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第四十三章  意气驾豚行

来源:远歌国际作者:远歌网址:http://www.yggjv.net浏览数:4079 


午宴上,朱佑樘听说下午还可以亲自登上战船离岸观看军械和阵法的演练,乐得喜上眉梢。各级水军将领见未来天子满意,自然也是士气高涨。雨沁田见太子经此一回,滋生了不少治理天下的豪情,暗暗替他高兴。


午后阳光较之上午更加炫目,辽阔的海面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碧蓝。朱佑樘下得亭阁,来到舰只停靠的海湾船台,方知原来在高处看到的那些船舰此时仰望起来竟是如此庞然巨兽。


刘清早已协同诸将候在一旁,看见太子对舰船一脸艳羡的神色,赶忙指着一艘前后共有五掩大桅的福船介绍道:此乃封舟,是我大明扬国威,册封群夷所用的使节舰只。又指着另一艘四百料的楼船道:“殿下刚才在阁上所见的主力战船,就是这种,五层六桅,可载士兵百余人。”


朱佑樘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急迫,轻轻拉了雨沁田袖子道:“雨督主,我能上去看看吗?”


雨沁田笑道:“此乃战座船,后边的是巡座船,都不太合适您的身份,楚大人带领锦衣卫早已前去部署了,一会儿请您登坐的宝船就过来了,殿下稍安勿躁。”


过不多时,果见一艘巨舰缓缓靠岸。只见那船长余四十丈,宽近二十丈,四层甲板,最上一层竟作宫殿设计,近百名锦衣卫分列四周,无数旌旗猎猎迎风,果然气派非凡。朱佑樘细细一数,这船上竟然有九桅十二帆,只见那高大的桅杆直耸入云,巨帆遮天蔽日,锚、舵之巨大,只怕二三百人也举抱不动,惊得瞠目结舌。


雨沁田道:太子殿下对此船可还满意?这是我朝而今最大的帅船,五千料之巨,只可惜较之三宝太监出使所乘的宝船还是有所不及。我向兵部索要造船图纸,航海路线,那些迂腐老臣总是忌惮我要引杀伐,争军功,殊不知以他们的见识,致使我朝水师比之永乐年间衰落了许多。


朱佑樘见一众老臣听说乘巨舰出海观看军械,纷纷推说海船颠簸恐身体不适,情愿留在岸上,深知雨沁田所言不假,却也不便多言。随他登上顶层甲板,俯瞰岸边人群,都小若玩偶,谭永身边的雨点儿,简直比小猫还小了几分,心中大乐,急命启程。


巨船在一众军船的簇拥下扬帆沧海,乘风破浪,虽然海边风高浪急,可船上却稳如平地。朱佑樘本已被海上的壮阔景致震撼得心潮起伏,再听刘清介绍了水军的各式军器,包括碗口铳,手铳,喷筒,烟筒,蒺藜炮、神机箭,神烟、神沙这些神奇的武器,早已神往不已。雨沁田见船舰离岸已远,将手中的金旗交到朱佑樘手上,道:“演练用的小船皆已在前方集合,殿下可亲自指挥帅舰。”


渤海水师_大明山海关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朱佑樘拿着帅旗,激动得便是随手一挥。旁边将官得令,一声口号,只见二层船舷两侧数十门火炮次第发射。朱佑樘跑到女墙的战格往外观看,只见海中先前放置的目标小船,应声全数被炸得粉碎,不禁咋舌。又挥了挥帅旗,这次船上兵卒先将数十个火油桶用抛石机投向空中,桶中火油洒满海面,而后一轮火箭齐射,顿时火光冲天,将侧弦数十丈外的半边海面烧得通红……


雨沁田望着朱佑樘被火光映照的小脸踌躇满志,不禁欣慰道:“太祖皇帝鄱阳湖一战,靠的就是火攻,大破陈友谅六十万水陆大军,奠定了大明江山的宏图。敌我悬殊之时,火计最是奏效,不过一定要注意风向。”


朱佑樘一脸兴奋,我知道,我知道,三国周郎赤壁,靠得也是东南风!”


雨沁田拉他走近宝船船头,望着面前千里波涛寂,万里暮云平的辽阔景象,听得列阵的大小军舰船舷上猎猎抖动的旌旗声响,沉声道:“太子殿下,你要记住,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助你登上大宝,这就是你的水师,你的军士,你的天下!”


统帅_雨沁田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踩着落日的余晖,朱佑樘恋恋不舍地下了宝船,圆满地结束了渤海水师巡阅的任务。按照既定行程,次日便当启程回朝,可朱佑樘说什么也舍不得这就回京,晚宴上坚持要多留一日,再次出海游玩。几个随行老臣心想海上风云莫测,哪里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坚持不准,双方僵持不下,搞得朱佑樘闷闷不乐,丰盛的庆功宴也未动几口,把嘴嘟得天高。


楚进良笑着在雨沁田耳边道:“这群老头子焉知少年心性,纵是太子,毕竟也是个贪玩的孩子。此事他满心都盼着你做主呢,你就莫要再袖手旁观了。”


雨沁田早已想妥,见楚进良也是这个主意,朝他会心一笑。见朱佑樘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力排众议朗声道:“此次太子代天子出行之事,皇上亲自委派本督全权负责,太子殿下想去哪里,安全问题自有本督和楚大人护卫周全。”


朱佑樘见他替自己做主,早已乐开了花,兴奋道:“柳河东集有云‘北浮于碣石,求大鲸焉,见大鲸驱群鲛逐肥鱼于渤澥之尾,震动大海,簸掉巨岛,一啜而食若舟者数十’。真的有这样的大鲸,能一口吃掉数十条像船那么大的鲛鱼吗?我很想看看海中这些稀奇的事物,再说文中所言的碣石是否也在这附近一带呢?”


一旁的太子少保商辂闻言道:“太子博览群书,连《设渔者对智伯》这样的篇章也能记得清楚,那想必对‘东临碣石,以观沧海’之诗记得更是牢固。当年魏武远征乌桓,归途中做诗之碣石山便位于永平府东,的确离此地不远。”


朱佑樘听到老师夸奖心中快慰,而且听他言下之意对自己出海的计划也没有执着反对,更是开心不已。众人见商辂这样的重臣都不再带头反对雨沁田,哪敢再做多余言论。



次日清晨,仍是风平浪静的好天气。刘清得知太子打算再次出海,赶紧准备了三艘大宝船,又指派千余名水军协助护航。朱佑樘见自己的任性要求居然闹得这样兴师动众,心中不忍役使将士,遂道:“今日出行本宫只为出海观景,岂敢有劳将军如此费心。这大宝船开动不易,又是战舰,着实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劳民伤财,还是请将军备下轻快小船,方便观景便好。”


刘清心想这小太子倒是知道体恤军民,颇具名君的风骨,只是终究一国储君,不派兵舰护送,却是过于轻率,正待坚持,却听朱佑樘道:“将军和众位将领负责检阅之事连日劳苦,今日我只是出海游玩,实不必过于费心,有雨督主和楚大人陪伴,安全方面不会有问题的。”


雨沁田听朱佑樘言下之意,不但对自己的疑虑之心已去,还添了几分当作自己人的亲密依赖之意,心中也是高兴,和楚进良亲自点了手下一批西厂锦衣卫中的好手,加上数十名熟悉水路的当地水军官兵,陪同朱佑樘,乘上三艘中型座船,轻装简行,朝碣石山附近的海域驶去。


此时艳阳高照,只见海天一色间,洁白的浪花翻滚做声,翱翔的海鸟振翅啼鸣,让人心旷神怡,胸襟舒畅。三艘船升满风帆,轻盈的船体御风破浪,行驶竟是迅速。不多时,已到了传说中有鲸出没的海域。朱佑樘兴奋地踮脚远眺,可惜莫说是鲸鱼,便是鲛鱼肥鱼也没见到一条。朱佑樘不甘心,催促水手再把船向东边驶得更远些。又行了近百里,只见之前还能若隐若现的陆地和近岸岛屿,早已没了踪影。举目所见,只余浩荡的碧波。


惊涛骇浪_大海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我们离岸这么远了,脚下的大海,足有千万丈之深了吧,大鲸怎么还不出来?”


雨沁田见朱佑樘一脸失望的神色,心中好笑,果然还是个孩子,要真要有那样的大鲸,我们这三艘船岂不也被吞食了?却不忍扫他的兴致,举目远眺,突然指着前方兴奋道:“太子殿下快看,那是什么?”


朱佑樘闻言赶忙定睛细看,却见前方海域喧如鼎沸,只见无数飞鱼,掠空而行,坠如疾雨。大者尺许,有翊与尾,齐群飞海上,息即归洋底。朱佑樘哪里见过这样的奇遇,跳着脚兴奋大喊:“飞鱼,是飞鱼!”


哪知那鱼群速度奇快,竟转眼已群飞至眼前。楚进良一把将朱佑樘拉到身后,右掌拍出,将数十条飞鱼击落在甲板上。原来那飞鱼速度奇快,兼之不少个头硕大,迅猛袭来,几个反应慢的官兵不及防御,竟被鱼撞个正着,落得头破血流。雨沁田、谭永等人不敢怠慢,效法拍击迎面而来的鱼群,连雨点儿也不甘示弱,朝着鱼群飞身纵跃,牙咬掌拍。待得飞鱼群终于掠过,甲板上已被打落无数死鱼。朱佑樘从楚进良身后转出身来,见此情况,乐得拍手叫好,“还有这等好事,无渔而得鱼,回去告诉父皇,他肯定也没见过!”


雨沁田望着一甲板的死鱼,哭笑不得,朝一众熟悉海情的兵士询问飞鱼之事,一名副官忙汇报道:“小将世代渔民,飞鱼乃海上难得的奇景,其后必有物逐之。”


朱佑樘闻言,赶快依着船舷探头张望,却见不远处水中仿佛有几头大鱼,跃出海面,此起彼伏,叫声奇特仿如歌声,那副官赶紧解释道:“太子,快看!方才正因海豚追逐,飞鱼才惊起。所谓海豚,乃生海中,候风潮出没,最是温和通人性。”


正说着,只见数头海豚已贴近官船,在舷边蹦跃畅游,微微隆起的额头,圆润笔挺的宽吻,修长光滑的脊背,还有那温和的眼神和貌似微笑的表情,惹得众人欢喜万端。楚进良拾起甲板上的一条大鱼抛入海中,只见一头海豚猛地跃出水面,把鱼稳稳叼走。朱佑樘见状立刻如法炮制,几头海豚竟逐次在波涛中站直了身子,把鱼纷纷接进口中,吃完了还发出奇异的高声鸣叫,把他高兴地差点掉到海里。


楚进良见太子欢喜,遂道:“此物江南福建沿海也有,臣略施小技,请太子观赏。”说罢看准一头正跃上水面的海豚,突然一个鱼跃跳下海去,空中来个华丽的转身,居然稳稳站在那跃出水面的海豚背上,随着它在海面上高高跃起,姿势好不轻灵俊逸。待得这头海豚跃势殆尽,又是一个凌空翻身,足尖借力,使出上乘轻功,竟轻轻站在一头正在飞速冲浪滑行的海豚背上,靴子却不沾水,被海豚驮着稳稳在海上滑行了长长一段距离。


三艘船上的众多将官见指挥使大人露了这样一手好功夫,全部大声叫好,鼓掌不绝。雨沁田少见楚进良有此雅兴,也勾得童心大起,瞅准时机,从甲板上凌空飞下,似苍鹰扑兔般,直冲向另一头海豚上方,不待足尖落水,突然飞出手中星月链魂剑,月剑的剑尖牢牢钉在船身上,只见他缓缓放松剑柄上的锁链,借拉拽之力卸去大部分体重,轻轻踏足于海豚背上,随着官船牵引,稳稳驾豚而行。


朱佑樘见指挥使和督主在海面上飞来跳去,与海豚相伴嬉戏,玩得好生潇洒,只羡慕得瞪圆了眼睛,可惜自己不会武功,否则恨不得立时跳下海去做一回弄潮儿。雨沁田和楚进良飞回到甲板上,见太子一副羡慕嫉妒的神情,哪能不知他的心思。雨沁田微笑道:“太子想亲自下去和海豚玩吗?”此言一出,舰船上所有在场兵士无不暗自咋舌,这雨督主还真是胆大妄为爱冒险,难不成真打算带小太子去尝那个鲜!?


朱佑樘闻出他话中的含义,哪里还有半点太子的稳重,就和普天下所有七、八岁的顽童一样,兴奋得直跳脚,“雨督主肯带我去吗?太好了!我要去要去!雨督主带我去!”


雨沁田故作严肃道:“下去骑海豚可是很危险的,太子可愿完全信任楚大人和我?”


朱佑樘忙不迭使劲点头道:“愿意愿意!我当然完全信任你们!”


雨沁田朝楚进良微微一笑,两人默契地各牵了朱佑樘一只手,一个飞身,已纵身跃出船舷。朱佑樘只觉得腾云驾雾般,身子已飞在半空中,眼看落脚之处只有深邃不可见底的大海,吓得大叫一声,本能地闭紧眼睛。却觉得两只手上同时传来一股强大的支撑之力,不偏不倚,正好让自己身体保持了平衡,接着便觉得脚下踩踏有物,触感湿滑柔软,鼓起勇气睁开眼睛低头一看,正是一头海豚光滑的脊背,环顾身旁,只见楚进良和雨沁田正像刚才那样,分别踩在两头海豚背上。三头海豚似乎也颇有感应,竟然整齐地并肩滑水。


朱佑樘做梦也没设想过今日这样神奇的场面,竟能置身浩瀚的大海,骑乘海豚,踏浪而行,只觉得那速度快得好像飞翔一般,紧张刺激无以伦比,忍不住大叫出声释放心中的兴奋。


三艘官船上的众位兵士见此场面只看得目瞪口呆,见小太子已抛开了最初的恐惧心理,此刻竟能牵着良、雨二人的手,迎着海风略略挺直胸膛,显然是逐渐适应了这惊险刺激的体验。心中不禁暗暗佩服雨沁田和楚进良的胆识,无怪乎人家两人是御前最亲近的臣子,这么胆大妄为的事,换做寻常官员,便是借几个脑袋,怕也是绝对无胆一试。


谭永身居西厂二当家之职,与良、雨二人素来亲熟又非旁人可比,和太子那一下午堆沙子挖螃蟹结下的情分自然也是深厚,眼见他俩带着太子玩得兴起,不禁推波助澜地朝海面上三人大喊:“殿下,让督主和楚大人带你玩儿个大的可好?”言毕也不待三人答话,径自捡起甲板上三条大鱼,瞄准三人所乘的三头海豚,喊一声:“走您的!”两手一扬,将三条鱼高高甩到半空。


使坏_谭永_睥睨天下_远歌国际_武侠小说


三头海豚原本在水中平稳滑行,忽然见到食物,尾鳍奋力拍水,身子已高高腾空跃起。雨沁田、楚进良知道谭永最能搞花样,见他出招,只得见招拆招,手上用力托起朱佑樘,使出绝世轻功,身子朝空中一纵,已腾空而起,恰在最高点重新踏在海豚背上。朱佑樘惊呼一声,只觉得身子已被高高拉起,四下一看,自己踩着海豚背脊高高跃在空中,竟然比官船的船舷还高出许多,令满船的兵士都在仰头相望!在众人夸张的目光护送下,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便随着海豚的下坠之势猛地俯冲扎向大海,那感觉,仿佛让心脏忽悠一下沉到腹腔,一阵酸麻的快感油然而生,恐惧之余,竟生出难以比拟的刺激!眼看足尖落水,两手又是一紧,眨眼间,已被良、雨二人托着稳稳返回甲板。那几头海豚拍着双鳍远远向大海深处游去,临行竟然高鸣几声,意似惜别。


朱佑樘惊魂未定,脸上却已露出无限留恋,似乎仍在回味刚才的历险,意犹未尽地道:“楚大人,雨督主,你们好厉害,刚才真是太好玩了!”


雨沁田朝一旁一脸坏笑的谭永横了一眼,淡笑道:“殿下尽兴就好,其实山海关离京师路途也并非十分遥远。殿下喜欢,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来的。”



未完待续……


远歌国际_睥睨天下_微信二维码



远歌国际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所有非原创图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电子邮箱:                 微信公众号:

yg.intl@outlook.com           yggjv_net          

yggjv@outlook.com            微信管理员:

ygvienna@outlook.com          yuangeyggj

yg.bj@outlook.com







分享网站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 推荐到豆瓣 Your SEO optimized title page contents