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第四十四章  浪卷顷舸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3733 


却在此时,一名熟悉海事的偏将近前禀报道:“督主,风向突变,甚是不妙,依照属下多年的经验,恐怕是夏季海上暴风雨的前兆。”


“暴风雨?”雨沁田微微蹙眉,“这样清朗的好天,出行前刘总兵派人反复侦测过,连有经验的渔民也没看出今日会有阴雨,如何暴风雨说来就来?”


那偏将摇头道:“夏季天气湿热,聚云积雨甚是迅速,海上最怕遇到这种突袭的暴风雨,依属下之见,还是请督主尽快下令返航谨防不测。”


雨沁田于海洋气候全无了解,听偏将如此建议,也不再坚持,下令三艘船舰即刻返航。哪知为观鲸之故,朱佑樘一路催促往东,此时船行离岸甚是遥远,加之风向突然转变,往西返航船速大幅下降,果然还未行出多远,已见原本耀目的太阳被不断聚拢的云团遮得暗淡无光,转瞬间,骄阳灿烂的午后已变得阴沉不定,原本碧蓝的海水也因为缺少阳光的照射,而变成一片蓝灰色。


雨沁田听着船上旌旗抖动之声越发剧烈,心中也升起了一丝不安,别是当真在半途上就遭遇暴风雨。临行前力排众议打下包票要负责太子安全,但若遭天灾,自己纵然有千般本领,只怕也毫无作用。想到此处干脆下令船员执浆划船,配合风帆提速返航。


三艘舰船顶着渐急的风势和渐高的浪头,急速航行。众人眼见重云密布,风雨预来,心知不好,脸色都沉重起来。正此时,忽听谭永大呼一声:“督主不好!敌袭敌袭!”


雨沁田闻言大惊,一个纵身跃上主桅帆顶,只见负责殿后的那艘由西厂齐学武、万通负责指挥的座船后方,竟不知何时出现了几十艘小船,借着船体轻便的优势,竟像狼群一般迅速靠近。


雨沁田脸色一变,他们一行为了便宜出行,一共只有这三艘普通规模的座船,随行的水军兵将加上西厂和锦衣卫通共也不过数百人,船上还没有装载像样的火器。怎么偏巧就在今天遭遇海上暴风雨,而且这些敌人又是从何而来,如何探知军情竟挑选自己陪同太子出海游览的当头突然袭击……心中无数疑问却无暇细想,见楚进良一脸凝重显然也与自己所料相同,“敌军是什么人?难道是海上倭寇?”


还未待他答话,谭永已在旁边大喊出声:“这个领头的我认识,是那个大奶妹!”


众人经他这样一叫,不禁齐齐把目光锁定在领头的女子身上。只见她一身劲装,率领着众多小舟舢板飞速逼近,正是当日因由雨点儿与谭永一场恶斗的凌剑秋。


凌剑秋出身都掌蛮族,从小在巴山蜀水边长大,对于大风大浪中涉水弄潮自是不在话下,此刻虽然风浪渐高,指挥小船列阵却是游刃有余,转眼间已从后方把三艘官船分割包抄,冷不防听到对方有人喊出“大奶妹”这样轻薄的称呼,不禁猛地抬头,果然见到当日那个下流的锦衣卫将官正在众人面前胡言乱语,脸上一红,怒喝道:“好你个臭痞子,还有臭雪豹,想不到你们今天都在!如此正好,看姑奶奶如何取你们狗命!”


怒喝_凌剑秋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谭永一见是她,心中竟是激动,朝雨沁田一抱拳道:“督主,属下到后船去支援,敌人人数众多,学武、万通他们恐难抵挡。那个大奶妹让我来收拾就好。”言毕掏出帆索,飞身荡到后船上指挥御敌。


凌剑秋带领着小船来回穿梭,此刻已将三艘官船成功分离开来,见谭永上了后船,更不迟疑,抛起挠钩,直取第三艘船的船舷,身若灵猴,几下便已攀援而上,举起鸳鸯钺与谭永杀在一处。


却此时当前的头船也遭遇敌袭乱作一团,原来却是雷厉,丛洲带着一群素衣江湖客已经杀到船上。


“进良哥,如今敌众我寡,前船敌人气势凶猛,看来只能靠你前去指挥抵挡了!”


楚进良眼见情势危急,也顾不得怜惜,深深望了雨沁田一眼,“你保护好自己和太子,让雨点儿留下帮你们!”言毕身子一纵,几次在敌人的船篷帆顶借力,已跳上远处的头船。



不一刻,天已下起了急雨,黑云压低,大海一时间变得混浊幽深,狰狞可怕。海涛怒吼,飓风掀起滔天巨浪,几艘敌人的小船干脆就被海浪倾覆了,落水之人来不及呼救,就已被洪波吞没。雨沁田的大船也剧烈摇摆,让他多少有些恶心。朱佑樘躲在船舱里,听着船身不停地晃动发出嘎吱的声响,心中害怕已极,却知道此时不能让雨沁田分心,只得强忍着不敢做声。眼见雨沁田在舱外甩开星月链魂剑又杀退了一波敌人的进攻,雨点儿也露出猛兽的凶相,对蹿上船来的敌人撕咬扑击,雪白的獠牙上血水串串滴落。却此时,忽听得有兵将大声汇报:“殿下,督主,我们的救兵来了!”


雨沁田闻言大喜,站定船头举目张望,果然见到远处有一队宝船朝这边急速驶来,船舷上分明悬挂着渤海水师的旗帜,忙命令军士打旗语求援。


哪知那些宝船未到近前,却突然横过船身,只见远远的火光一闪,几声雷鸣般的巨响,竟是毫不留情向这边发起了炮击,而且目标绝非敌人的小船,竟是朝着自己的主舰而来!


只见那数艘大宝船一齐射出的铁链弹,两颗硕大的铁球被一根长铁链连接着缠绕袭来,瞬间就把主舰居中最高的一根桅杆打得粉碎。雨沁田心下大惊,顾不得思考援军因何敌我不分,明明看见旗语还向自己开炮,一个闪身抢进船舱,抱起朱佑樘急跃而出。果然还未待落地站稳,对方又发起新一轮炮击,剩下的帆桅也被全数击毁,两根桅杆倾倒在船舱之上,一下子把船舱压得粉碎。若非自己抢救及时,只怕朱佑樘就这样被生生砸死在船舱里。


主舰失去全部的桅杆风帆,仿佛折了翅膀的海鸟,完全失去了操控性和行动能力。船身在海上打转,随着狂风暴雨肆意颠簸,被一波一波的巨浪推动,离其他两艘座船越来越远。


海战_渤海水师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几艘宝船借机逼近,竟然射出葡萄弹,硕大的弹丸腔中竟装满了大量的铅、铁小球,在雨沁田的座船上空爆裂,飞散的小弹便如一串葡萄上的颗颗果粒,失去束缚四散纷飞,不但瞬间就打倒了为数众多的侍卫兵将,而且诸多铁弹打在船舷上,把船舷凿穿众多小洞。此刻海上浪头正劲,连成片的小洞被巨浪一拍,逐渐扩裂成一个个大洞,汹涌的海水纷纷涌入舱内。

雨沁田的座船只携带少数近程火器,在对方宝船的猛力炮击面前根本无力还击,完全成了待宰羔羊,眼看将士纷纷倒地,船身进水下沉,纵然雨沁田率领数个锦衣卫好手将不断跃上船来的敌人统统杀退,却还是无法挽回眼前的危难。


朱佑樘缩在一片倾塌的风帆下,死死抱着一根断桅,虽然被雨点儿保护着,还是吓得六神无主,随着船身的剧烈颠簸,无可立足,断桅脱手,摔倒在船板上随着船身摇摆来回翻滚,头脸撞在船舷上肿起一大块,浑身也被拍打在甲板上的巨浪浇成了落汤鸡,完全看不出不久前骑豚逐浪的模样,终于害怕得大哭出声。


雨沁田见状心疼不已,正待上前相救,猛然听见一个凌厉却熟悉的声音喝了一声“雨沁田!”转头一看,只见一个人影从海上的舢板迅速跃上船头,手中铮亮的烈击剑一横,任凭背后浪花袭来,却稳立如山,脸上神色肃杀,眼光难掩恨意,正是多日未见的袁怀昭。


“怎么是你!今日一战到底是何人主使……”


“住口!”


还未待雨沁田诉说心中疑惑,袁怀昭已经愤怒地截住他的话,不由分说一剑挥至面前,神色间全无念旧的意思。雨沁田知道他功夫在自己之上,哪敢大意,迅速闪身躲开他迅疾如风的几招。一旁的雨点儿见雨沁田被人欺负,立刻朝袁怀昭猛扑过来,呲着早已咬死多位敌人的染血白牙,气势凶猛地前来助阵。却哪知袁怀昭的能耐,冷不防被他飞起一脚踢在前爪上,痛得生生在空中翻了个跟头,重重摔在朱佑樘身边,呜咽哀嚎。


雨沁田眼见座船不断漏水倾斜,耳听朱佑樘和雨点儿的哭声夹杂在风浪间不断传来,心中焦急万分,根本无心缠斗,边打边出声喝止道:“袁怀昭!你且住手,听我把话说完!”


袁怀昭剑锋一摆,手上略停,神色复杂地打量他一眼,厉声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究竟是谁!”


杀气_袁怀昭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雨沁田一心只想保护朱佑樘,眼见风浪不断掀上甲板,情势危急万分,无心细诉原委,答一句:“西厂督主雨沁田!”便纵身向朱佑樘方位奔去。


袁怀昭原本以为他会向自己解释什么,哪知西厂督主这几个字便如冷咸的海水,立时把他稍稍复燃的心火又浇了个透心凉,眼见他不顾性命也要去保护什么太子,全然是个效忠大明朝的狗官模样,心中恨极,怒喝道:“阉宦奸臣,如此便拿命来!”修长的烈击剑毫不含糊追击而来,一副势如水火,剑剑夺命的样子。


雨沁田护着朱佑樘,生怕他被袁怀昭凌厉的剑锋所伤,怒喝道:“此乃当朝太子,你想谋害他不成!”


袁怀昭自悔悟寺受辱离开,对雨沁田三个字已是恨入骨髓。此次奉义父之命,带领部下在海上截击突袭官船,为的便是能亲手擒拿这个蒙骗自己多时西厂奸佞。据义父所言,这个所谓西厂督主,只手遮天,靠的竟是以色事君的卑贱手段,十足一条朱见深的走狗,此刻见他全力护着太子的奴才样子,果然坊间所言不虚。虽然眼见那明朝太子不过是个八、九岁的孩子,朝他下手有损侠名,但看雨沁田处处回护于他,一副奴颜媚骨,心中着实气愤,便抓住这个绝好的攻击漏洞,双手挥剑,招招紧逼。


雨沁田见他执迷不悟,竟然完全不把朱佑樘安危放在心上,想到淑妃姐姐与他的关系,心中也恼恨起来,拔出星月链魂剑,力贯剑身,只见火石电光间星剑脱离月剑,势如流星般朝袁怀昭飞去。


袁怀昭从未见过这样玄妙的兵器,见那星剑比普通袖剑还要锋利迅捷,心中也是一凛,感到一道精光袭至胸前,急忙举剑格挡,哪知金铁交鸣一声脆响,那柄小小星剑竟把自己重新铸造的裂击剑生生磕出一个口子,飞旋回到雨沁田带着扳指的手指上伺机再出。


雨沁田护着太子,岂不知眼下局势容不得怯懦半分,虽然自己武功不敌袁怀昭,却只能拼尽全副战力,将一柄星月链魂剑舞得潇洒绝伦,手上白金锁链伸缩自如,双剑便似流星赶月一般,把袁怀昭的裂击双手剑封个水泄不通,仗着兵刃的优势,总算堪堪与他战成平手。两人站在剧烈晃动的甲板上,任凭海浪扑面盖下,头发衣衫早已湿透,斗得难解难分。


楚进良远远望见袁怀昭跃上了雨沁田的主舰,心中焦急万分,隔着风浪,看不清战况,只能偶尔看到雨沁田的星剑盘旋飞转,似乎两人仍在缠斗。却此时,又是几声闷响,那些敌我不明的宝船再次展开新一轮的炮击,自己身处的舰船遭遇重创,死伤无数,而雨沁田那艘座船更是成为炮火的主攻目标,被轰得船板飞裂,转眼就要解体沉没。


这海上九死一生的战况,任楚进良平素再是沉稳,此刻也已慌了心神,只恨不得插翅飞到雨沁田身边。眼见面前雷厉、丛洲兀自缠斗不休,虽然知道这些江湖侠客可能是被人利用,绝非主谋,却没有耐心细辩原委,倒转右手剑柄,离析剑双刃合璧,组成宛若长矛的利器,翻手挑起一道银光,直取二人要害。雷利、丛洲万没有想到他手中双剑竟有这样玄机,隔着丈余的距离眼看银矛一般的的利刃已袭到面门,大惊失色,纵然二人合力,却根本挡不住楚进良迅猛的攻势,几个回合已被逼至船舷,眼见离析剑追命般突破防御迎面而来,也顾不得是否还能活命,翻身跳海逃生。


楚进良解决了两名劲敌,心想至此关头,恐怕赶到雨沁田的座船上也是无济于事,倒不如赶紧解决掉那几艘不断开炮的宝船,减少座船继续受损要紧。命令船上幸存的水军兵士赶紧调转船头,迎着炮火便向宝船突进,也不待足够靠近,便拾起甲板上一支长矛,绑上缆绳,隔着数十丈海面,使出平生力气一掷,正中领头大宝船的侧弦,而后腾身而起,踏着绳索两起两落,就跃上那艘宝船。


宝船上的兵士哪见过这样的天降神兵,只吓得慌乱迎战,被楚进良手上双刃剑瞬间斩刺数人。楚进良见那些士兵虽然身着明朝水军服饰,然而鼻梁高挺,眼皮内眦,眼睛和头发的颜色也明显偏褐,许多人脑后还垂着长辫子,显然是辽东的女真人。却想不通他们是如何占据了渤海水师的战舰,竟然赶在太子出海之时发动奇袭?远远看见雨沁田的座船沉没在即,无暇继续思考,离析双刃剑远击近攻,火石电光已将船舷上一排炮手砍杀在地。却见不远处一门巨炮的引线已被点燃,炮身正对雨沁田主舰方向,心道不好,纵身过去就想斩断引线。


正此时忽觉一阵劲风兜头袭来,破空之声远比寻常武器沉重数倍,楚进良赶忙侧头避开,却见一柄沉猛的熟铁重器带着开山的劲力再次朝自己脊背砸来,赶忙几个翻身再次躲过,才发现那柄前所未见的沉重铁鞭砸在生铁铸成的炮身上,竟把炮身也砸出一个大坑,若是砸在人身上,岂非立刻脑浆迸裂,筋断骨折!


何人如此神力竟以如此铁鞭钝器做兵刃?楚进良心中惊讶,却感到对手意图执着,招招紧跟而来,定要逼得自己出手还招。心中焦急那根未及斩断的引线,耳听劲风呼啸以排山倒海之势再次压来,只得横剑接挡,哪知两兵相交,手臂竟被震得酸麻疼痛,对手仗着惊世神力,用那柄铁鞭压住离析剑的锋芒,将自己牢牢压靠在船舷上。楚进良只感到剑上重压不下千斤,运起内力咬牙相抗,却感到臂力有所不及,离析双刃剑的雪亮剑锋又朝自己颈间逼近寸许,抬眼打量对手,只见他身型高大,虎背狼腰,太阳穴鼓突,一看就是武功好手。一张留着短髭的脸孔,轮廓硬朗,一双眸子竟是少见的琥珀色,脑后的头发束成一根长发辫,却不着明朝兵服,而是公然穿了一身女真贵族的华丽战甲。不用说,定是这群占据官船的女真人首领。


哪知就在此时,只听震耳欲聋一声巨响,身侧那门大炮的引线已在两人胶着相抗的时候燃烧至尽头,伴着惊天动地的炮火,只见远处雨沁田处身那艘残破的座船已被这致命一击轰得四分五裂!


楚进良大惊失色,怒喝一声,离析双刃剑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劲力,终于荡开那人压在自己身上的武器,举目远眺,暴风骤雨和炮火烟尘中,根本望不见雨沁田和太子的踪迹,回过头,盯着对手的目光已带上无尽的怨恨,“尔等究竟受何人指使?率众偷袭我大明官船意欲何为!”


那女真人并不答话,只是挥动手中重于百斤的铁鞭猛砸硬突,虽然招式不见精妙,然出手内力雄浑,竟是招招杀气逼人。楚进良手中的离析双刃剑纵然是旷世神兵,却毕竟属于轻型武器,被那女真人手中的刚猛重物一味打压,无法正面迎击,心中记挂雨沁田和太子此刻落水的安危,更失了恋战之心,只盼尽速脱身。


那女真头领没料到明朝官军中竟有这样的人物,屡攻不下,也知道论武功自己并不是对手,想要取胜,只能靠力量的优势。一个闪身进得内仓,再度拿出一柄同样的铁鞭,两臂抡圆了劲力,双鞭齐出,左右夹攻便朝楚进良头顶袭来。


楚进良万没料想这沉重的铁鞭竟然还是一双,想想一柄铁鞭的重量已愈百斤,想要同时舞动两柄,非天生神力绝无可能。倘若被这样的重兵砸在身上,哪里还有命在,用离析双刃剑相抗,只怕也要再度落得被死死压制的局面,唯今之际,便是展开轻灵身法,利用对方武器迟滞的间歇,跃在空中进行抢攻。那女真人见楚进良展开轻功,显然也意识到他的意图,不甘落后,只将手中双鞭抡起罡风,虎虎生威,一鞭快似一鞭朝着劲敌砸去,竟不容他有落地喘息之机。楚进良心知这般缠斗下去只怕雨沁田和太子落水贻误生机,见身边不远处放着装填炮弹用的火药,心念一动,已下定决心。拿起火盆中燃烧未尽的火把,便朝火药的存放处扔过去——哪怕拼得两败俱伤,只要能消灭敌人主力战舰,也免得他们再以火炮追击落水之人。


沉船_渤海海战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耳畔是火药渐次引爆的声响,楚进良顾不得脚下风浪的威胁,腾空而起,纵身一跃投入汹涌的洪波,潜在海水中依然能听到宝船轰然爆裂的巨响,感到背后一阵滚烫的热浪。费劲千般气力挣扎出水,放眼望去,黑压压的海面上,无论敌我,在怒吼的波涛间都不免被巨浪吞没的厄运,而雨沁田的座船遭受了致命的炮击,早已碎成海面上的木片,却不知他和太子此刻身在何处……




未完待续……


远歌国际_睥睨天下_微信二维码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所有非原创图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