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第四十七章 泪盈喉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3917 

目送谭永三人护送着太子离开,楚进良握紧手中星月链魂剑,抬头望着辽阔的海面,朝身边雨点儿道:“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放弃,一定要找到你阿爹!”


一人一豹,强提精神,沿着漫长的海岸线耐心搜寻雨沁田的踪迹。楚进良依着渤海湾季风的特点推断,此刻东南风兴盛,或许雨沁田随着海涛,被吹到西北岸的机会很大。何况袁怀昭沿岸往南寻找,自己莫不如往北搜寻。


哪知和雨点儿沿着海岸跑了两天一夜的路,竟然一无所获。几次在岸边看到溺死的士兵残缺不全的尸体,楚进良的心都往下沉了几分。这么大的风浪,茫茫大海,那个人……他真能撑得住吗?雨儿,你不能死,等我!


又走了一天一夜,眼看距离山海关竟已有三四百里的路,楚进良只觉得通体冰寒,三天过去,抱着破木板浸泡在海水中漂浮,海上无水无粮,这样的境地早已超过生命能承受的极限,雨儿便是没有被海潮溺死,也根本没有存活的希望……随着一颗心沉到海底,身上也仿佛被抽空了力气,颓然地跌倒在岸边,声嘶力竭地朝着毫无回应的大海呼喊着心上人的名字。


“雨儿,你在哪?求求你,不要死!”


望着紧紧握在手中的那把自己亲手送给他的定情剑,满眼的泪水,再也承载不住,一颗颗滚落在雪白的剑鞘上。


雨点儿从来没见过爹爹落泪,见他此刻竟如此伤情,似乎也明白了他心中所感,呜呜地叫了两声,扑在楚进良身上拱拱脑袋,轻舔他脸上的泪水,水汪汪的金瞳左右顾盼,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蹬开四腿就朝不远处的岸礁冲过去。


楚进良知道雨点儿视觉嗅觉都优于猎犬数倍,此刻见它如此,连忙爬起身飞快追着它的方向跑去。只见漆黑的礁石缝隙中,隐约夹着一抹白色,怀着激动又恐惧的心,跳上礁石,抱起那半个身子还浸泡在水中的人。只见他一袭白衣早已褴褛破碎,胡乱缠在被海水泡得皱缩发白的下肢上。黑发拖在岸上,夹杂着破碎的海藻和岸边的沙砾。毫无意识的双手仍死死抱着岸边一块突出的礁石,露出水面的皮肤被日光暴晒,满是干涸的盐粒,惨白爆裂,脸上毫无人色,双眸深陷,嘴唇干裂起皮,凄惨得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却毫无疑问,正是雨沁田。


昏迷_雨沁田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雨儿!”


激动地就想把雨沁田抱起身来,哪知他昏迷之下双手却仍拉着礁石不放。楚进良心中一酸,想象着他在何其艰难的环境中自救,也顾不得眼中滑落的泪水,轻轻掰开他的手指,贴上那冰凉的胸口,只觉得浅浅跳动的心脏微弱得几乎随时都能停止,赶忙将他伏在突出的岩石角上,泄沥肺腑中的积水,又运起内功,助他气血归位。折腾了好半天,终于见他呼吸稍稍有所增强,赶紧抱在怀里,也来不及到城镇寻医找药,姑且占用海边一户渔民家中施救。


遵照渔民的土方,拿皂角配了生姜水灌救多时,又拿了热姜片替雨沁田上下擦拭,再配合自己内功疏导,费了许多气力,才觉得他泡在水中早已麻痹瘫痪的下肢稍稍恢复了一点温热,却不敢丝毫懈怠。夜里让他侧卧背靠在雨点儿温暖的肚腹皮毛上,前心紧贴着自己炙热的胸膛保暖。料想那人无粮无水,必定饥饿已极,却不敢冒失地立刻喂水喂饭,只拿煮得稀烂的小米汤慢慢滋润他干涸的嘴唇,一点点渡了汤汁到他口中。


如此细心照料到第五日上,方才见雨沁田苏醒过来。再听到他用熟悉的口吻轻轻唤了一声“进良哥”,楚进良只觉得多少日来紧绷的心弦再也撑不住了,寸寸崩断,未开口,泪水已经夺眶而出,滴滴跌落在雨沁田失去光泽的脸庞上。


雨沁田挣扎着想坐起身,脱水乏力的身体却完全动弹不得。吃力地扬起手臂,麻痹的肌肉也不听使唤,挣扎了好半天才找回手上的知觉,缓缓扶上楚进良泪流满面的脸颊,想扯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却觉得脸上脱皮的肌肤火辣辣地疼痛,张嘴欲言,干裂剥皮的唇瓣也疼得难受。


楚进良低下头,轻轻吻着那失去水光的菱唇,润湿那干裂的唇角,“雨儿,别说话,我都知道,都明白。”言毕扶他坐起身,拿过身旁一直温热在炉火上的鱼汤,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


雨沁田连日不进饭食,此刻闻到鱼汤的鲜香之气,哪里还能忍耐,就着勺子喝了一口,觉不过瘾,干脆直接把头凑近碗边,也不顾微烫的汤汁滑落进干涸的咽喉引起灼烧般的触感,急着便去吞咽,只待一碗饮尽,仍是不足地巴望着炉上的小锅。楚进良见他这样,拭了脸上泪水,赶快再盛了一碗递给他,脸上也露出安慰的笑容,“雨儿,慢慢吃,还有很多,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给你做。”


雨沁田连喝了三碗汤,终于挤出了一丝体力,靠在楚进良身上,叹息道:“进良哥,你知道我漂在海上,濒死之际想的是什么?”


楚进良道:“想的是你甫建西厂,还有多少抱负,多少宏图伟业未曾实现。想的是你的瑶乡,你的外甥朱佑樘,你还要留着命兴复瑶乡,辅佐太子取得天下。”


雨沁田闻言微笑道:“进良哥一向最了解我,可惜这次你却没猜对……我在生死边缘,只觉得好不甘心,好不甘心你我刚刚互表衷肠,我却要这么孤零零死在海上,好不甘心刚刚尝到和你相爱的滋味,还没来得及欢好几次,体验到做人的乐趣,就这么丑陋地被淹死在海上。我想,万一我死了,都不知道你是不是会疯狂地找我,想我,说不定扭头就去娶了什么郡主小姐的,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楚进良被他逗得笑出声来,知道他是故意打趣,说得举重若轻,心中却是苦到极点,忍不住紧紧把他揽进怀中。只觉得雨沁田笑着笑着,肩膀却剧烈地颤抖起来,撕心裂肺的哭声伴着劫后余生的千般委屈和情绪,终于一股脑地发泄出来。


楚进良从未见他这样失控,感到襟前濡湿一片,心中也疼惜得不能自已。默默地收紧怀抱让他哭到精疲力尽,方才相拥而眠。


相拥而眠_楚进良_雨沁田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如此又休息了几日。眼看雨点儿在屋门口蹦蹦跳跳追逐海鸟,已经完全恢复了从前的活力和气势,可雨沁田经历了这场海上浩劫,着实身心疲惫,难以恢复如初:原本俊美的容颜变得委顿枯槁,娇嫩白皙的肌肤也因为水浸和暴晒造成红肿蜕皮,被咸涩的海水浸泡三天三夜,身体麻痹,手脚无力,就算每天以内力灌注疏导,勉强躲过手脚残废的厄运,但短期内想要恢复体能和功力,行动自在,却是万分困难。


拿温水帮他一次次搓掉背上层层剥落的薄皮,楚进良只觉得一颗心揪着难受,心疼得恨不能以身代之。只是一想到眼下时局,又着实无法安心养伤。太子是否顺利还朝?那些反对派的老头子倘若添油加醋把海上遇险的罪责都加在二人身上,皇上会如何降罪处罚?更何况此次海上遇敌事出蹊跷,又有外族参与其中,若有人阴谋危害大明社稷,二人又岂能坐视不理?


明白对方和自己抱有同样的心思,良、雨二人也不待伤势痊愈,就动身启程。



一路上,只觉得关外的风土人情较之关内大不相同,到处都是梳着长发辨的女真人,想起海上御敌时也有不少女真人同江湖客联手参战,却不知其中的牵连。二人不敢高调行事,只做寻常布衣打扮。


这日进了广宁城,在一处客栈住下。雨沁田在海上漂流三个日夜,此广宁卫辖地距山海关竟有四、五百里的路途,雨沁田腿伤未愈,二人只待在城中买了马匹方能尽速赶路。自马市归来,楚进良顾念雨沁田这些时日脸上脱皮不愿见人,便打算在楼下买了酒菜拿回房中给他吃。哪知等菜饭的时机,倒有一人拍了拍他肩膀,道:“这位阿哥,你这只豹子卖多少银子?”


楚进良回头一看,见这人身材竟比自己还高大不少,筋骨强健浑身散发着塞外人的霸气。鼻梁高挺,颞叶鼓突,一双褐色的眸子满是桀骜的神色,棱角分明的脸上依照下颚轮廓留着短须,再配上那一根乌亮垂腰的长发辫,容貌着实英武帅气。


霸气_锡宝齐篇古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和他一桌吃酒的几个人也都是体格矫健的大汉,虽然看打扮是关外的女真商人,却一眼就能看出都是些练武好手。那领头人似乎对雨点儿颇是喜爱,竟然伸手想拍它头颅。雨点儿向来不与外人亲近,豹眼圆睁,露出狰狞的白牙凶神恶煞朝那人低吼了一声。那人也不介意,赞了一声:“好个凶恶的小畜生,倒是正和我的脾气。咱们建州不乏好的猎人,却没有见过这样的猛兽。阿哥坐下喝杯水酒,你出个价,我们谈谈。”


楚进良见此人性格爽朗,却也并不反感,想起海上与自己交手的女真人,心想莫不如借此和他们聊几句,遂道:“请问兄台高姓?”


那人还未答话,倒是他身边几个兄弟闻言笑道:“你们汉人喜欢道姓,我们女真人却以名字相称,我家少爷姓爱新觉罗,不过我们都叫他锡宝少爷。”


楚进良看他们穿着华贵,汉语讲得也不错,心里早就猜出大概,心道这爱新觉罗氏是建州女真首领一系,成化三年朝廷还派军镇压过几次,却是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莫不是他们最近有什么异动?脸上不动声色,拱手道:“锡宝少爷到广宁所为何来?”

那锡宝少爷微微一笑,“贩马而已。”


楚进良道:“东北的几大马市都在边境,建州卫接邻朝鲜便有很大的市场,锡宝少爷既是建州人,何必舍近求远到这里贩马?”


锡宝少爷道:“穷苦地方无人识得好马。”言罢指着院中几匹马道:“看这位阿哥颇有见识,你倒是看看我这几匹马怎么样,值多少银子?”


楚进良平时出入御马监,怎不识得宝马良驹,微一打眼,笑道:“这几匹马血统纯正,毛色光亮,胸臀肉满,后腿健力,瞳深目朗,的确是万里挑一的良驹。若论价格,恐怕值白银千两。”


那锡宝少爷闻言大乐,道:“阿哥果然好眼力,不错,这几匹马都是建州顶级的战马良驹,白银千两恐怕我都不卖。不如这样,拿这里所有的马匹换你的豹子如何?”


楚进良见他对雨点儿如此执念,笑道:“多谢锡宝少爷美意。不过我这豹儿亲如家人,却是千金不换。”


锡宝少爷道:“我们女真人因为狩猎的缘故,倒是常把猎犬或良驹当做亲人看待。不想你们汉人之中竟也有人会对兽类如此亲近,倒是难得。恕我直言,阿哥这只豹子,我是着实喜爱,无论多少银两,都再所不惜,还请割爱让于我吧。”


楚进良闻言摇头,却被那锡宝少爷几个兄弟挡住去路,看架势大有抢夺之意,不禁微微皱眉:“君子不夺人所爱,锡宝少爷难道要强抢不成?”


锡宝少爷哈哈一笑:“怎么叫强抢呢,我是要和你交换。既然你不同意换马,总也要让我有个机会吧。或者我们比试一场,你若输了就把豹子留下如何?”


见楚进良仍没有接招的意思,几个挡路的女真人嗤笑道:“少爷何必与他废话。他们汉人都是些软蛋,短短十日连丢十卫,也没见一个有种的能站出来拦住咱们女真人。”


楚进良当然知道他们是故意挑衅,但这一句连丢十卫倒是不能不在意,定住脚步道:“几位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十日连丢十卫?”


锡宝少爷伸出一只手架在面前鸡翅木八仙大桌上,指节捏动格格有声,笑道:“和我掰手腕,赢了就告诉你。”


楚进良看他一脸轻蔑的调笑,血气上冲,原不想斗气惹事,但事关汉人的面子,何况看这人话里话外竟是关系到军政国情,如何能不理会?在桌边坐下,道:“你要怎么比?”


那锡宝少爷见楚进良一袭青布蓝衫,模样也透着汉地侠少的清俊,虽然腰上挂着双剑看得出是习武之人,但掰手腕向来是靠力量取胜的比试,见他胆敢迎战,心中也是好笑,道:“掰手腕没玩过?谁的手背碰到桌面就输了,如果一局定胜负恐怕立时就见了分晓,所以我估计你会要求三局两胜。”


楚进良见他口气这么大,打量他臂上健硕粗壮的肌肉,也知道此人功力绝对不同寻常,坐稳身形,沉声道:“来吧。”


几个女真大汉见有人胆敢挑战少爷,也来了兴致,一拥而上把桌子围住,吆喝着助阵。


锡宝少爷大手一把抓紧楚进良的手掌,却觉得对方手掌放松,并不显得十分有力,喝一声:“小心点,别掰到筋断骨折!”见楚进良仍是一脸平静,便朝身边兄弟点头示意。


随着一声“开始”的喝令,锡宝少爷一声大喝,本来就钢筋铁骨般的胳膊骤然青筋暴起,一股力量便似排山倒海般朝楚进良猛压下来。楚进良聚气凝神,运起内力,小臂内旋,将力量集中在手腕一处,居然生生接下他势若千钧的臂力。锡宝少爷也非寻常之辈,眼见抢腕失败,立刻改变策略,拇指上灌注内力,打算压制楚进良的虎口。那虎口穴属阳明经,一旦被制,整个手腕的力量便会急剧下降,楚进良当然识得他的心思,微微翻腕,又把手腕往外侧转动,锡宝少爷的拇指立时用不上力,发力的方向也被打乱。楚进良眼明手快,抓住他调整力量的瞬息间断,手腕拇指同时发力,一瞬间打破了两人力量的制衡,把手腕抢了过来,而后势如破竹,一举将对手手背压在了桌面上。


围观的女真人万没料到少爷竟会被一个汉人打败,个个面露不可置信的模样。那锡宝少爷却不怒反笑,一脸兴奋地道:“厉害厉害!这位阿哥果然有两下子!实话说,建州女真人中至今还没有一人能掰赢我,你和那些软蛋明人果然不是一路。”言毕径自打开一个酒囊,喝了口烈酒,臂上那海东青的刺青开始发红,转了转手腕,再次握紧楚进良的右手道:“来吧,我收回最初的话,我们还是三局两胜吧。


楚进良见锡宝少爷眼神中的傲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专注和执着,仿佛整个人都燃烧起来,透着对胜利的强烈渴望,知道这次非同小可,手上也是暗暗聚力。待得号令一出,对方居然仍旧一声大喝,先声夺人直接抢腕,楚进良只觉得手上压来的劲力何止排山倒海,简直就像在和一只巨熊搏斗,无法想象这人怎有如此实力,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能把劲力提升数倍,那手指仿若钢爪,握力惊人把自己的手捏得剧痛,感觉骨节都要散裂一般。而且那锡宝少爷显然吸取上次落败的教训,一开局就把自己的碗口和拇指角度锁牢,手肘和手腕宛如一块钢板,再不肯动摇丝毫,如今的态势等于摒弃了一切技巧的可能,完全成了臂力和内力的比拼。


在这种原始的体能较量之下,任楚进良内功修为再高,也挽不回体格和力量方面的差距,几次提气终究无法挽回颓势,手腕在强大的劲力震撼下剧烈颤抖,却还是被他一点点压倒至桌面。


围观的女真人们见自家少爷果然获胜,忍不住满心骄傲,大声喝彩。那锡宝少爷虽然取胜,却不复当初的轻敌之意,语气中也带上由衷的赞赏:“我还没见过哪个人能在已被掰倒的颓势下挣扎支持如此长的时间,看来你不仅是有实力,而且有毅力,不轻易言败,是条好汉!我们最后一局见分晓!”


楚进良暗暗心惊,想不到竟在关外遇到这样的劲敌,看了看脚边一脸无辜的雨点儿,心想爹爹要是落败,难不成真把你给赔上?那样非得被你阿爹埋怨死不可。定了定神,干脆伸出左手,道:“我的右手已经乏力,不知道你左手是否可以一战?”


锡宝少爷自诩常在白山黑水间射猎,左右开弓不在话下,眼见胜利在望,哪里在乎用哪只手比试,当即伸手与他相握,笑道:“怕只怕你左手也是同样乏力。”


楚进良不理会他的挑衅,调整内息,平静思绪,暗暗观察对手胳膊上每一块肌肉的轻微跳动。开局号令一起,果然便收到来自对手一如既往的怪力猛压,楚进良气沉丹田,也是拼上了平生的武学修为,暗中调整内息,贯通从手臂到胸膛到腰腹乃至双腿的力量,仔细分辨对手筋骨肌肉的每一寸变化,做到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不敢丝毫大意,生生把两人足以开山的气力制衡在分毫不差的平衡上。


锡宝少爷只感到全身气血都充满了脸颊,太阳穴上青筋突突乱跳,这个汉人看起来颇有几分儒雅之气,霸气不露,举止内敛,怎地就如此顽固,强悍到可以抵住自己倾尽全力的暴发!感到自己浩瀚的劲力似乎被他并不张扬却尽显绵长的内力牵制着不得突破,难道这就是汉人武学所谓的以柔克刚?


在旁观望的众多女真人见他二人僵持不下,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若不是看得出各人头上、颈侧的青筋渐显,交握的双手不停地剧烈颤动,还以为两人就要变成铜铸的雕像。想来此刻二人之间交战的劲力,只怕随时都能让手骨碎裂,筋肉崩断,这么拼下去别再弄出内伤!可如此关头,谁又敢出言干扰?


锡宝少爷向来是个极好胜的个性,久攻不下早已急躁,又是一声大喝,只憋得满脸通红,目眦尽裂,聚合全部余力以破海开山之势向楚进良猛袭过去。楚进良知道对方内力与自己不相仲伯,而体力却远在自己之上,极限之下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承受他再一次攻击,只觉得整条手臂剧痛无比,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却绝不肯在心理上认输。只当是赌上名誉一战!咬紧牙关,再次强提内力……正此胶着不下的关头,只听咔嚓一声巨响,只见二人肘下的那张沉重的硬木大桌,终于再也禁不住两人几番巨力重压,生生被压得四分五裂!


二人失去支撑,臂力当时就松了,均累得长出了一口气,看向对方的眼中却带上不自禁的钦佩。那锡宝少爷伸出一只手,开怀朗笑道:“不比了,我认输,豹子我可以不要,你这个朋友我却是交定了!”


楚进良伸手与他重重一握,相视而笑道:“锡宝少爷好气魄,果然女真不乏猛士!”


掰手腕_楚进良_锡宝齐篇古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锡宝少爷笑道:“其实的确是我输了。”言罢拿过酒囊,拔开盖子,凑到楚进良鼻下,道:“你闻闻看。”


楚进良只觉得那酒辛辣之中还含有浓重的药香,不知何意。那锡宝少爷道:“此酒名为‘背水酒’,乃以东北虎血为引,配合千年野参、梅花鹿茸、林蛙油、黑熊胆、百花蜜和各种雪山药材经多年酿制而成的烈酒,喝了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提高内功,爆发体能极限,令人不知疲倦,不知疼痛,在战场上爆发出背水而战的气魄,即使生命枯竭也会奋战到死——就像我们女真战士以万鹰之神海东青为图腾,所谓‘搏风玉爪凌霄汉,瞥日风毛堕雪霜’,以烈酒壮志,永不言败!”


楚进良点头道:“此等气魄的确令我敬佩。朝中时有人言‘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如今看来,此评断果然非虚!”


锡宝少爷见楚进良称赞女真,脸露喜色,遂道:“承蒙如此夸赞,我学不会你们汉人的客套,说句直肠子的话,我女真勇士的确堪当此评语。不过必须坦诚,我在第二轮开场前饮酒激发内力,其实对你并不公平,这酒名为背水,威力的确不凡,我靠它的功效方与你战成平手,等于便是输了。”


楚进良见他胸怀磊落,能够主动坦诚手段,心中更生好感,道:“如此说来,第三局的比试对你也不能算是公平。我自幼习武惯用双剑,左手功力自比寻常用单手兵刃之人为高,也算欺你一局。”


锡宝少爷闻言哈哈大笑:“如此我们就算打了个平手,痛快之至!”挥手招呼店家,拿出一锭大银,道:“赔你们的桌子,为我端最好的酒菜来,待我与好汉痛饮几杯!”


楚进良见这人行为诚恳,个性爽朗,确是难得一见的人物,便执酒与他对饮几杯,念着先前那句“十日连丢十卫”的言论,干脆出言追问。


那锡宝少爷脸露傲色,“看来你还不晓得。也难怪,如今建州到广宁一线的所有卫所皆被我们女真人攻陷,所花不过十日光景。这广宁卫的指挥火烧眉毛还未知事态严重,可笑之至。”


楚进良闻言大惊,道:“此话当真?”


锡宝少爷微微一笑:“我交你这个朋友,自然不会骗你。你们明朝人素来欺辱女真,成化初期的犁庭怎不是一笔血海深仇?他们把这些忘得干净,我们却时刻铭记这番屈辱。看这些卫所兵力松弛,将领昏聩,被女真人收入麾下岂不合情合理?依我看,这广宁城和山海关也未必就保得住……”见楚进良脸色不佳,似乎自觉失言,笑道:“说这么多,至今还未请教阿哥的尊名。”


楚进良微一沉吟,道:“依你们女真的规矩,论名不论姓,便叫我进良即可。”言毕站起身,“请锡宝少爷恕我不能久坐,内子抱恙,我本为他置备饭食而来,已耽搁许久,恐怕他此刻已等得心急,就此告辞。”


锡宝少爷闻言笑道:“进良兄不但武艺过人,对妻子也如此照顾,乃真英雄也。想必夫人定是位美艳绝伦的人物啊,改日定要拜会一下中原佳丽。”






未完待续……


远歌国际_睥睨天下_微信二维码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所有非原创图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