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第四十五章  念故人情旧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3698 


却说雨沁田,展开星月链魂剑,与袁怀昭势均力敌缠斗多时,虽然以锁链和扳指御剑,凭借招式诡谲占了优势,但袁怀昭毕竟是当世绝顶高手,想要将他打退,却也力有未逮。眼见船体不断下沉,心中焦虑万分,以月剑剑尖吸引星剑溜溜旋转,挡住袁怀昭凌厉的攻势,急喊道:“袁怀昭,不要再打了,再打你我都要葬身大海!关于雨瑶族之事,我并没有骗你,你仔细想想我说过的话焉能全是谎话?切不要轻易受人蒙蔽利用!”


同归于尽_雨沁田_袁怀昭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袁怀昭远远瞧见另一艘船上丛洲和雷厉敌不过楚进良,被迫投海,生死未卜,心情悲愤,根本听不进雨沁田的辩解之词,怒吼道:“你和楚进良狼狈为奸,好不下作,到得此刻还想要骗我!受死吧!”也顾不得脚下船板猛然倾斜,烈击剑直取雨沁田顶门。


雨沁田见他杀红了眼睛,早已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气得跺脚,却无计可施。眼见朱佑樘顺着倾斜的甲板朝船尾滑去,眼看就要掉落海中,惊呼一声,翻身一滚追到他身边一把揽住他幼小的身体,却不防袁怀昭趁机追上,剑锋已划到眼前,忙举起月剑格挡,双剑相交,却拼不过他内力强悍,雪亮的剑刃已压至眼前。


“袁怀昭,你这个蠢人!空负侠名,何以助纣为虐,竟带着关外的女真人来谋害太子?你可知太子他是你什么人?!”


袁怀昭此来一心诛杀雨沁田,可看他此刻狼狈地处身利刃之下,他的模样,他的眼神,他的声音,都还是曾经的雨儿,难道自己真就能忍心这么一剑砍下去?顺着他的话打量甲板上横七竖八的数具尸首,虽然都穿着明军服饰,但辫发垂后,耳饰金环,的确是女真人的模样。遵照义父的指令一起出海杀贼,一心只想着目标是雨沁田,却不曾过问这些配合战斗的兵将究竟是什么来头,义父借力异族人士,到底用意何在?难道真是为了夺取太子性命,策反朝廷?


但不远处的那几艘宝船的攻势却根本不容他细想,一批接一批的炮火猛烈袭来,把雨沁田的座船炸得木屑横飞,四处起火,千疮百孔的船体,眼看便要被浪头吞噬。而船上的人,被炮火轰死轰飞,义父此举,分明也未曾考虑自己和追随作战的兄弟们的安危,难道他真的连义子的性命也全然不顾?抱着满腹疑窦,袁怀昭撤刀撇开雨沁田,径自跳上只剩下半截的主桅上,举起手中水火烈击剑向远处宝船示意停战,可那宝船仍是毫不犹豫地轰出一枚炮弹!


袁怀昭只觉得眼前一阵火光耀眼,紧接着天旋地转,已被炮弹余威抛落入海,狂风巨浪下好不容易挣扎出海面,却发现雨沁田的座船已被炸得粉碎,无数木板碎片,在海中无助地漂浮,风浪迷眼,却看不见雨沁田和太子的人影……


此刻电闪雷鸣,海面风劲雨疾,黑压压的天空像被撕开了一条大裂口,暴风雨掀起滔天巨浪,吞没了所有海面上的小船和舢板。落水的江湖客、官兵和女真人,几乎无一幸免,无论水性如何,都抵不过天地的怒号,很快被大浪吞噬。


沉船_渤海海战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挂着渤海水师旗号的几艘剩余宝船,也禁不住数丈高的巨浪,疯狂地颠簸摇晃,不少火炮手被击打在船舷上的浪头直接甩进海中,或者有人干脆被颠簸中顺着甲板滚动的铜铁炮弹挤死在船角处。这样恶劣的天气,人人自危,纷纷停止炮击,稳住船身,调转船帆,借着船体硕大的优势,避免了被吞没的厄运,只求尽速返航。不久,狂风暴雨肆虐的海面上,已再不见一艘船影。


铺天盖地的巨浪把雨沁田和朱佑樘猛地打入水下,面对这样恶劣的天气和咆哮的大海,雨沁田脑袋里没有任何想法,只剩下无边的恐惧。在水下努力维持着神智清醒,闭住呼吸,奋力踩水,终于抱着朱佑樘挣扎出水面,飞出链魂剑勾住飘过身边的一块破碎船板。刚学的凫水技能,在此种境况下毫无半点作用,几口咸水呛进口鼻,胸膛也传来压迫窒息的疼痛。暴风骤雨令天地变色,电闪雷鸣掀起无情的巨浪一波波劈头盖脸地袭来,任何人力,任何武功,在自然的威仪下,渺小得不堪一击。


身边朱佑樘,也不知此刻是否清醒,小小孩童,全无水性,本能的抓牢身边唯一的依靠,一双手死死搂住雨沁田的头颈。死亡的恐惧下,手上的力气也大得吓人,只把雨沁田勒得几近窒息。自己本已陷入无力自救的境地,更何况又拖上这个吓破胆的孩子。


太子……坚持……别怕,别怕!


雨沁田拼尽余力用臂膀护紧朱佑樘,生怕浪潮拍打下他松手被卷入洪涛。尝试着想把孩子托到木板上,奈何浪高风大,一块破碎的船板根本不足以支撑哪怕是一个孩子的体重。一个大浪掀来,破船板随浪猛烈地沉浮颠簸,两个人无数次地被拍到水下,口鼻间全是咸涩的海水,根本睁不开双眼,只能听见朱佑樘发出几声断续的咳嗽和痛苦的呻吟,却连回应一句话的力气也没有。


雨沁田干脆展开剑柄上的白金锁链把自己和朱佑樘牢牢绑在一起,一手努力托举帮他的头颈浮出水面,一手牢牢抓住那唯一赖以生存的木板。伴随着不断地呛水咳嗽,忍耐疼痛努力睁大眼睛茫然四顾,巨大的风浪下,不论敌我,所有的战船和小舟、舢板都不知所踪,偶尔只见几块破碎的船板随浪飘摇,却根本看不出哪怕一丁点的人影或生迹。雨沁田从未面临过如此绝望的境遇,虽然努力托举着朱佑樘在他耳边重复着鼓励,但漂浮在风雨交加的海涛间,竟不知要如何活下去,如何留给怀中的孩子一丝生存的希望!


就这样不知漂浮了很久,就在又一次被海浪灭顶之际,猛然感到一股力量从旁揪扯着衣袖,似乎是有人赶来施以援助。雨沁田托着朱佑樘再一次挣扎出水,勉强睁开眼睛,才看清不知何时雨点儿竟然游了过来,正拼命使力想拖拽自己。可怜一只未满周岁的半大雪豹,在茫茫大海上奋力划动四爪,皮毛被水打湿,显得一颗头颅小小的,大大的金瞳里也透出惊慌的神色,却无论如何不愿抛下主人独自求生。


雨点儿……”雨沁田只觉得眼鼻酸涩,心里何尝不知依照眼下的境况,单凭自己和朱佑樘绝无生还的可能,即使加上雨点儿之力,若无船只救援,也不足以脱离险境。费力地举起朱佑樘让他扶住雨点儿的头颈,稍稍缓解一下已经严重透支的体力,只觉得触觉渐渐离体而去,即使时逢夏季,雷雨下长久地浸泡在海水中,还是冻得浑身冰凉,早已失去凫水的能力,只能依靠船板随浪漂浮。


雨点儿……别管我,能不能试试……带太子寻找救援……”


雨点儿一向通晓人性,竟然读懂了雨沁田的语意,呜呜地低鸣两声,转身带着朱佑樘游开数丈,只是它水性虽好,毕竟只是一只幼豹,驮了一人,在声声怒号的海浪拍打下游得分外乏力。一个大浪迎面扑来,朱佑樘瞬间就从它背上被掀落下来,若不是雨沁田早有预见仍然紧紧抓着绑在他腰间的链魂剑,只怕这一浪朱佑樘又被拍沉到水下去了。


雨沁田眼见靠雨点儿的力量不足以驮朱佑樘划水,只得再次抓住早已被水灌得奄奄一息的孩子,重新抱进自己怀中。只见此刻朱佑樘全身僵直发抖,满脸涕泪横流,费力地咳嗽伴着断续的抽噎,眼看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太子……别睡!撑一下,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徒劳地重复着安慰,雨沁田只觉得有温热的东西涌出眼眶,却被海浪拍得难以分辨。在水下把仅存无多的内力注入朱佑樘体内,维持他不断失去的体温。


雨点儿呜咽地衔住朱佑樘的衣领帮雨沁田缓解压力,可仅凭它微弱的力量和一块破船板的浮力,生存的希望随着不断冲刷而来的波涛渐渐微茫……


雨沁田!


就在几乎失去求生欲望的当口,一声呼唤穿透了风雨的呼啸,钻入耳中。


雨沁田费力地睁眼,模糊地望见不远处漂来一块较大的木板,似乎有人扶着它慢慢向自己靠近。终于有人来救援了!满心期待地挣扎着把头扬出海面,惊涛拍打下却发不出回应的声音,只能用力踩水,举剑示意。


哪知终于盼来人游到近前,才看清竟是在船上与自己缠斗多时的袁怀昭。敌船上的一发远程火炮,直接把座船炸成了碎片,在自己和朱佑樘跳海求生的同时,想必袁怀昭也同样逃出生天。只是海上风浪巨大,落水的人员统统淹没在洪涛巨浪中,四散飘零,也不知尚有几人能幸存,这么久的时间过去,除了风浪呼啸,竟只有他一个人影。


袁怀昭此刻也被海浪拍打得不成样子,任他武功再高,落水后所能发挥得也仅剩万分之一。所幸他抓住一个被炸掉半截的舢板,能依靠的浮力终究比雨沁田这块破木板要略大一些。而且他从小在大藤峡黔江畔成长,水性也比雨沁田高出许多,此刻虽然逆浪凫水十分吃力,但终究还能顶着风雨向他们慢慢靠近。


雨沁田见袁怀昭浮停在自己身边,却没有伸手救助的意思,知道他仍对自己恨意难消。此刻生死攸关,怀中的朱佑樘连抓住自己脖子的力气也耗尽了,身子一个劲儿往下沉,全凭自己和雨点儿托举着他呼吸,再过片刻,只怕自己的力气也终有耗尽之时,两人一豹都要葬身在这茫茫大海上。


到了这个份上,早已对生存不报希望,但这大明的太子,雨瑶族的后人,姐姐唯一的孩子,却不能让他就这么白白死了……至少,有袁怀昭在这,他还有一线生机!


“袁怀昭……”


雨沁田费力地解开连接两人的白金剑链想举起怀中的朱佑樘,哪知身上乏力,手一个没抓牢,木板被海浪掀翻,狼狈地摔进海水中,结实地又呛了一大口水,肺疼得几乎窒息,要不是雨点儿在旁奋力施救,险些连朱佑樘也抓不住了。惊魂未定,好不容易抓住木板再次浮出水面,却见不远处袁怀昭仍是一动未动,似乎冷了心对他这番生死挣扎全不在意。


雨沁田心中凄然,却无力多说,扶着木板尽力划近些许,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颜面,眼中已流露出浓浓的哀求,哑着嗓子挤出一句话,“昭哥……求你!”


袁怀昭听着这一声熟悉又陌生的称呼,仿若一根芒刺狠狠扎进心中。此刻大家命在旦夕,原本不是讨论爱恨的时机,但面对这个人,想到过往自己对他那种种的爱慕、期待,和他最终毫不留情的戏弄和欺骗,只觉得便是此刻即死,也无法瞑目。望着他满头长发散乱地沾在苍白的脸上,精致的五官在全无修饰的情形下,还是美得触目惊心。官服的外敞已在落水挣扎中不知去向,唯余一身素白长袍湿透紧裹在身上,单薄的身形不堪重负,虚弱脱力,却还固执地抓着太子不肯放手。一旁那个曾在船上耀武扬威的小畜生此刻也露出一脸落水狗的惨象,和它的主人一样,巴巴地凝望自己装可怜……无耻!


“雨沁田!不管今天我能不能有命活着回到岸边,至少要先看着你死!”


硬起心肠甩出狠话,看着他抓着破碎的船板一下下地遭受海浪严酷的拍打,痛苦地挣扎在死亡的边缘。虽然理智告诫自己不可以放过这个满嘴谎言的阉宦,但那张到底是曾经爱慕多时的容颜,此刻展露出如此脆弱的美丽,仍然撩动内心深处那份珍藏的感情。只见他不顾警告仍然意图接近,袁怀昭恨恨地抽出手中烈击剑架在他颈边,“雨沁田,你这么想死吗!”


侠士_袁怀昭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哪知那人只是露出一丝苦笑,一咬牙竟把怀中的孩子朝自己推来,“昭哥……你可以杀我,只求你……求你尽量救救这个孩子!”


朱佑樘被他这么一推,神智清醒了几分,见雨沁田竟把自己交给这个素不相识的匪首,吓得便想躲开身子,哪知一个浪来,心中一慌,手忙脚乱之间,只得牢牢攀上袁怀昭的臂膀。

袁怀昭被他这么一拉一坠,也猛地往水中一沉,只是凭借过人的武功和水性,拉着半截舢板,很快便稳住身形,见臂弯里的皇太子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却也不忍心把个小孩子推开。转眼见雨沁田似乎露出一丝略略安慰的浅笑,不禁怒上心来,难道又中了这个阉宦的算计?刀尖逼近他脖颈半寸,冷声道:“明朝的皇太子,与我何干,我又不祈求狗皇帝赐我荣华富贵,为什么要救他?”


雨沁田勉强打起精神,低低应了一句:“你会救他的。”见袁怀昭一张负气的冷脸,终于忍不住吐出实情:“因为你所爱的雨汲,是他的娘亲!”


此言一出,不但袁怀昭一脸震惊,连朱佑樘也瞪大了眼睛。


“你说什么!汲儿……汲儿是太子的娘亲?”


雨沁田拖着无力的身躯强忍着海潮一波波的拍打,断续答道:“是的,雨汲……她被官军从瑶乡押解入京,隐姓埋名在宫中做了女官。后来受到当今天子的宠幸生了皇子朱佑樘……可惜我获知她身份的时候,她已病势沉重,无力回天。她临终的遗愿,就是托付我好好照顾这个孩子……昭哥,佑樘虽然身为明朝的太子,却也是瑶乡的骨血,是雨汲唯一的孩子。请你看在他娘的面子上,帮他活下去!”


袁怀昭闻言震惊得不知该做何言,低头仔细打量着怀中孩子那张苍白的面孔,尖瘦的脸颊,乌黑的眉眼,不知大明皇族的血统是什么模样,至少雨家人的清秀在他脸上还能依稀瞧出端倪。只是,汲儿竟然流落宫中,与皇上育有一子,这又从何说起……难道这就是自己寻她多年却渺无音信的原因?雨沁田是宫中的太监,所以他能探知这些藏在深宫的秘密似乎也有道理……还未待理清纷乱的思绪,一个大浪迎面扑来,海水瞬间没入口鼻,窝在胸口的朱佑樘,被呛得痛苦地咳个不停。袁怀昭此刻再也顾不得计较,奋力把朱佑樘举上舢板,所幸半截舢板对于小孩的体重堪堪能够支撑,只是在滔天巨浪中起伏摇晃,却需要时刻从旁托拽保护。


袁怀昭抹了一把迷住双眼的满脸咸水,四下张望,见雨沁田借以栖身的木板此刻已经脱手,那人竟然被大浪拍到水下,因为全身脱力挣扎半天仍浮不出水面。雨点儿见主人情况不妙,赶紧潜下水去揪他衣袖,袁怀昭不忍袖手旁观,终于伸手抓住他的宝剑把他拖出水面。


雨沁田一手抓着星月链魂剑的剑身,一手抱紧被雨点儿追回来的那块船板,狼狈地咳嗽。袁怀昭望着他脆弱的模样,早不复西厂督主检阅海军的气势,心中不忍,抓住剑身想拉他到自己这边稍作喘息。哪知雨沁田手刚搭上舢板,那过了承受限度的半截舢板就被压得一歪,上面惊魂未定的朱佑樘吓得大叫一声,身子一歪又掉下水去。袁、雨二人顶着风浪费力半晌,好不容易才又把他举上舢板。


雨沁田拿星月剑的锁链把朱佑樘固定在舢板上,望着朱佑樘饱受惊吓全身战栗,惨白着小脸,一双濡湿的大眼睛定定地望向自己,忍不住轻轻拍拍他的头,柔声道:“殿下别怕,这位袁大侠武功高强,是淑妃娘娘在雨瑶族的挚友,让他带着你,一定能回到岸上的。”言毕将链魂剑交到袁怀昭手上,望着他眸中的复杂神情,苦笑道:“昭哥,身份的事我骗你在先,不求原谅,即便你不亲自动手,我也会死在海上的。唯今只愿你能带着太子尽早脱离险境……这把剑,如果你日后能见到楚进良,请你代我交给他吧。”见袁怀昭唇角翕动,早已了然他心中所想,截住他的话道:“风浪这么大,你带着太子已是万分凶险,我若随行,只会贻误生机。”


袁怀昭见他语气绝望,刚想再言,一个大浪扑过来,已把雨沁田栖身的船板荡开数丈之遥。雨点儿见主人独自扶着破木板飘摇在海上,顾不得疲惫又游到他身边。雨沁田用力地抱了抱雨点儿湿漉漉的脑袋,把它往袁怀昭方向推去,“雨点儿,你跟着袁大侠,有你帮着他,才更有希望保护太子回到岸上。”


雨点儿喉头发出呜呜的呜咽声,围着雨沁田恋恋不舍地游动数圈,见雨沁田态度坚决,只好蹬开四爪朝袁怀昭方向游去。


流泪_雨沁田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雨沁田!你究竟是谁!你和汲儿,和雨瑶族究竟是什么关系?告诉我,你究竟是谁!”狂风大浪间,只听见袁怀昭焦急的声音穿透风雨,远远地传来。雨沁田独自抱着船板,任由海浪迷住了双眼,心想,这样的关头,还是不要提自己是汲儿的弟弟吧。袁怀昭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倘若知道自己的身份,会因为无力施救懊恼悔恨。与其让他知道真相更加痛苦,不若让他恨自己吧。


袁怀昭扶着朱佑樘栖身的舢板不敢丝毫离手,一遍遍焦急地呼喊,却始终听不到雨沁田再做任何回应。眼睁睁望着他随着那破碎的船板浮沉在海涛间,风劲雨急,天气压黑,很快就漂得远了,终于化成一个小小的白点,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注释:原创回目取牌《醉花阴》

碧玉红妆金溢寿,更长情思透。

春野漫销魂,无限风光,谁道雨将骤。

卷帘日暖盈春袖,碧海潮天佑。

意气驾豚行,浪卷顷舸,念故人情旧。


醉花阴_回目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未完待续……


远歌国际_睥睨天下_微信二维码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所有非原创图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