与他在船上交手,他可是以双鞭为武器?”


锡宝齐篇古惊讶道:“你在海上遇到他?想不到你倒是把我们三兄弟打了个遍。可别告诉我,你出手伤了他!”


楚进良叹道:“那日我们在海上遭遇暴风雨,我们和他们乘坐的船只全都解体沉没了。”


妥罗和锡宝齐篇古闻言顿时也慌了心神,锡宝齐篇古焦急地站起身来:“你说什么?船沉了?那二哥呢?他还活着吗?”


一旁雨沁田冷哼一声:“这就难料了。如不是暴风雨,我怎么会抱着破船板在海上漂流了三天三夜之久,伤了皮肤变作你口中的麻皮悍妇?若没有这一场变故,我们以奉旨钦差身份带太子出行检阅水师,又岂会此刻出现在广宁?”


锡宝齐篇古道:“你真是从海上漂了几百里路?”


雨沁田点头,遂将海战之事简略叙述一遍。


锡宝齐篇古想象当日海上的惨状,默然无言,一旁妥罗面色沉重,语气中也带上责怪:“我本来就不赞同你二哥的主意,去替那什么景泰皇帝谋篡皇位。要不是你二哥不听劝告,极力游说,你又一路破关,连取十卫,我怎么会带领女真精锐前来助阵?如今广宁城还未取下,便死伤了不少勇士,妥义漠随着那朱祁钰作战,又失散于海上生死未卜。这样下去,我们女真的基业都要毁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如何有脸向死去的阿玛交代?”


锡宝齐篇古脸色苍白,扼腕道:“大哥,让我去山海关,我去找朱祁钰问个明白,死活也要把二哥找回来。”


雨沁田见妥罗话中已萌悔意,赶紧道:“妥罗将军如若不弃便听我中肯一言,切不可冒然出兵山海关,以女真勇士的性命替那身份不明的逆臣贼子充当炮灰!试想,此人是否是前朝皇帝尚未定论,依我看来,一个死去二十年之人突然复活,可能性小之又小。何况就算这人真是朱祁钰,有当今天子朱见深在,他也至多是个前朝皇帝,倘若觊觎皇位,便是谋逆之徒,这样的人许你们关外土地,有何效力,又岂能作数?他以一篇空话便想利用女真兵力成就一己之野心,将军岂可上当?更何况大明朝国土辽阔,兵力强盛,当初瓦剌大军兵临城下,京城仓促防卫尚且能调出军队二十二万之众,如今就算将军带兵入关,以女真区区万人去攻打京城,岂非以卵击石,自寻死路?将军一向爱护女真将士,岂可做此不明智之举?莫若信我一言,就此退兵,我和楚指挥使定然为女真进言,不令当今天子为尔等意图参与叛军降罪,应可保全女真一族。否则以你们今日之举,便等同协助乱臣贼子夺取江山,倘若事败,大明天子岂会轻易作罢?到时候何止犁庭,恐怕派出几十万大军让女真族灭人亡,血脉无存。”


一番话,语带真诚,分析俱到,加上软硬兼施,合情入理,只说得妥罗和锡宝齐篇古无话可答。许久,见妥罗缓缓抱拳,道:“雨督主和楚指挥使都是皇帝身边最亲近之人,见解必然高人一筹。倘若你们能够不食言,在天子面前极力保全,原谅我族一时的冒失之举,我愿意听从你们的意见,即刻退兵。”


良、雨二人见妥罗顾念大局,在此混乱关头答允退兵,心中宽慰,忙连声称是。锡宝齐篇古道:“请大哥准许我随他们到山海关一探究竟,一则定要搞清事情原委,倘若能见到二哥,我也好劝服他一道回来。”


于是四人商议妥当,妥罗反复嘱咐锡宝齐篇古务必不可放任妥义谟鲁莽行事,又将海东青留下作为传信之用,方才带领女真主力拔营返回建州。而良、雨二人暂时将广宁城留给辽王、韩斌、陈钺等人镇守,带领城中剩余两千驻军,加上锡宝齐篇古自领二千女真骑兵,即刻出发直奔山海关。


是夜,三人带领四千混合军队,顾不得一天征战疲劳,乘夜行军。想想那自称前朝皇帝之人竟然占据了进京的咽喉要道,兼之太子和妥义谟情况难料,众人心中都一片阴云,根本无心休整,一路策马疾行。及至四更,方才安营略作休息。


眼见晨昏交界,无论明军还是女真兵早已睡得迷糊,锡宝齐篇古挂念二哥此际生死未卜,竟至辗转反侧。心想反正无心睡眠,不如接替值夜。走出军帐,却见楚进良独自一人坐在篝火边,赤裸着上身,正在包扎腹部伤口。只见那裹了层层绷带的地方,仍然渗出殷红的血迹,显然他腹部的伤势十分沉重,忍不住走上前道:“是白天城门下冲车所伤?”


楚进良没料到这会还有人未睡,只得轻轻点头。


受伤_广宁之战_楚进良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锡宝齐篇古怎不知当时自己推着攻城车那一撞之力何其沉重,想他奋不顾身,跳下城阻拦,只怕那冲车的尖头已扎进腹腔,之后竟然还拖着这种身体,只身闯营擒帅,真是个不要命的家伙。心中慨叹,忍不住关心道:“你伤成这样,怎地不说?这样不经整治,日夜兼程,能撑到山海关吗?”


楚进良淡淡一笑,“不碍事。此次的军情关系到江山社稷,还牵扯太子殿下及众人生死,我岂可因为一点儿小伤耽搁。你累了一天,快去休息吧。”


锡宝齐篇古见他说的轻描淡写,用手挡着的伤处血迹却仍在扩大,也不知该做什么,心中居然颇有一丝歉疚。




未完待续……


远歌国际_睥睨天下_微信二维码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所有非原创图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