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第四十六章  飘零沉浮驾归舟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4567 


楚进良费力地睁开双眼时,天空竟已露白,身下的触感似乎是一片湿软的沙滩。回想起昨日顶着狂风暴雨,在惊涛巨浪间挣扎求生,夜幕降临后,一个人漂浮在空茫孤寂的大海上,没有依托,没有方向,那种经历,实在是噩梦也无法比拟的恐怖。在生死的边缘浮浮沉沉,也不知从何时陷入了昏迷,此刻能重回到岸上,竟是上苍赐予的奇迹。


可是……


忍着全身的虚乏疼痛,勉强挣扎翻过身,恰见朝阳初升,霞光万道照亮蔚蓝的大海沉静而美丽,仿佛昨日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从来没有发生过。可是疼痛伴着回忆,竟那样鲜明地一点点袭向心头,那些突如其来的敌人,那些敌我不分的攻击,千钧一发下的恶战,不明用意的女真人……尤其是那没来得及斩断引线的火炮,就那样眼睁睁把雨沁田和太子所在的座船炸的粉碎!


昏迷沉睡_袁怀昭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痛苦地揪住衣襟,却无法遏抑恐怖的想象刹那溢满心头——他究竟是被女真人擒去了还是漂流在大海的某处?他水性不好,又护着太子,失落在茫茫的深海中,是否也能有同样的侥幸大难不死?他现在在哪?此刻还活着吗?他不可以有事!不可以,不可以死!


雨儿!


顾不得满身的疲累和疼痛,虚软着双腿挣扎起身,沿着漫长的海滩奔跑呼喊,虽然朝阳渐渐升高,万点阳光普照人间,浪潮轻拂沙滩,大海显出温驯的姿态,楚进良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的温暖,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颗心只觉得越来越寒……不知跑了多久,几次累倒在沙滩上,又再次站起身来,嗓子喊哑了,也不想浪费丝毫的时间去寻水找粮。雨儿,你究竟在哪?天地广阔,大海茫茫,我要如何找到你!


终于,远远的似乎有人趴伏在沙滩上,一动不动,根本看不清楚是死是活,长什么样子。楚进良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踉跄着脚步向人影跑去,恨不得那就是自己满心担忧的人儿,却又无比害怕,那了无生息的身体早已没有温度……


惴惴不安地翻过那浸泡在浅滩上的人,苍白略显浮肿的脸竟是一张熟悉的面孔——袁怀昭!怎么会是他?昨日那群偷袭的敌人,除了女真人,还有一半是江湖客,恐怕就是受他指挥。远远见到他登上主船和雨沁田过招多时,怎么此刻也落海漂流至此?倘若他在,雨儿又在哪呢?


楚进良慌乱地四下张望,果然见到不远处的礁石背后伏着一个细长的影子,正是皮毛被海水淋湿,显得瘦小许多、毫无精气神的雨点儿,而瑟缩在它腹下的,却是太子朱佑樘。


“太子!雨点儿!”楚进良急忙跑到近前把太子抱起身来,只见他虽然面色苍白虚弱乏力,却没有生命之忧,被楚进良按着胸口一阵理气推拿,果然睁开眼睛,恍惚看清身前熟悉的人影,委屈地抽紧小脸,怔怔叫了一声“指挥使”。


“没事了!殿下,已经得救了,没事了!”楚进良由衷欣慰,扶他靠在礁石上休息。一旁的雨点儿听得召唤,竟然也醒转过来,金瞳较之往日失去了光彩,湿淋淋的头颅亲热地拱着楚进良,伴着呜呜的低鸣,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心。那一丝温暖的触感,勾得楚进良险些落下泪来,带着劫后余生的欣慰,紧紧抱住雨点儿的头。


“雨点儿,你阿爹呢?”


雨沁田向来溺爱雨点儿,两人私下在一起时总是以儿子称呼雨点儿,因此此刻提到“阿爹”,雨点儿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谁。望着楚进良殷切的目光,雨点儿金色的瞳孔竟水汪汪地带上一丝失落,呜呜咽咽地把头钻在楚进良的怀中竟不肯抬头与之对视。


楚进良心中焦急,不禁转向一旁的朱佑樘,“太子殿下,雨督主呢?”


哪知朱佑樘闻言脸色也是一沉,竟和雨点儿一样,只顾别过头,却不答言。


楚进良心中一紧,隐隐觉得情况不妙,却此时,听背后一个低沉的男声答道:“雨沁田,他死了。”


楚进良一脸不可置信,回过头对上袁怀昭毫无表情的脸,焦急道:“你……你说什么?”


袁怀昭趔趄地拄着宝剑站起身,望着楚进良,半晌无言。就在楚进良以为他再也不打算开口时,却听他仍旧吐出那句毫无感情的话:“雨沁田,他死了。”


“你骗人!你们都好好地活着,他怎么会死!”楚进良疯了一般爬起身,几步跑到袁怀昭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襟,“他怎么会死?你说!他怎么会死?”


袁怀昭全身无力,被他揪住襟口,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脚步虚软,身体随着他的摇晃颓然晃动,脸上表情麻木,眼神空洞地直视着楚进良的焦急和痛心,简要几句讲述了海上相逢的情景,末了,想起什么似的,递上负在背上那柄银白的星月链魂剑,低声道:“他要我交给你的。太子和雪豹都活着,一并交给你了。”


楚进良抖着手接过那把通体银白的链魂剑,脑海中浮现的只剩下送剑那日雨沁田明媚的笑颜,他分明说过:


“剑在人在,它会永远陪着我的!”


“它会永远陪着我的!”


“剑在人在!”


“永远……”


可袁怀昭竟这么轻巧说他死了!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爱的雨儿,那个他宁愿抛开一切也不舍得离弃的爱人,一个人孤零零在暴风骤雨中被海浪吞噬,任由他,死了……


死了_雨沁田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见袁怀昭竟然满脸麻木举步欲行,楚进良只觉得碎裂的心脏疼痛得无以复加,悲伤,后悔,愤恨,心碎,不舍,绝望……诸多的感情纠结在一起,根本无从分辨,无法压抑,顾不得什么理智,冲天的怒气已化作狠狠的一拳,结实打在袁怀昭脸上。“混蛋!你为什么不救他!”


袁怀昭在海中带着一人一豹,挣扎一天一夜,此刻哪有还手的气力,被他一拳打翻在地,却感觉不到疼痛,脑海里空空荡荡只余楚进良满是怒恨的责问——“你为什么不救他!”


是啊,我为什么不救他?这一夜昏昏沉沉地扶着舢板,漂浮在呼啸的海浪间,举目所见皆是漆黑一片,耳中只重复着单调的涛声。失去视听,触觉渐丧的关头,海天间广阔的黑暗舞台上满满上演的都是那人一幕幕鲜活的身影:曾经莲台上举世倾城的美貌,月夜渡船上端庄俏丽的温婉,挑擂时的风流,佛寺前的情动,哪怕是如今,拆穿身份后,望着刀光剑影下他冷峻的眉眼,临危护子时的脆弱,心仍然没由来地随他而动,随他而苦!


这算什么?算什么!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身心不健全的太监,宫里的妖孽,还是西厂督主,一个手握大权的皇家走狗,令天下人都闻名丧胆的特务、酷吏……袁怀昭,你还想他做什么?一剑下去遂了一世侠名不好吗?何况他还那样骗你,玩弄你,利用你的感情,百死不足以惩其奸。就算念在雨瑶族的份上不亲自动手,苍天有意安排让他溺死在海上,也乐得干净,你还管他做什么?


可是,混乱的脑海中,满满都是那人的音容笑貌,挥不去忘不掉。眼前不断重复闪现的全是狂风暴雨的海面上,那人渐渐化作风浪间一个小小的白点消失在眼前的画面……为什么不救他?如果再努力一点,也许破舢板就可以多载一个人,有自己帮忙加上那只雪豹的力量,也许勉强能够撑到岸边……如果抛开前仇,自己真的就不能多救一个人吗?枉负侠名,难道真的残忍到见死不救?袁怀昭,到底是为什么?你心里在想什么?其实你只是害怕承认爱上了他?或者说因为得不到他,恼羞成怒,宁愿让他去死……


楚进良此刻却不知道袁怀昭心中所想,见他一副失魂落魄不辩不抗的样子,毫不动情地说着那人的死讯,心中悲愤难平,拉住踉跄站起身的袁怀昭,又是一拳招呼在他脸上,“你倒是说话啊!为什么不救他?他真的死了吗?”


袁怀昭头脑混乱,也不还手,直到被楚进良打得满口鲜血,胸中燃起了怒火,抡起拳头回击过去,心中的种种悲伤愤懑之情也像泄洪般口不择言攻向楚进良:“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雨沁田宦官弄政,带领西厂番子,迫害朝廷重臣,滥杀无辜,危害苍生!你身为锦衣卫头领,不但对他俯首帖耳,狼狈为奸,而且和个不男不女的妖孽搅在一起,亲亲我我,干些被世人所不齿的勾当,真是恶心透顶!他死有余辜!这都是你们的报应!”


后悔_袁怀昭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楚进良哪容许他这样侮辱雨沁田,气红了双眼同袁怀昭扭打在一起,“你个不长脑子的江湖草莽,什么也不明白,被人利用还在这里自诩侠名!你睁开眼睛看看,你口口声声说的西厂番子究竟做过什么坏事?你去仔细调查一下,那些所谓的朝廷重臣有哪个不是贪赃枉法危害社稷之辈?雨沁田一心肃清朝中奸党,整顿世风,究竟何罪之有?你无非和所有无知世人一样,只因他是个宦官,便要辱他骂他,毫无理由地认定他是个奸佞弄权之人,糊涂!至于我和他,我不在乎他是男是女,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真心真意在一起,光明磊落,好过你妄论痴情,到头来却卑鄙地看着他断送性命!”


两个人此刻都经过了一夜的漂流,早已体力透支,腿脚乏力,全然使不出什么武功招式,只是像寻常男子斗殴一样你一拳我一脚厮打在一处,哪里还有半分官员侠客的形象,拳脚相向直到耗尽最后一丝气力,一起滚倒在海滩上。


楚进良吐掉口中的血沫,累得气喘不休,望着手中银白的宝剑,愤怒的语气也带上不易察觉的哽咽:“袁怀昭,如果找不回雨儿,这辈子我也不会饶过你!”却见身旁袁怀昭仰面躺在沙滩上,借着抹掉口鼻上鲜血之机,顺便擦去了跌落在脸颊上的泪水,竟默默地接了一句:“我也不会饶过自己。”


楚进良见他落泪,怒火也消了几分,颓然道:“可怜他还心心念念着你们雨瑶族的复兴。他在深宫里顶着战俘的身份活下来,吃了多少你想不到的苦,到头来,却被他口中的同族兄弟害死。”


袁怀昭闻言翻过身抓住楚进良的衣襟,急道:“告诉我,他真的是雨瑶族的后人吗?他当初男扮女装,说那些雨瑶族的事,难道不是你们预谋好了骗我的谎话吗?”


楚进良凄然道:“你自己想想你们雨瑶族的旧事何其隐秘,倘若他不是瑶族人,任他千般手段,也编不出那些故事吧?他一路随你到大同,是什么样的人品,所作所为是不是扯谎,你连这点分辨能力都没有吗?难道因为他不是女人,不是你口中的旧爱,他就是个坏人了吗?”


袁怀昭闻言哑然无语,过往的一幕幕如同走马灯般划过脑海,眼泪竟不争气地颗颗掉落下来,却浑然不知似的,嘶哑着嗓子追问:“他究竟是什么人?”


楚进良道:“原来他还没对你说?”想到雨沁田执拗的样子,心中酸楚,叹道:“他就是一个受什么委屈也不愿意解释的性子,太子到现在都还误会着他,倘若他知道雨儿是他的亲舅舅,只是碍于身份尴尬,不愿意让他蒙羞,才隐在暗中偷偷保护着他,不知道还会不会对他冷脸相向。”


袁怀昭惊道:“舅舅?雨沁田是雨汲的弟弟?”


楚进良点头道:“据我所知正是如此。淑妃娘娘临终托孤,让雨儿照顾年幼的太子,这份重任一直压在他心头。危险关头,他舍弃性命也回护太子的真情,作得了假吗?还有,当日在山西你走以后,我们在韩雍房中找到了一颗琥珀蜜蜡球,我不太清楚你们雨瑶族的事情,但确曾亲眼目睹他的血能让蜜蜡球变得透明血红。”


“血珀……”袁怀昭一脸不可置信,挣扎着站起身,喃喃道:“我……我去找他!”言毕看了一眼靠在岩石上哭丧着小脸的朱佑樘,终究没有多说什么,踉跄着脚步,沿着海滩往南走去。


楚进良知道雨沁田心中何其看重朱佑樘的安危,虽然满心挂念寻找爱人,却知道使命艰巨,只能稳住心神,强提精神,背着太子,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往山海关驻地行进。挨到下午时分,终于看见几个人影朝这边飞跑而来,正是谭永和齐学武、万通几个西厂中最亲信的人。


“太子殿下,指挥使!”


几个人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近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此情此景再度相见,颇有劫后余生的心酸,见楚进良和朱佑樘衣着褴褛,脚步虚软,神情沮丧至极,都料到了事情的严峻。齐学武和万通两人向来最敬服雨沁田,此刻见到督主的佩剑牢牢握在楚大人手中,却不见他人影,心中一酸,竟大声地抽噎起来。


谭永见楚进良只是红着眼睛不说话,心头了然,也不禁垂下泪来:“楚大哥,昨日海上一战是属下等无能,突起的暴风雨人人措手不及,我们所在的船舰和敌人的船只都被大浪冲得远了,根本无法回舵救援,也不知您和督主的船舰情况如何。等船靠了岸,我们几个也顾不得回关内与刘总兵汇合报信,就一路沿着海岸寻找过来,可惜除了一些零星的船只碎片和溺死的敌我双方的人员,竟然全然不见你们的踪影。那些打着大明水师番号的敌船也不知现今去了哪里,是何人率领,除了已知凌剑秋他们那些貌似只为助阵的江湖客身份,却无从查证敌军更多的讯息。也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因何悉知我们出海的动向,意在太子还是针对您和督主……所幸太子殿下和您都平安无事,只是……督主他……是殉职了吗?”


楚进良默然听着谭永的汇报,此刻听他提到殉职二字,再也难以控制情绪,喝道:“不会的!你们督主不会有事!我一定会把他寻回来!”见谭永等人一脸沮丧,各个哭天抹泪,怒道:“现在还没到哭的时候!你们要提起精神,把保卫太子安全作为眼下第一要务!永子,种种迹象看来,这次的海难一定是有人在暗中精心部署,敌人有本事造成水师援舰敌我不分,向我们开炮,很可能他根本是我朝的官员,而且,参与海战的不光有袁怀昭、凌剑秋这些江湖客,还有关外的女真人。能率领这支队伍的,绝不是等闲之辈。你想想,渤海水师检阅原本应由天子出行,此人用意或许远不止太子!”


谭永听了楚进良的分析,惊白了脸色,紧张道:“依楚大哥的意思,这是一场关系到大明社稷安危的阴谋,而且我军之中极有可能存有叛徒?”


楚进良点头道:“不错。所以你们三个务必要亲自保护太子安全,如若能集合到我们西厂和锦衣卫自己的人马,便片刻不停火速回朝,如若情况不明,宁可几个人乔装改扮,隐秘回京,也不要轻易让任何人接手此事,直至确保将太子安全送到万岁手上为止。此事非同寻常,我们要有应对危机的打算。”


谭永、齐学武、万通三人见楚进良所虑周详,不禁齐声应命。一旁的朱佑樘也听出他语意凝重,插嘴道:“难道像商太保、刘总兵这些人都不能相信吗?”


楚进良点头,嘱咐道:“殿下安危事关大明江山,如今敌人身份和动机不明,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防止有奸人向太子下手。”


谭永皱眉道:“我只是担心,倘若我们就这样回朝,万一皇上怪罪下来,说我们出师不利,令太子涉险……”


楚进良沉声道:“只要能平安返京,你们便把保护失职的责任都归咎在我和雨督主身上。”


冷静_楚进良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朱佑樘蹙眉道:“我不能这样说,是雨督主舍身救了我的性命……”


楚进良闻言微微扯出一丝苦笑:“殿下只要明白雨督主把您的安危看得比他自己性命还重要的情意,也就不枉他一番苦心了。”


谭永道:“那楚大哥打算一个人去寻找雨督主?”


楚进良点头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失散在大海上,生死无依。”



未完待续……


远歌国际_睥睨天下_微信二维码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所有非原创图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