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第四十九章  广宁战罢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2106 

次日天亮,雨沁田和楚进良着了正式官服,端立北门城楼,见女真大军兵临城下,果然是军容严整,气势非凡,簇拥着中军统帅妥罗,列阵待发。一员猛将着女真甲胄,骑高头战马,当先出列,手中鞭箭弓一横,叫阵道:“广宁总兵何在,是守还是降?”正是建州女真三世子锡宝齐篇古。


雨沁田玄色披风一展,迎风而立,姿容俏丽,手中星月链魂剑直指锡宝齐篇古,冷声道:“今日由我西缉事厂掌印督主雨沁田暂领广宁指挥,誓与尔等拼死一战!”


锡宝齐篇古凝神细看,见这位俊美的少年指挥官身边站着同样穿了大明官服的楚进良,方才恍然大悟,道:“失敬失敬,原来麻皮悍妇竟然是艳冠天下的西厂督主,倒是我眼拙了。”又朝楚进良道:“想必进良兄也绝非等闲之辈?”


楚进良朗声道:“我乃锦衣卫指挥使楚进良。”


锡宝齐篇古笑一声:“没想到我昨天箭下留情,却放脱了你们两个大人物,招致今日尔等带兵顽抗,真是失算了。”


楚进良道:“锡宝少爷昨夜之恩进良铭记于心,倘若女真放弃进军计划,我们实无必要兵戎相见。”


锡宝齐篇古扯扯嘴角,“你知道兵临城下绝无放弃之理。不必多言,刀剑自有定论!”言毕鞭箭弓朝天一指,只听身后一声炮响,两万女真大军发出震天一声呼喝,潮水般朝护城河边涌来。


一时间,城上城下皆是箭如飞蝗,女真勇士拿了堆满泥土的沙袋往河中投掷,或者横架叠桥至河对岸,冒死渡河,却被城上的守军射死射伤,尸身翻倒河中,不少河段却也渐被填平。锡宝齐篇古身为先锋大将,在盾牌兵的护卫下,站在河岸边亲自开弓,每矢必中,射得城上守军惨叫连连,不时有人从城墙上栽倒下来,城上防守出现疏漏,便有女真人乘机强行渡河。


女真攻城_广宁之战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经过数轮箭雨交锋,终于被女真士兵在护城河上开出几条过河通路,敢死队扛着蹑头飞梯和竹飞梯等攻城器械,蜂拥而至,重甲死士则将几十驾牛皮包裹的折叠云梯护送过河,搭上城墙,那前端沉重的铁倒钩便像鸟喙般牢牢卡住城头,女真勇士野人般攀援而上,呼号喊杀声不绝于耳。城墙脚下则有大量步兵,手持巨盾,挡矢避箭,掩护手持铁镐的工兵凿城,还有数百披甲弓骑沿河奔驰,专寻防守薄弱之处,使用强弓仰射压制,给云梯上的甲士创造登城之机。


广宁守军毕竟不足五千,纵然有雨沁田、楚进良亲自带领在城头杀敌,增添不少士气,然而一夜布防,仓促迎战,实无充足的兵器和装备,甚至军甲都不齐备,被女真人的利箭压制得抬不起头。眼看爬上云梯的有不少全副武装的重甲甲士,所射箭矢全无效果,渐渐慌了阵脚,而城下数十处土石纷飞,几段城墙眼看便要分崩坍塌。


“都不要慌!稳住阵脚!敌军没有像样的火器,我们不要放弃!”楚进良指挥守兵将官把火砖、火把纷纷抛下,还在铁索上涂上油脂垂到云梯肚腹点火。几架云梯渐渐被点燃,许多女真甲士披烟带火地从梯上摔了下去,守军借机抛下大石,把城下的盾牌兵砸得血肉横飞,惨叫连天。


锡宝齐篇古见楚进良和雨沁田不畏强攻,兀自领兵顽抗,干脆亲自督阵,一边展开巨弓,不停射杀守城兵士,一边大声呼喝驱兵,退者阵斩。


女真勇士见三世子亲自在城下带领攻城,哪敢不倾尽全力,也顾不得躲避矢石,顺着云梯飞梯攀缘而上,虽然死伤惨重,但还是陆续突破阻碍,爬上城墙。守城明军在女真重甲武士的刀剑猛攻下渐渐抵挡不住,兼之药矢礌石告罄,守卫露出缺口。锡宝齐篇古见状大喜,立刻指挥女真阵中将士源源不断自缺口处爬上云梯强攻。


哪知却此时候,耳听巨大的火炮响声震耳欲聋,原来是城头上推出五门虎蹲炮,炮火集中轰击的焦点,正是城墙缺口下方女真攻城兵将最为集中之处。一时间,打死震伤攀爬城墙的重甲兵无算,连城外的女真主力阵前都被轰得土石飞扬,不少骑兵人仰马翻,堕者无数。原来那几处故意败露的缺口正是明军的诱敌之计,因为城上兵力武器有限,方才以此诱骗攻城的女真兵蜂拥而来,以炮火之威,集中打击。


而楚进良借此火炮掩护,亲自把守在城墙缺口之处,左右手两把双刃剑倒合,组成寒光凛凛的双刃长枪,砍劈削刺扎,出招势如风,剑光过处,竟是所向披靡,便是城头上已有百十女真甲士竭力顽抗,到底不敌他绝世武功,兼之后援兵力被火炮压制,无人跟进,不多时,竟被全数歼灭。


守城大将_广宁之战_楚进良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锡宝齐篇古在城下看着楚进良离析双刃剑合并,战姿绝伦仿若天神,岂止万夫不当之勇,只恨得牙痒,眼见费尽千般气力破城而上的勇士全部覆灭,而城下的骑兵阵营也因为抵不住炮火的杀伤,士气渐渐溃散。听到大哥妥罗明令退后,气急败坏之下也只得暂缓攻势。雨沁田借机赶紧组织工匠,突击修复城墙破损之处。


一上午的攻势,女真损失惨重,这座明明应当手到擒来的广宁城,却还是无法突破。


雨沁田远远见到女真战阵后退五里,休整待命,主帅妥罗将锡宝齐篇古叫在中军,一番叮嘱商定,心知这两兄弟一个沉稳一个飞扬,绝对是平生难遇的劲敌。见楚进良带着副总兵韩斌督促军备归来,赶紧抢上前道:“进良哥,情况怎么样?辽王府中是否还能凑出一些箭矢和火油?”


楚进良眉头紧锁,道:“王爷和巡抚陈钺已经派人把王府和城内所有可用的军械都集中在北门了,但数量仍然十分有限,倘若下午女真人仍然蛮横攻城,只怕我们当真无力支持许久。而且现今东门和西门都是陈钺在组织人防守,兵力不足,军械稀缺,倘若女真分兵来袭,情况堪忧。”


雨沁田叹气道:“唯今之时,我们除了拼死守城,着实没有更好的办法,见机行事吧。”



哪知下午战事再起,女真却改变了攻城策略,不再以云梯和步兵强行攀城,却使几列铁甲骑兵当先列队,一副准备冲阵的气势。只见锡宝齐篇古一马当先,对着城门的吊桥冷眼打量,片刻露出一个笃定的笑容,手臂一挥,身后数名兵士齐力抬来一把铁胎鎏金宝弓。只见那弓身粗如臂膀,弓弦是数十股牛筋绞在一起所制,竟比他本身那柄刚猛无比的鞭箭弓还要大上一倍,简直就像后羿射日用的巨弓,根本无法想象凭借人力如何开弓。


然而锡宝齐篇古却面无难色,跳下战马,左脚踩住弓身,辅助左手瞄准方向,右腿撤开一大步,单膝点地作支撑,回手接过身边士兵递上的一根利矛,一声呼喝,右臂靑筋暴起,竟然仅凭单手就拉开了那张巨弓,将长矛当做羽箭般,瞄准吊桥铁锁上的连环,弓如满月,毫不迟疑就是一箭。城头明军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那锋利的长矛跨越百丈的距离,势如闪电飞来,稳稳插在吊桥的连环上,那铁链竟被矛头灌注的巨力生生射断,伴着女真士兵的大声喝彩,只听哐啷一声,吊桥的一侧已经倾斜而下。


神射手_广宁之战_锡宝齐篇古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雨沁田和楚进良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怎么也想不到锡宝齐篇古弓箭技艺已达到这般登峰造极的境界,竟然能用长矛做箭矢,一箭射断吊桥铁链。忙令城上士兵放箭阻拦,哪知明军的弓弩的力道和准头却远远无法同女真人相比,未及女真战阵,便已力尽掉落,竟然对在百丈之外开弓的锡宝齐篇古拿不出丝毫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如法炮制,又是一根长矛飞出射断了吊桥另一侧的铁链。


吊桥一落,女真骑兵再无障碍,战马呼啸,已冲到城下,一个个弯弓搭箭,势若飞蝗,纵然自下而上仰射,并不占地利优势,但过人的骑射本领还是令城头守卫的明军死伤惨重。


在层层箭雨的掩护下,只见自女真战阵中推出了一部巨大的攻城车,车型简直就是一间会移动的房屋,上面覆盖着厚实的牛皮防箭,中间用铁链悬挂着一根极其粗大的圆木,前端削成尖头,用铅铜包裹,做为攻城槌。几十个女真勇士躲在牛皮顶盖下,推动十六个轮子,将那攻城车缓缓推过护城河。


城上雨沁田和楚进良见此情景,心道不好,原本以为有护城河保护,冲车等大型攻城器械便失去用武之地,岂知锡宝齐篇古竟然有本事射落吊桥,如今情势,城门便等于暴露在巨型攻城车之前!喝令组织城上弓箭手全力阻挡,但那些推车的女真人却在那层厚厚的牛皮下分毫无伤,而且仗着城下的女真骑兵精准的箭术掩护,不时便有明军被射杀坠城。


只听得震天一声闷响,城门处一阵晃动,那巨锤狠狠砸在包铁的城门上,竟至木铁横飞。几十个女真勇士见一击未果,拉动攻城车缓缓后退,而后再次合力推车加快速度往城门撞去。


雨沁田见冲车威力巨大,赶紧令弓箭手将普通箭矢换成火箭,全力围剿,然而那攻城车的牛皮上洒满了泥浆,普通火箭难以令其着火。随着第二声巨响,整个北门城楼都震得晃动不休,守城门的兵士飞奔禀告,城门周围的墙体已经出现了巨大裂缝,恐怕再承受第三下巨创,就要保不住了!


如此危难关头,却听得城下女真战阵呐喊助威之声高涨,原来锡宝齐篇古策马冲到城下,竟打算亲自推动冲车,带着勇士们一举撞破广宁城门。


楚进良和锡宝齐篇古曾经三局掰腕,又几度交手,自然知道他的武力惊人,眼见他此刻眼中透着必胜的信念,臂上刺青发红,运足内力推动冲车上的攻城锤狠狠朝城门砸来,一旦让他成功,守在一边等待冲阵的女真骑兵势必长驱直入,仅凭自己手上这点兵力,广宁只怕城破便在顷刻。至此千钧一发关头,再容不得仔细思量,从城头一跃而下,正好落在城门之前,眼见攻城锤已袭到面前,扎稳下盘,运起浑身内力,生生用双掌抵住槌头,以肉躯阻挡冲车攻势!


锡宝齐篇古埋头推动攻城锤,万没想到在破城的最后一刻竟然遭遇阻拦,抬头一看,竟然又是楚进良。只见他挡在巨大的圆木之前,衬得身型无比单薄,英俊的面颊因为拼尽全力而瞬间涨红,青色的血脉突兀于太阳穴和脖颈之上,显然触目惊心。自己倾尽全力加上巨大攻城锤摇摆撞击的力道何止万斤,他居然想凭借一己之力阻挡,真的不要命了吗!也罢,既然你要作死,我便成全于你!想到此处,锡宝齐篇古眉头一拧,怒喝一声,抱紧攻城锤运起全身劲力,狠狠往前又是一送,巨大的锤头把楚进良撞得倒退数步,身子已经被挤贴在城门之上,一口鲜血再也按耐不住喷涌而出,却仍然不肯放手,与自己对视的目光中透着决然的坚持。


哪知就在此时,熊熊火苗燃起阻隔了两人的视线。原来雨沁田趁着两人制衡的片刻,从城楼上浇下两桶火油(石油),数支火箭射落,浇了泥浆的牛皮也终于燃起了大火。眼见冲车火光漫溢再无着力之处,锡宝齐篇古和女真诸人只得弃车退后,功败垂成。


主将妥罗见北门冲车燃烧,火势阻碍了攻城的步调,旋即下令女真放弃北门的作战计划,兵分两路,分别袭击东、西两门。锡宝齐篇古朝城下的楚进良和城上的雨沁田凝视半晌,手中鞭箭弓一挥,带领手下士卒,自往城东而去。


雨沁田心中焦急,广宁城兵力有限,最怕女真分兵而袭,结果还是被妥罗看出弱点,这样的情势,广宁当真危矣。见副总兵韩斌扶着楚进良重回城头,顾不得关心,急道:“如今锡宝齐篇古带人往东门而去,巡抚陈钺乃文官如何指挥抵抗?我们必须有人去镇守东门。”


韩斌道:“督主所言甚是,在下这就领兵前去。”


雨沁田望着韩斌满脸烟尘,手下士兵也早已疲累萎顿不堪,以少御多,从早上战斗到此刻,这位副总兵着实是位难得的忠臣良将,只是那锡宝齐篇古的武功高强,寻常武将又岂能抵挡他的攻势?让他和手下人前去,只怕便是有去无回的结果。一时踌躇并未作答。


楚进良如何不解他之忧虑,沉声道:“如今城中兵力、箭矢和雷石均所剩无多,不论谁去,我们都万难抵挡女真人攻势,城门必定会被各个攻陷。而今唯一的机会是放手一搏,擒贼先擒王!”


雨沁田蹙眉道:“进良哥的意思是,设法擒住敌方主帅妥罗?”


楚进良点头道:“如今我们困守广宁,物资告馨,如若城门失守,所有军将百姓都要落于敌手,则山海关危矣。不若趁敌军分兵,攻其主营,险中求胜,拼死一试。”


指点江山_广宁之战_楚进良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韩斌闻言道:“楚指挥使所言固然是上策,然万军之中取敌人主帅,谈何容易?”


楚进良道:“此事就交给我吧。锡宝齐篇古此刻领兵去了东门,因此北门攻势必然松懈,我们原地不动,等待敌军主营空虚,便从这里突围而出,还请韩副总兵集合剩余人马配合我的行动。”


韩斌躬身领命,见楚进良手紧紧压着腹部,禁不住担心道:“楚指挥使身体……”却被楚进良轻笑截过话题:“尽速派人把那五门虎蹲炮送至西门,虽然弹药不多,总能虚张声势,威吓敌军。倒是东门此刻有锡宝齐篇古领兵攻打,应是最为凶险难守之处。”


雨沁田道:“我腿伤未愈,施展轻功不行,坐镇城头唱唱空城计还是有余,让我亲自前往拖住锡宝齐篇古,助你顺利突袭。”


楚进良凝视着雨沁田眼眸,目光中饱含浓浓的眷恋,“此次分开,凶多吉少,但是答应我,你要保护好自己,千万活着回来!”


雨沁田抬头望向楚进良,心中酸楚,无奈韩斌在旁,终究只得咽下满腹不舍,握紧手中星月链魂剑,道:“你也是,要活着回来!说过生生世世,今生无再见之期,地下也必有相逢之时。”言罢狠下心,背转身,披风一展,径自往东门而去。



东门外,烽烟四起,铁骑成行,旌旗凛冽,衬着夕阳将尽的余光,显得分外苍凉。


锡宝齐篇古骑在高头战马之上,抬眼望着一袭白衣的少年端坐城楼之上,夕阳的余晖映得他面容俊秀,眸光金亮,竟是丰神俊逸,这样的人物,却也难怪那人为之牵念。忍不住讥笑道:“征战多时,难得你还能如此气定神闲,我倒要看看,失了楚指挥使从旁保护,你这个所谓的西厂督主究竟有几分能耐!你们明人本就是一群软蛋,连领兵作战这等大事也敢交给一个无蛋的带领,岂配与我女真勇士为敌!知趣的,就乖乖开城投降,看在你男人的份上,说不定我留你一张花容月貌,否则二度变成麻皮悍妇就不妙了。”言毕一阵轻蔑地大笑,引得身后数千女真兵士跟着哄笑讥讽。


雨沁田见他对自己的如此轻视,气得袖子底下双手捏的骨节作响,表面却强自镇定,淡笑道:“女真野人,休得出言侮辱。你若有种,怎不见你拿下广宁?从天明战到日落,不还是站在城外枉逞口舌之快!所谓女真战神也不过是楚指挥使的手下败将,还有脸在此滋事!我劝你速速退兵,我皇说不定还能留尔等一条生路,否则再度犁庭,只怕就是你们建州女真族灭人亡之时!”


锡宝齐篇古闻言不怒反笑,“一个小小阉宦,振振有词无非是为拖延时间,此时我就攻陷东门,擒你裸挂于城头示众,让我族人长长见识,看看太监到底是什么东西!”言毕朝身边弓弩手喝道:“来人,把他给我射下来!”


女真兵士得令,便有数十位神射手策马出阵,个个眼如鹰隼,拈弓搭箭,齐声破弦,数十支利箭便朝雨沁田周身要害劲射而来。


雨沁田此刻所领兵将不足千人,知道让他们站在城楼上也是白白送死,因此并未布防,只是孤身傲立城头。见数十支羽箭朝自己射来,凝神静观,及至箭头袭至身前,方才运力于掌,下盘不动,一双妙手上下翻飞,白袖过处,箭支竟然被他全数抓在手中,惊得城下女真将士一片呆滞。锡宝齐篇古见雨沁田露了一手好本事,忍不住赞一声:“好功夫!”朝手下道:“再射,我看他能撑到几时!”


02dd8920a598403ac47d011919f50a5a_meitu_6.jpg


雨沁田冒着疾射而来千支羽箭,心下一片清明,广宁城破无非只是时间问题。希望进良哥能够及时闯营,方才能败中求胜。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拖住锡宝齐篇古让他无暇回军救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心中想定,手上不停,身形虽然只在方寸之地移动,手上却毫不示弱,躲不开的箭矢全部被一一抓在掌中。见一排弓骑正在河边开弓,距离并不十分遥远,干脆聚力于腕,白袖飞扬,把接在手中的羽箭倒转箭头从城头飞掷下来,只听数声惨叫,一些弓手竟被他掷中,倒下马来。


锡宝齐篇古伸手抓住三支反射到面门的羽箭,掰成两段,恨恨道:“西厂督主果然有些本领,我倒要看看你是否接得住我的箭!”言毕自背后摘下鞭箭弓,绷簧一按,巨大的铁弓张开,臂上运力把弓弦拉得绷紧,搭上一支特制的长箭,瞄准雨沁田就是一箭。


雨沁田目睹锡宝齐篇古射落吊桥的威力,怎不知他的箭矢非同一般,只是两军对峙,岂肯示弱,眼看长箭当胸贯至,侧身避过劲风,瞧准箭身中段,指尖运力,一个凌空擒拿便想接箭。哪知那箭矢上灌注的劲力奇大,纵然被雨沁田捏在手中,仍然去势未衰,箭头势如利刃险些刮破他颈间薄皮,雨沁田顺势旋身一圈,方才堪堪化解锋芒,然而还是被箭尾的翎羽刮破了手掌。


锡宝齐篇古见雨沁田姿态狼狈,忍不住笑道:“难为你竟然有此胆量,如此我们就再玩几个回合。”言罢手上不停,连珠箭势如流星,朝雨沁田周身要害袭来。


雨沁田被那些破空而至的利箭逼得左支右闪,不敢再贸然接箭,只能展开身法跳跃躲避,无奈腿脚麻痹,轻功受限,原本绝伦的身姿无法尽数发挥,竟被他的箭矢逼得十分狼狈。好在锡宝齐篇古似乎是以此取乐,按兵不发,只以弓箭戏耍逗弄,雨沁田满心无奈,罢了,只盼能以此等方法尽量拖延,给进良哥争取更多时间。



未完待续……


远歌国际_睥睨天下_微信二维码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所有非原创图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