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第四十八章 夜思忧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3650 

是夜,锡宝少爷带领手下十几个女真好手,着黑色劲装,凭借过人身手,轻易就撂倒了广宁城北门的一众守卫,借着月朗星稀,偷偷放下吊桥的铁索,眼见吊桥落地扬起轻微的尘土,不禁露出胜利的笑容。原以为广宁城作为辽东都司的驻地,守卫森严必不是之前攻陷的那些卫所可比,哪知进城探看,只觉得他们兵力松散,护军不查,竟然未遇到丝毫阻碍。正想着胜利在望,赶紧派人出城给主军传讯,只觉眼前一花,冷不防黑夜里擦身而过一道掌风,那报信之人便已无声无息扑倒在地。锡宝少爷心中惊讶,抬头一看,只见一人挡在吊桥边,负手而立,月光照在他修长的身形上,却透着不怒自威的凛然之气。


凛然正气_楚进良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是你……”


楚进良转过身,一副了然于心的神色,“十日连下十卫,恐怕女真人仰仗的就是锡宝少爷这样的好手段。借着贩马的借口,混进城池,探查城中驻防虚实,乘夜消灭守城驻军,再开城门迎接城外女真主力。明军糊涂,竟被你们打到山海关前最后一个重镇,的确是疏于职守,理当论罪。”


锡宝少爷听他道破自己攻城的方略,不禁露出笑意:“进良兄此来是专程为阻挡我的吗?”


楚进良冷声道:“我虽敬重锡宝少爷的性情勇武,然立场不同,你若执意而为,我却不能放你们破此辽东重镇直逼山海关。”


锡宝少爷抽出背后的巨大的铁鞭,迎面一挥,带起一股刚猛劲风,眼中露出好战的兴奋,“那恐怕就抱歉了,广宁城我今夜取定了!”见楚进良浑身戒备手已搭上剑鞘,显然也动了真格,笑道:“白日那一场比试正嫌不过瘾,借此再向进良兄讨教讨教!”言毕铁鞭一振,卷起冷夜银辉,朝他胸口就是一记猛袭。楚进良翻身轻灵跃开数丈,离析剑出鞘锋芒展露,倒影天边一抹新月。


胸有成竹_楚进良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锡宝少爷几个手下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攻城事大,别一会儿大军开到,城门还没有夺下。于是也顾不得什么以多欺少,干脆纷纷拿起武器,将楚进良团团围在中央。


楚进良见众女真人一拥而上,知道这些有胆涉险开城之人,必不是等闲之辈,不敢轻敌,舞开双剑凝神迎战。纵被数人围斗,步法却是不乱,提振内力,且战且行,意在将几人逼出城门。


锡宝少爷见楚进良露出真功夫竟有如此万夫不挡之勇,比体力自己或许强胜一筹,比真正的武学修为却是无法齐肩,眼见他一人双剑便能挡住自己十数个兄弟的围攻,这样下去,只怕要贻误了与大哥约定的时间,何况城中不少守兵被打斗声惊起,已经陆续朝城门赶来,时局危急竟容不得半分迟疑。干脆跳开两步,展开平生绝技,手中绷簧一按,只见那铁鞭竟自两翼裂开,化身为一柄巨型铁弓,抽出背上特制箭矢,巨力拉开大弓,火石电光,数箭连珠,当真是疾如闪电,快似流星,例不虚发,箭箭夺命,轻易便将赶来守军悉数射死。见手下几人已被楚进良打得节节后退,就快支持不住,也顾不得怜惜,将鞭箭铁弓拉满,灌注内力,朝着楚进良背心就是一箭。


楚进良当日在海上已领教过那个女真首领以铁鞭做兵刃的威力,今日见锡宝少爷也拿出同样的武器,料想大概是因由女真勇士体能超群方才惯用此等钝器克敌,并未多加防备,却哪里想到那锡宝少爷的铁鞭竟然还暗藏玄机,轻易便能化身长弓。听到背后箭矢破空之声呼啸而至,威力绝非寻常弓箭可比,刚想回身拨挡,却见一白莲般的身影飞跃而至,抢在身前,袍袖一挥,已赤手抓住箭翎,不做多言,反手将羽箭朝锡宝少爷狠贯回去,那一袭白衣胜雪,黑发如瀑,不是雨沁田是谁!


“雨儿,你怎么来了!”


雨沁田与他背脊相贴,做出御敌的姿态,眼波微横,恨道:“你一个人跑出来对付强敌,却把我留在客栈睡觉,叫我如何放心!”


眼波微横_雨沁田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锡宝少爷见自己的硬弓强矢竟被来人生生接住,忍不住细细打量,见那人细瘦的身姿,一袭白衣素雅,还拿轻纱掩了面孔,只露出一双黑若点漆的美眸,不禁莞尔:“伉俪情深,想不到进良兄的妻子也有这样俊俏的功夫,正好一并领教!”言毕羽箭上弦,又是连环数箭朝二人分射而来。


楚进良知道女真一族骑射本领高强,更何况几番较量下来,深知那锡宝少爷武艺超群,弓箭上的造诣更是难以匹敌,生怕雨沁田腿脚不便吃了大亏,赶紧揽了他腰纵身一个后翻躲过第一箭,不待足尖落地又自空中旋身躲过第二箭。不想雨沁田向来好胜,既然赶来助阵,怎能甘愿当他累赘,道一声“不用你我也能应付”,抽出星月链魂剑,便朝锡宝少爷抢攻数剑。


那锡宝少爷只顾欣赏他二人武功配合得美感十足,哪想到这人如此激烈,眼见凌厉的剑招寸步不让迎面袭来,连连后退,笑道:“嫂子身手不凡,何必不肯见人,倒让我看看中原美人的庐山真容。”言毕又是三发羽箭朝雨沁田射去,一心只想射落那敷面薄纱。


雨沁田见这个女真人个性张狂,武功也着实不弱,心中暗惊,不知进良哥从哪里招惹了这样的强敌,何况此人口口声声把自己认作女子,明明是搏命的关头,还有心思调笑,着实可恶,手舞金链,月剑上下翻飞,将箭矢一一挡落,乘隙挺剑快攻,却也弥补了腿脚乏力无法疾行纵跃的难处。


楚进良见雨沁田伤势未愈却能御敌,放心不少,展开双剑,气势如虹,几招下来已把剩下的女真人生生逼退到吊桥对岸。耳听背后脚步纷乱,大批守城驻军赶来,见几个人在吊桥上且打且走,却不知敌友,不敢轻举妄动。只组成扇形攻势,挺着长矛将城门堵个严实。


那锡宝少爷见良、雨二人如此骁勇,显然今夜偷袭入城的计划已经失败。喝一声“撤”,带领手下出城,骑上良驹便朝对面密林疾走。


雨沁田足不能跑,见城门处尚有数匹被斩杀的女真人留下的战马,道一声:“我们追上去一探究竟”,上马一扯缰绳便追着众人蹿入树林。


锡宝少爷听闻马蹄声,知二人尾随而来,微微一笑,见头上隐约有黑色影子盘旋,掏出骨制鹰笛,悠长的一声笛鸣响彻山林,那黑影闻讯猛地收翅,从高空一个俯冲,锋利的鹰爪势如闪电,直接朝雨沁田袭来。雨沁田闻头上风声凌厉,赶忙抬头,见那黑影竟是一只硕大的白羽玉爪海东青,锋利的喙爪如钢钩一般,直击面门,其势之猛绝非寻常鹰隼可比,吓得赶紧矮身相避。哪知那敷面的薄纱飘起,一把被海东青利爪勾个正着。待得甩出星剑还击,那海东青却聪颖无比,双翅一震,抓着面纱早已飞上高空。


前面锡宝少爷见海东青所为正合心意,乐的哈哈大笑,边策马狂奔,还不忘回过头来打量雨沁田。见雨沁田脸上爆起的死皮尚未褪尽,一张花容月貌的脸毁得根本看不出本来的模样,忍不住朝随后追来的楚进良笑道:“难怪尊夫人不愿露出真容,以我看来,这丑陋悍妇实在配不上进良兄。”


雨沁田这辈子什么样的辱骂都听过,却从来没被人嫌弃过貌丑。被他一番话气得七窍生烟,只恨不得把个狂妄的女真人好好抓来吊打。哪知策马冲出树林,眼前竟然火把通明,只见两万女真骑兵列阵整齐,当先一名中年武将,披挂着女真贵族的铠甲,肩膀上正傲然停着那只白羽海东青,脸露威仪,气宇沉着,手中一张金弓已拉至满弦,见二人现身,一支利箭便凌空而至。


楚进良策马挡在雨沁田身前,离析剑一旋,挡开那支来势刚猛的箭矢,见锡宝少爷纵马驰到那名武将面前,叫了一声“大哥”,也不禁为眼前女真大军的声势所惊,沉声道:“敢问锡宝少爷究竟何人?”


那锡宝少爷一改先前的轻浮,正色道:“我乃建州左卫右都督董山三子,爱新觉罗锡宝齐篇古是也。十多年前,我父在朝贡返途中被明军在这广宁城中驿所设计杀害,族人则惨遭丁亥犁庭血洗,明军总兵赵辅曾妄言‘剖其心而碎其脑,粉其骨而涂其膏。强壮尽戮,老稚尽俘。若土崩而烬灭,犹瓦解而冰消。空其藏而潴其宅,杜其穴而火其巢’。此等凶残令人发指,此等仇恨不共戴天!如今我女真得有机会报此前仇,有何不妥?实话告诉你,我两万骑兵此来不但已攻下了建州至此的十个卫所,而且今日到此便为取这广宁城。虽然被你们坏了偷袭大计,但明日天亮便是强攻破城之时,此志已定,断不可挡!”


楚进良和雨沁田闻言知道事态严重,互望一眼,也顾不得风度,拨转马头便往回赶,耳听身后追兵呼啸声声,劲箭破风,心想此等危机战况必须尽速通知广宁总兵和巡抚。


哪知狂奔至城下,发现守兵早已趁二人追敌之际将吊桥拉起,此刻城门紧闭,火把通明之下,一个披甲武官正站在城头向下张望,看衣着便知是广宁总兵王贞。两人赶忙掏出令牌,禀明身份,哪知那王贞非但不开城门,还命城上弓箭手射下一阵乱箭。雨沁田气急,喝道:“刚才若不是楚大人和我打退偷袭敌军,只怕此时广宁早已陷落,大战在即还不赶快放我二人进城共商对策!”


那王贞脸露不屑,道:“西厂督主和锦衣卫指挥使乃奉旨巡守辽东的钦差,是何等尊贵身份,岂会如尔等这般狼狈,没有一兵一将孤身犯险?再说女真来犯,我焉知你们不是联合城外偷城的细作?”


雨沁田气结,还想再言,却被楚进良拉住。二人转过身,只见锡宝齐篇古亲帅背后女真大军徐徐赶到,两万重甲骑兵,一字排开,铁蹄声声,势不可挡。只见他微扬马鞭,前排弓箭手得令弯弓搭箭,千支羽箭齐齐朝向良、雨二人,而背后城楼上王贞手下也是架起弓矢,箭头不朝敌军,却也朝向背抵护城河无处可躲的二人。


见二人终于被逼得走投无路,面露决然赴死之意,锡宝齐篇古忍不住哈哈大笑:“进良兄,你虽然武艺高强,却胜得了我女真万千勇士否?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二人只怕立时就要变成刺猬。”见楚进良面沉如水,看不出临危的恐惧神色,只是朝身旁雨沁田靠近些许,伸手拉住他的手,不禁莞尔:“我敬重你是条有情有义的汉子,念在相识一场,今夜我不杀你们。只是希望你们睁大眼睛看看,你们背后的明人,是不是一群软蛋?值不值得你们为之效命?铁马无情,劝你们还是别趟这滩浑水,即刻远走高飞。”言罢马鞭一指城上王贞,朗声喝道:“明日天亮女真必破广宁,不想死的,便早早开城受降!”见王贞吓得一脸惨白,露出得意的笑容,马鞭一挥,收了弓箭,朝二人略一抱拳,拨马指挥将士往城下林中扎营而去。


女真勇士_锡宝齐篇古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良、雨二人见王贞一副窝囊样子,知道他断不会开门放自己进去,指不定明日真要开城投降也未可知。这广宁乃辽东镇治所,属九边重镇,也是山海关前的最后屏障,绝不可失守,否则凌河以东大明领土岂非全入女真之手?自己二人虽然统领大内禁军,与这边关战事本无关联,但眼看着女真将士威武,势不可挡,焉能在这个关头置边关军民安危于不顾?无奈之下,只得绕着城池兜转,寻一处守军较少的僻静角落,展开轻功,越过护城河,攀上城头。


入得城来,二人片刻不停直奔总兵府,正遇见王贞从北门回来。楚进良再不废话,离析双刃剑几个起落,已将他身边亲兵悉数点倒,那王贞腰刀未及出鞘,早已被打落在地,颈上一寒,雪亮的剑锋已压上肩膀。


雨沁田劈手一个巴掌打得王贞眼冒金星,一把抓过他前襟,喝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不是西厂督主的金令!你个贪生怕死的无知庸才,岂能胜任总兵之职?广宁城乃辽东都司驻兵之地,何等重要,而今女真已经攻占以东十卫,兵临城下,你却浑然不知!辽东都司驻军本有五万之众,据我所见,此时城内兵将不过数千,到底人都去了哪里?还不快说!”


王贞见雨沁田如此气势,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匍匐在地,慌张道:“督主息怒容禀,前几日永平府副总兵赵佐前来,说奉旨调兵,在山海关集中演练,因此广宁驻兵多数已被他调走,如今城中只剩五千兵马,哪里料到会赶在这个时候遭遇女真大军来袭?那锡宝齐篇古虽然年轻,却号称女真战神,有他作先锋,兼之他大哥妥罗亲自压阵,仅凭这城中区区老弱残兵,如何是的他们对手。还请督主和楚指挥使明鉴,不如我们尽早降了,也免遭更多死伤,得保城内百姓安全……”


雨沁田不待他说完,又是一个巴掌扇过去,怒道:“你个不查的东西,赵佐奉谁的旨意,调的又是什么兵?我身为钦差,若有圣旨,岂会不知此事?”见王贞被问得哑口无言,知道此时和他计较也是无用,遂道:“我且问你,这广宁不但是都司所在,也是辽王朱豪墭的封地,难道你如此糊涂,擅自行事,辽王殿下也未曾过问?”见那王贞低头不语,知道事有蹊跷,命几个军士将他捆了,一同压至辽王府,方才发现辽王朱豪墭和副总兵韩斌以及巡抚陈钺均已被软禁在此。仔细问过,方才知道山海关近日似有变故,那王贞与永平府的副总兵赵佐密谋协定,擒获诸人,就等着女真大军开到好献城献人。


山海关兵变?难道海上遇到渤海水师舰船朝自己开炮就是因由此事?而且此事到底和关外的女真人有何牵连?众人聚在辽王府一番商议,均不得要领,逼问王贞,虽然招供密谋之事,却也说不出全盘计划究竟是奉谁人号令,无奈之下,只能将他暂压大牢。辽王和韩斌、陈钺等人皆有些骨气,不愿开城受降,见良、雨二人虽然年轻,胆识、武功却绝非等闲,有他们愿意协力破敌,正是求之不得,立刻推举二人暂领全军,星夜合计战略,组织城防,布设机关,只待明日一早与女真大军决战。


眼见天将破晓,雨沁田兀自对着铜镜,一遍遍搓洗脸上的死皮,楚进良无奈道:“雨儿,你赶紧睡吧,大战在即,又累了一夜,你的身体还没恢复,怎不抓紧时间休息片刻?”


雨沁田赌气道:“今天居然有人嫌弃我容貌丑陋,明日必定要他大吃一惊!”




未完待续……


远歌国际_睥睨天下_微信二维码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所有非原创图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